小鬼们的觉醒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几个正好路过的小鬼们听到了前面那场辩论, 受了聪明人的“启发”,暗自讨论起来。) 小鬼甲: 虽然那个人的样子有点粗俗, 但是,唉,他是多么幸福! 小鬼乙: 任何权威他也不放在眼里, 他什么也不怕,他知道自己的独一无二。 小鬼丙: 这是一个绝对自由的人。 小鬼丁: 一个挣脱了一切束缚的普罗米修斯! 小鬼们(一起): 一个高贵的灵魂! 死神: (怒喝道)住嘴! 你们被这个白痴的胡话迷住心窍了么? 这个无赖的灵魂里又有什么狗屁货色? 小鬼们: (齐声抗议道) 为什么非要有什么“货色”才称得上灵魂? 小鬼甲: 正义女神的天平,难道会让一克黄金压倒一克沙子? 小鬼乙: 口渴的时候,一滴水难道不比一滴蜜更加甘甜? 小鬼丙: 我们突然明白了,尊敬的主人。 死神: 你们明白什么了? 小鬼丁: 我们明白了,我们也是完满的! 甚至,尊敬的主人, 我们也是地狱的主人! 死神: 什么?难道我们地狱里也要实行民主? 小鬼丁: 不,我们不敢如此放肆。 对您的权柄,我们不敢有丝毫觊觎。 小鬼丙: 您有您镶嵌钻石的宝座, 我们有我们摇摇摆摆的板凳。 小鬼乙: 说得好极了!就是这么回事。 您有您富丽堂皇的宫殿, 我们有我们做梦的阴冷洞穴。 小鬼甲: 最重要的是,我看,大家想说的是, 您虽然法力无边,但是—— 您不了解在一个摇摇摆摆的板凳上晃来晃去、 看着旁边两个罪人扭来打去时的那份美妙的感受! 您不熟悉在一个黑漆漆的洞穴里昏昏欲睡、 听着旁边忏悔者那催眠曲般悦耳的告白时的那份心满意足! 死神: 我为什么要去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感受? 小鬼们: (一起大笑起来)哈哈! 小鬼甲: 我现在明白了, 我们也是“活着”的。 小鬼乙: 没错!我们也有我们的感受! 在感受里“活着”! 就像那个磨镜片的斯宾诺莎所说, 我们也是一个自我圆满的实体! 小鬼丙: 石头何必抱怨自己不会看,不会听! 小鬼丁: 狮子何必抱怨自己不会飞,不会潜水! 死神: 难道我倒应该抱怨自己的法力无边? 按照你们的逻辑,因为它给我造成了致命的“缺陷”, 那就是——我无法体验你们这些低能者的心灵颤抖? 小鬼们: (惊喜地互相看看) 一点没错,尊敬的主人, 您不愧是世界上最智慧的神! 死神: 高尚者无法体验卑贱者的卑贱? 深沉的灵魂无法体验肤浅之徒的肤浅? 我,无法体验你们这些白痴的白痴? 小鬼甲: (不知不觉地现出“聪明人”那嬉皮笑脸的神情) 不,不,尊敬的主人,我们不敢自大到这个程度, 只不过,高尚者和卑贱者各有自己的圆满, 深沉的、肤浅的,各自安于各自的命运。 大圆小圆,具有完全一样的属性。 死神: 哦,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看, 大圆倒应该感到自卑, 因为它们常常会以为自己更加圆满。 小鬼甲: 对于伟大的事物,我们也应该宽容它们的弱点。 总之,高的要降低,低的要升高, 这就是永恒的天命。 死神: 说得好极了,我会从高处降低, 你们会从低处提升,但是现在,你们的命运是—— (一脚将小鬼甲踢翻在地,踩着他的脑袋) 被我踩在脚下。 小鬼甲: (痛得大叫起来)饶命啊! 死神: 你可以在求饶里达到自己的圆满! 嘴里啃着泥,这是我永远也无法体验到的美妙感受, 你安于你的命运吧! 其他三个小鬼: (吓得一起跪下来,浑身发抖) 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死神: (松开脚,放开小鬼甲) 我罚你们互打一千个耳光, 要一个比一个扇得响亮, 你们要在每一个耳光里体验自己的圆满! 扇在对方脸上的时候,要记住手掌的感受, 扇在自己脸上的时候,要记住脸上的感受! 既要记住第一个耳光的新鲜热辣、 也不准忘记中间每一个耳光的独特味道! (小鬼们两个一对,互相扇起耳光来, 啪!啪!啪!啪!……) 2008.5.23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徐芜城,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1-09 23: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