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网络对话2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1、 【问】: 老师,我最近挺疑惑的,因为自己的设计总是处于中上的程度,还没有质的飞跃,每次都是一开始的构思不错,但是做到后来却失去了最初的感觉,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构思,所以总是改方案,以至于到了最后交正图的时候柱网没有排。我应该怎样才能跨过这个坎呢? 【答】: 方案可以改到天荒地老也没有止境,但任何工作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先从控制进度、控制成果完成度开始,图要基本完整,该画的都画全了;技术问题要基本解决,结构、消防、日照、基本尺度等问题,至少大差不差……先做到一个能够按时完成工作、保证基本工作质量的人,再然后,才是更上一层楼。 别求完美,世界上没有“完美”这个东西。别像迷恋初恋一样迷恋“最初的好构思”,最后和你结婚的,往往不是初恋,做设计,同理。 ------------------------------------------------------------------------------------------------------------------- 2、 【问】: 想说又说不想说,说自己分裂又武断下结论。真纠结,不如多去了解你评论的这个人,改变自己的角度,丰富自己的知识,哈哈。尤其别再捧不该捧的人,才是你这种搞评论的该分析的。 【答】: 有事论事,细致下来,别总是“表态”式的论断,语言也请更加清楚一些。 非此即彼,非黑即白,以为所谓评论不是“捧”就是“杀”,这种观念太老土,太文革! 建筑领域(或者艺术人文领域),言说者有个人“好恶”,很正常,无须讳言,重要地是,分析出为什么有这些“好、恶”,对人、对己,均由好处。 我不是搞评论的,弄清楚再下论断。 ------------------------------------------------------------------------------------------------------------------- 3、 【说】: 被评哭是太正常了,我曾经被一个老师要求改方案,直到2草之后还改!改没问题,至少告诉我问题是哪方面的,或者指个努力方向吧!直到现在我都有设计阴影,碰到需要自己做决断的就怕,只愿意画施工图。 【答】: 一定要迈过阴影,硬卡着自己做几次决定,慢慢就好了,下决断没多可怕。 另外,别人没讲清楚问题,就逼问他。否则,不是白想清楚这个问题后面的道理了吗? -------------------------------------------------------------------------------------------------------------------- 4、 【说】: F老师评点的问题与现象,不仅仅在建筑行,其实国内行行如此。 我们似乎又在重复大跃进的“多快好省”,但我认为不是简单的重复,我们以前常说“量变到质变”,现在我们正在解决一个量变的问题:汽车的产量、钢材的产量、每年600多万的本科生、留学大潮及铺天盖地的建筑工,等等,——先把数量搞上去,质变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了!(我相信肯定会出现的) 任继愈先生说:贞观之治、康乾盛世均出现在建朝百年,我们才建国60年。 【答】: 真心希望如您老所言,时间会解决一切(我其实不是最信)。 不过我还是不大服气、不大认命。 因为我总觉得,每一个个体,在他自己的位置上,还是能够找到一些空间发挥自身能动性的,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办法去超越时代、超越环境(无论那个超越的度有多少),关键是,自己有没有意识,有没有愿望,有没有能力,有没有行动。 所以,我会反思到教育上,想一想,作为教师,我该怎么办?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范文兵,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2-04 19:32:04
silence
2011-12-04 21:19:57 silence (walk by faith,not by sight)

第一条解决现在的疑惑,随着二年级设计的展开,一年级时的心浮气躁(自认为画画还好,成绩还好,开始躁了,万分羞愧……)已被现在设计内容横扫得荡然无存,觉得只有踏踏实实认真积累学习才是,在二流院校更是应该如此,而且应该付出的更多才对。“先作一个保证基本工作质量的人”——多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