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记。

2012-03-27 12:33:25
她。她生性桀骜。可以为任何事和任何人而冷淡。她只爱跟指甲谈恋爱,她都不爱谁。懂事那年,她目睹昂贵的手指,因为廉价的戒指而葬送在抢匪手里。那是她母亲的手指。她跟着抢匪跑,可是根本追不上人家。而她也只是小孩子。小孩子的她便已经不驯。直到她在19岁遇到他。 他。他爱她,爱到就像木地板和脚心,就像枕头和侧脸...... (4回应)

2011-12-26 23:08:06
木偶剧团是在地下铁隧道的尽头。不是柏林也不是东京。连亨利老团长都不知道这个木偶剧团是身处何处。好像梦境和现实总是有差异一样,那天他们所有人,衣着光鲜地进入到这个剧场,竟然是闭着眼睛到达的。 于是有人开始想,如果记忆没有产生时空偏差或者无端空白的话,木偶剧团里的成员,应该都是各自在某个地方的某个儿童...... (1回应)

2011-12-11 12:10:37
有一回,她躺在一艘没有目的的客轮上。不小心一个人睁着眼到天亮。 那时她一整晚努力地想着,这样的一个人,一艘船,一个晚上以及没有方向和目的的行程,是不是在哪部电影里出现过。结果一直到天亮,阳光刺着入目,她也都没想出来。 有一年,她喜欢上一个叫“鞋”的男人。这个名字是千真万确父母所赐。因为这个名字,...... (3回应)

2011-12-05 22:25:15
空荡。不是淫荡。也不是放荡。他把手指放在装满空气的嘴里,空荡荡的狭小的齿间里,食指和拇指挨在一块。用力。发出凌厉的一声“哔”,在黑夜的马路上惊起一群野鸟。 他是一个藏在黑夜里的人。从不见日光。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出生,是以狼人或吸血鬼的身份降临的。他本是一只杂色蜻蜓。杂色蜻蜓,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3回应)

2011-12-05 00:30:55
本来这件事是不会有结果的。就像从食品厂流水线上跳下来的糖果,衣着光鲜,摆在超市里却经过两年也不会被买走。然后过了保质期,被超市采购员回收下来,转卖到三四线城市,抹掉包装袋上的保质期打印墨迹。最后终于被一个不知事理的小朋友买走,剥开吃掉,吃到里面变味了的蓝莓酱却依旧觉得可口非常。似乎谁都不会知道这颗...... (1回应)

2011-12-05 00:29:03
19分40秒,19分30秒,19分20秒。兔唇该隐把手按在厚如砖头的圣经上,紧闭双眼,似乎在倒数的过程中一不小心睁开眼,一切就轰然毁灭。他显得那样虔诚,时间越少,他显得越为紧张,就连有残缺的嘴唇都不禁微微移动,看似不知所措的那种。 那天,他就这样开始倒计时。 也许最终都不会有人看透该隐。看不透他每天独自神来神往......

2011-12-05 00:26:21
21。 残肢空少无需靠体力行走,省出来的气力一一储存在他年轻昂扬的老二里。他时时刻刻蓄意用尽海绵体里那些能量。找陌生旅客做爱时,他最爱在气流颠簸的机舱卫生间里,体验下体如海水般起伏的快感。这一切不足以消减他的性瘾。这一回他对着螺旋桨说:无论如何,让我把手也伸进去吧。 22。 安屠生不快乐的时候爱磨牙,磨得......

2011-12-05 00:25:17
11。 药丸老师有一银河系的学生,所以他不在教室里上课。他超爱用短信息,一节课可以用十条短信讲述完。连见面都不用。他的学生们生性皆彪悍,飞天遁地,人手一部傻瓜短信机。穷极一生都不可能见到他。 12。 鱼人王子迷信海王宫里的千年神话,自认为是吻过最多抹香鲸的富二代。为了达到1001个吻的目标,他成为电影导演,石......

2011-12-05 00:24:28
04。 铁皮约翰遇见春天便会着火。二三四月,他的唯一任务,就是在焚化堆里安眠。每天每天,小妞们的穿着迷你裙路过,他在火光里能看到的,却都是不见光的小小丛林。 05。 包皮大少深为性别而苦恼,机关枪的外表里面,是一躯芭比血肉。16岁那年他操了芭堤雅姐姐,21岁时他又被圣彼得堡棍子上了。如今他觉得自己很完整了,但......

2011-12-05 00:22:55
蟑螂大盗总是保持轻弱的连锁效应。他爱做爱时唱歌,唱歌时飞翔,飞翔时骄傲。这些永远阻止不了我对他的厌恶与慌张。有一天,世界终于鸦雀无声。只是他在厨房的角落里灭踪了。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