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在的形态训练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问】: 设计需要思考,也需要形态,非常赞同!不过咱们的形态训练(主要在美术课程)和设计思考(设计课)需要做到实处啊,而不是仅仅在最后效果图的制作上怎么"下工夫选角度和用好色调"啊。 【答】: 我以为,我们的确可以把“形态训练”当成一个专门议题,用一整套精心设计的、完整、有效的系统与手段(例如“形态构成”,可包括立体构成,平面构成,空间构成……),做针对性“落实”训练。(这套训练,特别对在中国当下考试制度中长大,因而对美、对形态,缺乏基本的身体与心理修养的学生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VladimirTatlin,Monument to the Third Internation,1919-1920
VladimirTatlin,Monument to the Third Internation,1919-1920
Pablo Picasso,Le guitariste ,1910
Pablo Picasso,Le guitariste ,1910
Theo van Doesburg,Counter-construction(Construction de I'Espace-TempsII),1924
Theo van Doesburg,Counter-construction(Construction de I'Espace-TempsII),1924
上面三张图分别是俄罗斯构成主义(Russian Constructivism),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立体主义(Cubism),荷兰风格派(De Stijl)三个代表人物的作品。以我的“直觉感受”,这几股潮流所呈现的形态感,大致构成了现代建筑的“基本形态感”。从早期的密斯,到目前最当红的以形态著称的Zaha Hadid、Daniel Libeskind等人的作品中,都能明显看出他们在其中获取的养分。这也是当下很多形态构成训练的基石(规律与标准的源泉)。 与此同时,我以为我们还应牢牢记住,除了对历史脉络、相关专门知识、相关专门技能的学习训练外,“形态训练”,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无所不在,它由无数精益求精的推敲环节所组成,它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连续、往复的复杂过程。 每一次看到好东西(“眼”的修炼),每一次作业的推敲(“手”的修炼),每一次日常生活的反思(“脑”的修炼),其实都是一次“落到实处”、培养形态感(直觉)、形态控制力(做法)、形态判断力(品位)的过程。
地板刷。选自《普通   美》,台北:大鸿艺术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1
地板刷。选自《普通 美》,台北:大鸿艺术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1
从表面上看,我们专业有“设计”与“表达”之分,但实际上,二者很难完全分开。 所以,你说的“下功夫选角度”,我以为,还可以理解为,你的设计,需要着重表达出一种“特别的姿态”。“姿态”本身,与设计的形态创造密不可分。选角度,其实就是“形态创造”的一个环节,它应该能够“互动”、“反推”到设计本身,而不应该是,形态完全做好,仅仅做效果的最后修饰。这就好像,拍一个服装模特时,模特的姿势、拍摄角度、打光位置……,都应该是服装设计构思表达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甚至可以成为对服装设计本身有所触动的“反推”过程。 你说的“用好色调”,我以为,不仅仅是画一副“舒服”的画,其实还可以训练你对不同时代在形式、色彩趣味上的辨析与选择(鉴赏力),也是一次训练色彩控制力的过程(基本功)。 在我的课上,尤其在基础教学中,我常会向同学们强调,“画平面时,每个房间内字体的选择,大小及位置,都要精心考虑”,“墙体是否涂黑?剖面究竟采用哪种画法?哪张图或模型要重点放大表达?都要有充分理由”……这不仅是要学生“认真、精益求精”,更是在训练他们,通过选择表达方式的过程,恰如其分地深挖与展示你的“建筑形态”的本质含义。 你想想看,日本、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瑞士等地的建筑师,在图纸表达时,字体与色彩的不同,平面、图表、剖面、细部上的差异,除了“美学趣味”不同外,是否跟他们的建筑设计观念、建筑形态倾向、空间趣味倾向……等,有着更深层的关系呢?
Windsor Movie Title成为伍迪·艾伦 Woody Allen的最爱
Windsor Movie Title成为伍迪·艾伦 Woody Allen的最爱
纽约客,爵士乐、黑眼镜框,絮叨的对话,这是伍迪·艾伦的个人特征,也是图中字体隐隐透出的有些复古、有些优雅、有些小资的气质。
日本建筑师SANAA-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西泽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平面
日本建筑师SANAA-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西泽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平面
墙线与家具线一样,不加粗,不强调哪个空间更重要,室内与室外模糊,空间“体量感”弱化,材料抽象化,人的活动平均化。图片来源: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265181794/
荷兰建筑师库哈斯(Rem Koolhaas)《癫狂的纽约》插图
荷兰建筑师库哈斯(Rem Koolhaas)《癫狂的纽约》插图
轴侧中的每个体量,都是一个特定功能(或问题)的标示。体量本身即是分析,也是设计的最终结果。
葡萄牙建筑师Aires Mateus兄弟锡内什文化中心(Centro Cultural de Sines)
葡萄牙建筑师Aires Mateus兄弟锡内什文化中心(Centro Cultural de Sines)
黑白对比鲜明,表达出空间和体量的清晰性(几何)处理倾向。看得到剖面与空间魅力间的关系,建筑与“地面”和“天空”的交接。图片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176507665/
瑞士建筑师卒母托(Peter Zumthor)Bruder Klaus Kapelle的剖面
瑞士建筑师卒母托(Peter Zumthor)Bruder Klaus Kapelle的剖面
黑白关系中,除了看到明确的几何体量“虚实”关系外,还清晰地看到“黑”里面对“建造”的表达(一层层夯实的混凝土)。
Milstein Hall at Cornell University / OMA
Milstein Hall at Cornell University / OMA
色彩、文字表达功能(programm)与空间。“图表”(diagram)式设计,即是分析,也是(设计)结果。 上面举得几个例子,看上去似乎都没在谈如何直接训练“建筑形态”,貌似没有“落实”。但我以为,那是从传统“美术建筑”的观念来解读的。建筑的形态,不只是形状、比例、色彩,它还包含空间、建造、材料……。当你的视角变了,也许就会发现,所有这一切,其实都可以落实在“建筑形态训练”上。当然,视角变化了,意味着针对同一题目要求,做的方法、步骤、手段、关注点,全都要跟着变,才会真正有所收获。 ----------------------------------------------------------------------------------------------------------------- 参考阅读:《设计需要思考(立场),也需要形态——大舍讲座后记》 ---------------------------------------------------------------------------------------------------------------- 豆瓣日记同名文章地址 新浪博客同名文章地址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范文兵,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2-05 12:11:45
牧牛人
2011-12-05 12:25:37 牧牛人

设计需要表达

alma
2011-12-05 12:42:44 alma

对的。表达就是设计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部分。

Care
2011-12-06 00:14:04 Care (平行世界里的理想)

想问问范老师觉得应该怎样针对一个人的特点来进行形态训练,比如像我,现在对于那些很异形的形态是很不喜欢的,我喜欢简洁的形态,而我以前却不喜欢太简单,总喜欢把形态搞得很复杂,就其实我发现哪怕是自己认为好的东西,都会随着自己的成长而改变,所以我现在喜欢简洁的形态的想法也随时有可能被改变,这样的话,我应该怎么去做适合我的形态训练呢?

pollychou
2011-12-07 11:34:56 pollychou

趁无知时,趁年轻时,搞好形态训练。

新木
2011-12-15 23:29:56 新木 (木下生木,谓之新木。)

日本的建筑师认为墙体是极轻极薄的(安藤除外),瑞士的建筑师认为墙体是不可进入的厚重物体,中国的建筑师认为墙体是天正画的两根线,哈哈哈。

k366
2011-12-16 14:45:22 k366

解惑呀

朱晓要霸气
2013-11-15 18:12:57 朱晓要霸气 (明天,你好)

听昨天的外建史刚讲到这个问题,第一次了解到思想与政治间的联系。

朱晓要霸气
2013-11-15 18:14:48 朱晓要霸气 (明天,你好)

还好现在是个自由和平的年代,可以尽所学。

朱晓要霸气
2013-11-15 18:16:41 朱晓要霸气 (明天,你好)

我看到了您在《时代建筑》里的发表的文章。。。虽然没怎么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