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佛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一天二十四小时,花佛必须花一小时来哭。她负责哀悼那些死去的花朵,她为她们洗脸、梳妆以及凋谢前最后的吻别。有时候,她还送她们最后一程。是的,在每天的一些时间里,她很悲伤。 花佛长得像花又像佛。在春天,她长得像风信子、铃兰、木棉和月季;在夏天,她长得像玫瑰、茉莉、睡莲和木槿;在秋天,她长得像野菊、浅宫子、木莓和鹭鸶子;在冬天,在水仙凋落之前她会突然不见了:不是睡觉,而是一边睡一边哭。她的哭声很清醒:她哭习惯了,她早就知道,那些花朵盛开前的第一个模样和凋谢后的最后一个模样,以及浸落在泥土里的花瓣的下落。 如果你是花,哪怕是路边一朵简单眉目的伍瓣花,你都会听见花佛唱情歌。是的,一朵花一生只听见一首情歌。然后被打开,接着有姻缘。花朵的情歌好简单,“是人的话你就听不见。”花佛对我说。 我是人,我真的就听不见。但我在天台上种了好多花,我种花,只是想为花朵们做些什么。她们好娇嫩,我也是。她们喜欢听花佛唱歌,我也是。 我是人,我真的就听不见。我只是每天听到花佛哭得好伤心。 我的百合花要开了。有一天她对我说:“我不愿让花佛为我的凋谢伤心哭泣,为了这个,我情愿不开放。”说完她纵身一跃,死了。后来花佛一言不发,盘坐在百合花枝上,把自己变做百合花度过了整整一个夏天。 我的花园里有无数朵故事,她们非常美,我仍然来不及一一记忆她们。 花佛有天这样对我说:“作为一尊佛,我真是非常没有用。除了唱歌和哭泣,不能为花朵们干点别的。”然后她接着说:“嗯,在从前,在过去生,我也是一朵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花。哭得多了,便成了佛。” “成了佛,还是在哭,一直到凋落的花朵变成泥土,对吗?” “是的。” “花佛啊,这样的话,我真希望能隐瞒人类的身份,一直把自己的身体关在花丛中。” 花佛哧哧地笑起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你的表情真像一朵黄色睡莲或者别的什么浅色的有刺的花朵。”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温文锦,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1-12-24 23:3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