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画

上传于2013-04-22
分享到   
1人 喜欢

唐瞬
唐瞬 (拒绝了未来,却寻找过去) 2014-01-08 09:31:43

我喜欢野生的植物,是那种粗野的、有侵略性的物种。它们覆盖树木的茎、山体、墙体——一切可依附的生物和死物。这种密集和重复有一种美感,但这种美感却带有一点不道德。每次坐在往北边开的轻轨上时,都会看到很多处漂亮的荒野。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走近过,或者某天我会心血来潮,又或者它们永远只是一个秘密。

有朋友问起我的作品是不是某种形式的自白。这未尝不是一种有意思的解读,但是实际操作上并不容易。我内心深处有一台打出独白的打字机,意识却是一个退格键。它们在大多数时候以相同的速度此消彼长,可是也许总有那么一时半刻,退格键没有打字机来得快,让零碎的密语闪现。在我的创作里,可能也存在着这些零碎的自白,但同时我也强调,潜意识被意识消退是不可抗争的规律。如果说我是一个乐观的人,那是因为我相信多强的意识也会让潜意识泄露的片刻。

话说回来,即使那样的丛林是那么的迷人,却有多少人试过中途下车?怯懦是人的天性。想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总是需要多那么一点的勇气。

——摘自《新周刊》第409期《插画师》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