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劇場 ( 全部 )

发表于:載於《藝術界》2016年第5/6期
沉珂,2 0 0 0年初生活在QQ空間(Qzone)和聊天視窗裡的網紅女孩。她的厭世、孤僻,以及有自殘傾向,似乎是為符合網路情節而安排——最終以割腕完成線下肉身的死亡。追隨者們自願擔任靈媒,將她「生前」的煙熏妝自拍、頹廢日誌經裝裱和共享後為QQ頭像、個性簽名,在諸種賽博情境製造無窮無盡的「沉珂幽靈」,築就一代人用「火星文」篆刻那不經意間便會「淚流滿面」的公共青春紀念碑。 ...
发表于:載於《廣東藝術》2015年第6期
在路易士·卡羅爾的《愛麗斯夢遊仙境》的故事裡,愛麗絲不再滿足於平庸的日常生活,她穿過兔子洞遇見了另一個世界。20世紀,隨著家用電腦的誕生——一隻會說話的兔子,螢幕成為了「兔子洞」的當代隱喻,穿過它所見世界的神奇之處並不亞於愛麗絲的仙境。之後,寬頻的普及使越來越多的人由不同的「兔子洞」跌入到同一個「現實」——賽博劇場(Cyber Theatre)中去。 今年6月,本人受邀...
发表于:載于《藝術界》2015年法文特刊

戲劇地理學 ( 全部 )

发表于:載于《新劇本》2016年第1期
東京國際劇場藝術節(Festival/Tokyo)應該是除了利賀戲劇節之外,最為中國戲劇界熟知的日本戲劇節,原因是炙手可熱的新青年劇團(李建軍主宰)與薪傳實驗劇團(王翀主宰)都曾受邀參加該戲劇節的「公開徵集專案」——立足于亞洲區域青年創作者,遴選作品在東京國際劇場藝術節的平臺上呈現,《地雷戰2.0》(王翀導演)更是在評委會決選中奪得了2013年的藝術節大獎,一舉將東京國際劇場藝..
发表于:載于《東方藝術·大家》2015年第10期
发表于:《上海戲劇》2015年第1期
文/孫曉星 想要瞭解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當下戲劇情況,最快速的切入方法便是藝術節。在日本,最大的劇場藝術節絕對是東京國際劇場藝術節(Festival/Tokyo,簡寫為F/T),本人這次受邀參加F/T14的「藝術多樣性」研討會,期間觀摩了9台演出,5台為日本導演作品。而這5台演出就像可被鍵入搜索引擎的關鍵字,一些縱深之中的人名和位址相繼出現,成為進入日本當代戲劇的途徑。 《烏鴉...
发表于:《牯嶺街小劇場文化報》No.32(台北)「專題:亞洲藝文重劃」
「戲劇是什麼?」這樣的問題在提出的同時便裹挾著本質主義的答案。近兩年,隨李亦男博士譯出Hans-Thies Lehmann的《後戲劇劇場》Postdramatic Theatre一書,theatre霎時變成流行辭彙,用來抹除drama對中國(大陸)話劇的百年影響力。但一個新的問題是否有必要提出,即在中國何為劇場?這個theatre指的不是劇場藝術,而是作為建築的劇場、作為介面、作為戲劇發生語境的提供者。 北...
发表于:《神舟藝術》2012年第3期
獨立戲劇地理學 文/ 孫曉星 行文幾日之前,剛經歷九一八紀念日,除大規模遊行中那令人「震驚」的人群之外,中國政府發佈了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領海基線,與日本政府之間,正式展開一場「地圖上的戰爭」。 為何地圖成為奪島前沿?因地圖戰爭可謂一種認識戰爭。 地圖即「圖像式的再現」 ,且這種「再現」與藝術語境下現實主義的「再現」有近似之處,它們是主觀的「再現」,受主..

劇評 ( 全部 )

发表于:載于《上海戲劇》2016年第1期
日本戰後小劇場運動中,「身體」是一個關鍵字,它既順應了整個西方對現代性進行反思的「身體轉向」,又成為了第一代日本導演反對「新劇」的武器。上世紀60年代,身體從依附于傳統媒介——語言的地位翻轉,以新的面貌重新登陸舞臺。但是戰後小劇場運動的「身體」更多是「反抗」的代名詞,無論是對「新劇」還是對日本社會,它都有個明確要革命的目標,而時過境遷,就像我們的樣板戲置放於21...
发表于:《牯嶺街小劇場文化報》No.38(台北)
導演黃俊達經鄧樹榮牽線,攜《我要安樂死》受邀2014年北京第五屆南鑼鼓巷戲劇節,於蓬蒿劇場面對北京觀眾。特別之處,要從劇組抵達首都機場說起:幾名負責接機的戲劇節志願者,在出口處舉出「我要安樂死」的接機牌,被機場安保人員數次盤問,生怕是維權人士。可見,「安樂死」在中國大陸亦是敏感議題,雖然它還未出現像斌仔這樣的人物而被推至風口浪尖。 / 《我要安樂死》的劇名直接取自斌...
发表于:《光明日報》(2014年8月5日2版)
北京第五屆南鑼鼓巷戲劇節「社會情境」單元的《25.3km童話》是一部特殊的作品。傍晚七點三十分,當城市的小劇場按時熄滅各自的場燈,夏天還沒有迎來它的夜幕,北兵馬司、東直門內、東四十條橋西、張自忠路,四個公交站,一個靠電話、微信、傳單和朋友間的對話搭建起的「乘車訊息」,使心懷默契的觀眾彼此聚集,混跡在普通市民的隊伍中,等待一輛牌號不明的公車。 《25.3km童話》脫胎於20...
发表于:《音樂時空》2013年8月號
自2004年,以色列卡梅爾劇團的話劇《安魂曲》來華,中國劇場觀眾便將對這片「多事之地」由政治視野轉移至舞臺藝術。於是,來自以色列的舞蹈劇場《大嘴》便「例行公事」般被邀請至第四屆北京南鑼鼓巷戲劇節。 《大嘴》(創作演出:尼伍·申費德、奧仁·拉奧爾、科仁·樂維)時長僅30分鐘,顧慮到中國觀眾對「短小精悍」的作品一直心存「值不回票價」的反應,戲劇節一併邀請..
发表于:《藝術與設計》2013年第7期
河床劇團,由美國藝術家郭文泰1998年創建於臺北。河床劇團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劇團,他們以表演藝術作為主要媒介,卻最大限度運用了當代視覺藝術的潛意識語言,以融合空間、聲音、色彩、燈光與動作為特色,製作了一系列介於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之間的「總體劇場」作品。河床劇團的「開房間」計畫(Just for you Festival)最近與臺北市立美術館的「真真:當代超常經驗展」合作,...
发表于:《音樂時空》2013年7月號
這場日本SANNGASU三月樂團的演出奇妙在於它是為「蓬蒿劇場」量身定做,而區別於「Live House」的發聲空間,劇場有其固定觀眾基礎與觀賞習慣,那麼如何「量身定做」便成為了最大的看點。 據宣傳資料上提供的內容,《獻給微小的靈》( For The Small Ones)是場空間多媒體聲音演出,雙鼓雙吉他單貝司的配器,以及一些發聲裝置的使用構成整場演出的技術基礎。演出的理念源於201...
发表于:《藝術與設計》2013年第4期
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在存在了28年零91天之後轟然倒下,這代表了冷戰下兩大意識形態共同體的對抗最終以一方的「垮臺」宣告結束。但就在這片國土上,電視頻道仍時常播放德國人對二戰罪行懺悔的內容,中國人也一直對他們「樂於反省」的優良作風津津樂道,並指涉鄰國日本「不思悔改」的行為天理不容。戰爭記憶或政治記憶作為一種「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公共話語,在各國的史實書寫和戰...
发表于:《廣東藝術》2012年第6期
關鍵字:元戲劇 演後談 服務 任明煬戲劇作品《好好好》(Bon Bon Bon)2010年首演於上海下河迷倉(迷倉「秋收季節」當代表演藝術交流展演),之後又分別在北京9劇場TNT小劇場(第四屆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和北京蓬蒿劇場與任明煬的另兩部部作品《樂游原》、《明年這個時候》進行「拼貼」演出。 《好好好》本來是一部「散戲之後的演出」,在結構上類似中國宋代雜劇中的「散段」(也..
1人
孙晓星
我是黑洞
  • 作者: 孙晓星
  • 写作类型:小说/诗歌/戏剧/非文学
  • 代表作: 《再剧场》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13-1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15 )

  • 42
  • Myth
  • Blueberry pie
  • 玛雅
  • 樹上躺著默爾索
  • 阿飞
  • san check
  • Ralnd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