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小教堂(浮情浪爱系列之一)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法国东部浮日山区。深秋。连阴雨。 一个从中国来的男青年建筑师,穿过空车厢,下了旧火车,到一未名小镇。 半旧工靴踩上鹅卵石街面,鞋面是雨打湿后的深棕。 沙沙沙沙。 次日,雨住。在房东陪同下,登山,山坡上有朗香教堂,勒柯布西耶的杰作。 半山腰,房东接电话,撑着黑伞,深一脚浅一脚,下山,往回赶。 雨骤然大了。建筑师掣外套蒙着头,往山上跑。 路遇一个警察,立亭下。借火,避雨,烟头红光明灭不定。 警察不停摸出小镜子,整理领带。头发油光可鉴。嘴角下撇。洒满雀斑的腮鼓鼓的。有些紧张。样子很逗趣。 大片大片的绿急促掠过。一张张飞毯。 绿中带黄。毛茸茸地。 青年建筑师喘着气,拂去头上身上雨水;而后,往里望一望,屏住呼吸,被吸入教堂。 教堂不大。香菇状。两层。 一楼。一胖一瘦,两个年轻白人妈妈,面对面,寒暄。轻声轻气。或许,并没故意压低声音,是外面的风雨声压低了她们。 男子只能听懂几个词。这么才有意思。 仨小孩,追逐嬉闹。天光从墙缝和背后若干七彩巨孔透进来,远看,宛若一出舞台剧。 青年建筑师坐下来,拿出纸笔,几笔,勾出了轮廓。 一个小女孩倒着跑,撞在他腿侧。吐舌头。咯咯笑。 一只白猫挺着尾巴从门前檐下过。 除此之外,上午十一点钟的教堂空空荡荡。也不知礼拜六,礼拜天? 二楼更甚。全是他的。他的。男子来来回回徜徉。临窗望雨中秋原。 叹口气。 一阵香气袭来,男子吸吸鼻子,回头看,无人。正要掉转头,脚步声嚓擦,一女子现身。 逆光中,看不清。 走近,黑头发,黑眼睛。有日本女子相。 男子说,こんにちは。女子一笑,你好。 有上海口音。 二人临窗。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窗外雨霏霏。 楼下的笑闹声消遁了。大人小孩一行五人,五个颜色的雨衣,斜斜走下绿山坡,走小了。 这山坡这教堂也小了,微缩了,结结实实扣上了一副降噪耳机。 问什么时间来的法国。女子目光忽地黯然。 原是追随留学的男友,结束三年异地恋,来了法国。戴高乐机场。开手机,第一条短消息就是他的:分手吧。 男子谈房东做的中式早餐。活跃气氛。 女子道歉,说不该说这些话;说,在这里,也没机会讲给别的人听。望见谅。 男子摸出红双喜牌香烟。上海产。烟盒湮湿了一半。女子微微笑。 女子试着吸烟。呛到了,弯腰咳嗽。咳出泪花来。 复笑。 男子将手伸出窗,试雨下否;烟堕,落在窗外湿草地上。男子扒在窗沿上望,欧洲一包烟在国内能买十包。 再看烟盒,却已空空。 女子吸了一半的烟。直直递来。 男子一怔,接了。 你一口,我一口。 两个人平躺在清水混凝土地板上,望着灰扑扑天花板。天花板高高。 有呼哨吹响。隐隐约约。又是一声。 女子一骨碌翻身爬起,理理外衣,说抱歉,我要走了。走两步,回头。明天来找我,就这里。 男子望着女子消失在楼梯口,身形伶仃。 男子这才觉得背冰得生疼。盘坐墙角。不由打了个瞌睡。他是让风给吹醒的。醒来摸外套,已经不那么湿了。 披外套下山。 胖乎乎的房东老太晚饭又做了中式法餐,开了瓶五粮液,倒在高脚杯里。男子想起教堂里的调侃,失笑。 次日,大清早,男子上山坡进教堂。 朝霞灿灿。 举目四望,昨天见的小房子,散落教堂周边的,闭着门,以为是空的;现在却都有具体功能,于光天化日下。 如:售票间。卫生间。图书室。诊疗室。资料复印室…… 博物馆有的,这里都有。就袖珍了些。 男子来到售票窗口。 小桌上一叠门票,桌后,却是那女子,还是那身衣服,往抽屉里倒硬币,哗啦啦。 影子倾向前。女子察觉,抬眼,见是他。 笑:昨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视察。今天可不能再逃票了。还有,禁止吸烟。 一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露出斑斓牙箍。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成刚,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6-08-04 11: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