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世态池波剑

散文 创作
连城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
几年前,台湾出过一套日本武侠小说,所选书目有五味康佑的《秘剑·柳生连也斋》,山本周五郎的《五瓣之椿》和《三郎》,藤泽周平的《蝉时雨》、《隐剑秋风抄》和《隐剑孤影抄》,池波正太郎的《剑客生涯》,还有柴田炼三郎的《孤剑不折》。如果以气来区分,五味小说通篇妖气,柴田满纸狂气,山本字里行间少的是欢气、多的是愁气,藤泽笔下则是低下层武士不得志的郁郁之气,只有池波正太郎的小说最具俗世的人间气。最近,他的《剑客生涯》引进了简体版。    《剑客生涯》是池波正太郎剑豪小说代表作,讲的是剑客父子秋山小兵卫和秋山大治郎的故事。父亲秋山小兵卫是退隐江湖的剑客,为一矮小老头子,满头银丝,爱美食,爱女色;儿子秋山大治郎二十出头,木讷古板,但精于剑术,有一种青年人的朝气和痴气。书里还描写了女扮男装的美女剑客佐佐木三冬,是剑客中的花木兰,后来嫁给了秋山大治郎,她为父子剑客的故事增添了许多情趣。    《剑客生涯》的世界是太平盛世,乱世时凭武艺建功立业的武士之路已经行不通了,武艺不再有用武之地。这部小说的日文原名为“剑客商卖”,意为“剑客买卖”,正好点出了剑客地位的沦落。秋山小兵卫开道场,后交儿子经营,自己归隐林泉。他很清楚,剑只不过是吃饭工具而已,这彻底颠覆了日本时代小说中武士们认为剑比生命还重要的观念。他告诫儿子:“武士的剑术不过是谋生的工具罢了。若是没有这样的准备,当心饿死啊”,又说:“现在不同于战国乱世。纵使剑术再精妙,但是想在江户这等大都市出人头地,需要的是谋生处世之术。”所以秋山小兵卫从不以剑术高明自诩,相反,他自豪的倒是自己为人处世的历练、对世事人情的精明洞察、判断力的老辣和推理能力的高人一筹。他更厉害的是善于结交权贵,让权贵成为他的庇护者,又借此谋得资财,却又能不受制于权贵,独善其身,洒脱地行走江湖,过自己想过的风雅别致的生活。    《剑客生涯》与其说是剑豪小说,不如说是世情小说。秋山小兵卫是看透世事人情的老头子,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同时也教儿子江湖险恶,小心对付。《剑客生涯》中充满了武士间的明争暗斗和政治的肮脏龌龊,秋山小兵卫每一次出手,对付的多是不入流的卑鄙之人,事后他很少有功成名就的感觉,更多是对世道浇漓的感慨。有论者认为,小兵卫这个人物是池波理想中的剑客形象,他没有传统剑客的清高,也能够跳出剑客执迷的魔障,大言不惭说“我好女色更胜于剑术”。他看穿剑客之间的比剑看似风雅,实则无甚意义:“所谓的剑客,在无数的胜负中,每存活一次,便得多背负一份怨恨,由不得你说不。”原来,被打败者若想要恢复武士颜面,唯有下次打败胜利者才能够昂首为人,来来去去,决斗变成了双方之间无聊的名誉拉锯战。    所以秋山小兵卫看透剑客声名的虚妄,情愿选择沉迷于女色和美食的世界,这种俗人的理想引发了当代读者的共鸣。现实中的池波是美食家,他也喜欢在小说中描写剑客的饮食,借此表明他们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书中甚少罗列什么佳肴,多是寻常食物。秋山大治郎初出江湖开道场,没有一个学徒来学习,他只好每天吃麦饭配葱花味噌汤,厨师偶然将葱花改为田螺,他就觉得很好吃。在《剑客生涯》第二部的《老虎》一篇中,秋山小兵卫以鸭饭招待剑客山本孙介,山本感觉美味无比,但这所谓的鸭饭,做法其实挺简单,和我们广东人的烧鸡烧鸭饭差不多,读来甚为亲切:“切下鸭肉,油煎鸭皮,再以此汤头连同白米炊煮,将鸭肉以薄片切下,以酒和酱油调味,淋在热腾腾的米饭上,再撒上切细的芹菜。”    相比起江湖的波谲云诡,日常生活的情趣和风味,才是《剑客生涯》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也是池波小说最动人之处。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连城,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1-28 15: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