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和皇帝的猪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我不堪忍受莫须有的疼痛,因此有了一位莫须有的皇帝。 任何一个很穷的地方,看起来都会一样。这就是我村庄。离村庄不太远的地方,住着我们的皇帝,他比任何一个臣民还要穷。 八岁的我,穿着唯一一条裙子,在村口放猪。风来的时候,已经参差不齐的裙子边沿常常像海浪一样卷上膝盖舔我的大腿,又慢慢地退下去。 我从小就开始牙疼,把牙齿拔掉了,还是牙疼。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抛弃牙齿,就能得到安慰的。于是就一个人活在牙疼的世界里。由于没有牙齿,我干瘪着嘴,出门的时候小心翼翼,因为嘴唇需要花费一些气力才不至於看起来是张开的。 我放牧的这只小花猪,是村里唯一的一只,也是王国里唯一的一只。这真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这么说来,八岁的我,是王国里唯一的一名牧猪女。我暗暗祈祷,有一天,皇帝对他身边的大臣问道:“我们王国里,唯一的一名牧猪姑娘是谁呢?” 天气早就转凉了。裙子似乎比主人还怕冷,顺着风势时不时地往上翻卷,蜷缩。我紧紧地合拢膝盖,冰凉手心用力搓着牧鞭,能够暖和上一小会儿也好。小花猪东捅捅,西拱拱,似乎找不到满意的食物。只有等猪吃饱了,我才能把它抱在怀里取暖。 远远望过去,我看到皇帝慢慢地沿着城墙散步。每一个放牧的日子里,皇帝永远都在那里散步。我想是,国家太贫穷了,皇帝只好每天都出来,像今天这样散步。隔得那么远,我仍然可以感觉到他表情舒展,精神饱满,有着想不完的国家大事。 这个村子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像我这样一个没有牙齿的小姑娘竟会一天到晚牙齿疼。我的唯一心愿是,总有一天自己可以跪在贫穷的皇帝面前,亲吻他的靴子,亲口向他倾诉这个奇异的痛苦。相信仁慈的皇帝一定能够理解我的不幸遭遇。为此,我养着猪。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可是究竟要到哪一天,皇帝才会开口问大臣:“我们王国的唯一那头猪,养得怎么样了?” 适度的寂静有益。像在我们这样贫瘠的地方,寂静比什么东西都容易获得。裙子勘测风向,小猪寻找食物,我直直地躺在草地上,注视晴朗暗哑的天色,默默地把牙疼的感觉体验了一遍又一遍。难以想像,如果没有小花猪,我又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吰!”这时候小花猪呼着粗气,撒娇似地叫了一声,又翘着屁股消失在草丛中。 天色暗得贼快,风的力度又添一分。我开始感到有些瑟缩。“这种鬼天气。”我起身跺了跺脚,往下扯了扯裙子。城墙下已经看不到皇帝的身影,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皇帝的猪,”我朝着空旷的四野大声叫着小花猪的名字,“皇帝的猪,我们回家吧!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温文锦,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2-24 22:5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