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课上的点滴记录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我对自己目前的工作(无论赚钱还是不赚钱,无论教学、设计、展览还是开会),有如下要求:如果不能做好(我自己以为的好),或者如果做的过程中不快乐,那就索性不做,无论利益有多少。 08年,系里让我带03级的毕业设计。在某个下午第一次集中开会,要每个带毕设的老师讲几句话。我没什么准备,就随口说了自己读博士时在TJ带毕设(二次)以及在JT评审毕设(三次)的感受,那就是——没... (5回应)
展开 (6)作业与作品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1、 礼拜五(2010-4-18)上午上课,给学生们放了一组我在巴黎拍的主题为“小房子”的学生竞赛展(Xposition Mini Maousse)。文件夹里忽然冒出了几张巴黎成年人悠闲地坐在街边椅子上,光脚、晒太阳、看书的照片。 同学们有些奇怪。我解释道,这样的场景,在拼命快跑的中国,只有“犀利哥”才有时间、心态这么做。上海街头谁敢这么无所事事,一定会超级不安——怕又有什.. (4回应)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 昨晚,看到一些workshop记录,发现一些生生(尤其是三年级生),常常会有大段记述老师如何如何要求,然后我们怎么怎么做,有些被动的样子。 就有些担心,担心生生们在这些大师们面前太过弱小,恐怕会失去自我。 于是我给了个建议:一定要挺住!不能简单地变成他们想法的实行者,要抵抗住他们巨大吸引力导致的下意识追随,要不断问你们自己:你们的爱好、价值观、判断... (7回应)
展开 (3)岔开的话题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20101213下午上课) 针对有些同学在谈论方案时,总是习惯地说:“一般人如何认为?我们年轻人如何认为?80后、90后怎么认为?”我稍微展开了一下我自己对于个人观点与集体观点、“代表”与“被代表”等问题的看法(“复旦黄山门事件”中,太多人自以为是地去代表别人,或被代表)。我认为,用70、80、90分人群(包括用地域简单划分人群)来说事儿,其实是大脑非常偷懒的作法。纵... (2回应)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因为这篇要作为一本书中的一部分,未经允许,请勿转摘转载!) 这是本学年上海交大二年级建筑设计课正式开始前给同学的一份文字(2010-09-26),二年级结束时,同学能理解其中的3-40%,其实,就已完成我的预设。同时,也将它送给高年级的同学们。 不同阶段、类型的学生和同行们,对文中所谈问题,感受应该差别很大。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以扩充、修正我的认识! --------... (10回应)
展开 (1)开学第一课 (试发表)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201009906下午,该学期第一堂设计课。) 一学生问:“色弱能否读好建筑学?” 老赵老师回答:“色弱只是医学的判定,但也许你就此获得了一种与众不同的黑白辨识能力。” 我紧接着引申了一下,问众学生:“医学是什么?”很多人齐声回答:“科学。”我再问:“科学是什么?”全场无声。我说:“科学,其实,只是某种特定认识而已。你怎么可以被某一种特定认识束缚住自己.. (3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