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复活节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复活节的晚上,我们家摇摇晃晃地走进来一只火鸡。我是说,烤熟的那种。 流着油的热腾腾的火鸡冒着香气,它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非常有礼貌地对我们说:“先生女士们,节日快乐!吃我么?15块钱一磅。” 我和太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说着火鸡拿出一个电子秤,跳上去一看,不多不少,正好两镑半。 “既然已经到家啦,我们还是吃吧!”太太从厨房拿出一只盘子... (6回应)
展开 白鹤 (试发表)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有只白鹤百无聊赖,爱上雕刻自己的工匠。 通常我们村的大户人家,都会在房梁,屋檐上雕上许多白鹤,凤凰,龙和天女。据说这样可以住得与天庭接近。干这种活儿的工匠很多,他是其中之一。 每当他雕刻她的时候,他的鼻翼凑得很近,她感觉他呼出的气息慢慢变成了自己。 工匠总说,快好了,很快就会雕好了。等你变得漂漂亮亮,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这一等,就是五百年。...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就好比猫是老虎的衍生物,罗汉也是乌龟的衍生物。虽然约莫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他们都长着一双绿色的脚,藏在光洁程亮的皮鞋里。 遇见罗汉先生的时候,他穿着一双白袜子。 “一双多么绿的脚啊。”我望着他那寂静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他的袜子。 罗汉先生看起来很和善的样子,既稳重又安详,时不时地说出让人觉得窝心的话来。 “极具乌龟气质啊。”我又想。 我们很自然地..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我和打呵欠先生谈恋爱的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们的已经结婚了,我真的好惊讶呀。 不久,我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两个儿子已经五岁啦。人生真是过得好快。 打呵欠先生喜欢打呵欠,我偏偏打瞌睡。有时候我醒来他又睡着了,有时候我刚睡着他又醒来,所以虽然住在一起,但相遇这件事真的要讲缘分呀。 不一会儿,我们的儿子就十八岁了。因为人生太快,我们决定掏出积蓄买个... (2回应)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在晚上,雨水会变成黑色。她走路,雨水太黑,涂上她的膝,涂上她的白裙子。 在下黑雨的时候,林晶晶喜欢撑着白色的雨伞走路。路灯反射出雨伞微的白亮,整个世界变不见了,她和她的伞,墨汁一般地白。 那种乌漆漆的雨,一下子把人打湿,让整个天地变得好像莫须有。路灯发出黑蒙蒙的光,路人的眼睛在雨幕中闪闪发光,林晶晶想起那些在山谷里游走的萤火虫,她感到好迷惑。从仁爱路...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林青春和周荡漾先是同学,后来是夫妇。周荡漾是夫,林青春是妻。(我是个局外人,但常常怪他们爱得不够深。) 有一天,周荡漾在外面捡到一只跳蚤,高高兴兴带回家。作为宠物也好,作为下酒菜也好,作为礼品送给岳父岳母也是好的,他想。但林青春不这么想,跳蚤除了被送到竞争对手的裤裆里咬他几个包,还有什么用处?他们为了跳蚤争持不休,鸡犬不宁。于是后来这只跳蚤就被用碗扣着,无...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一只狐狸捡到一粒珍珠,小心地把它献给一位和尚。“阿弥陀佛。”年轻的和尚对狐狸说。 为了听到更多的“阿弥陀佛”,狐狸去捡更多的珍珠。冬季午后的积雪沉没了屋檐、树梢、和庙宇的光。狐狸没有勇气,四周全然一片白,她觉得自己,可能再也找不到那些珍珠了。 年轻的和尚会把珍珠用来做什么呢?狐狸一面找,一面想。镶嵌在额头让珍珠闪闪发光吗?还是摩挲着照亮经书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