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诗非歌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头一次,我把淮海中路黄陂南路路口 /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 / k11购物中心,临街一面有巨大 / Burberry 字样的 / 那一幢楼,当作起点 / 而不是终点。我们在上海冬季午后 / 最好的阳光资助下,渐次步行穿过长乐路 / 重庆南路,瑞金一路,成都中路 / (路名确实与否,这会儿并无把握,但我确定每一条街道是它该是的模样) / 快到茂名中路时迎面撞见一处上了年头 / 的街心公园,自我的梦或 / 童年里逸出,显影...
展开 圣诞礼物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真的,弗吉妮娅, / 圣诞老人是有的” / 《纽约太阳报》的一个叫彻奇的编辑 / 在回复八岁的弗吉妮娅的来信 / 的一开头,这么言之凿凿 / 那是1897年9月间的事 / 今晚,在她和他未见识过的台灯下,我把这封 / 一百多年前的来信 / 的中文版 / 一字一句朗读了一遍 / 把精彩段落挑着读了几段 / 我想,我还是不相信圣诞老人真的存在 / 但我清楚,如果能去信 / 一个穿宝蓝色衣裤和宝蓝色鞋子 / 头发比杏黄还..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嗨,小孩 / 失去了五官的孩子 / 放低你遥指的柳枝条 / 这样的季节,只属于法国梧桐 / 这里没有牛 / 是香辣牛蛙、法国蜗牛和嫩牛排的天下 / 以它们来果腹的牛人围坐 / 嗨,小孩 / 失去了五官的孩子 / 抬直了手臂杵在那里干什么 / 不用你操心 / 我认得那湘菜馆,就在你隔壁 / 一支被旗袍撕开的女人笑语盈盈 / 还有那杏花村 / 你撒泡尿就可以浇到它 / 前提是,必须使钱如流水 / 嗨,小孩 / 失去了五官的孩...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一根针, / 让其它针遍体鳞伤 / 一个人, / 让其他人并排归零 / 一块骨头跳起, / 痛殴其它 / 一滴血黯淡, / 溺死于其它 / 一个梦破损, / 琐碎与噩梦前后包抄 / 一棵草啜泣, / 其它都要跟着蹦出泥土抬担架 / 一只鼻孔长大, / 整张脸都要溃烂化脓 / 一片檐瓦松动,坠落,一头猪横死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马奈,脚蹬一双油光锃亮的黑皮鞋 / 你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它 / 你送他上了四轮马车 / 车夫是张生面孔 / 络腮胡的皮尔哪里去了? / 送走名叫马奈的你的主人 / 你洗凈全部画笔 / 去了趟邮局寄一封信给他朋友 / 蒙特戈依街人山人海 / 你穿过蛛网小巷 / 险些迷路 / 踩了一脚臭狗屎 / 幸好,还有几只咕咕叫的青灰色鸽子 / 你坐在马奈家小小的窗前 / 发呆,蓝色鸢尾开得善良 / 临街的窗户伸出五色旗,行人们高...
展开 天亮再说你好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不睡去就不担心梦受惊 / 但双人床谁抵御得了 / 不下雨就不怕风湿痛 / 但雨霖铃谁有耳福寂寥 / 夜太长一个人舞不到黎明 / 生年短规划计数矫情 / 来不及眉目传情 / 玩不起故擒欲纵 / 真理妖娆 / 在舌尖颤动 / 舍身放心 / 交它引领 / 趁夜色热吻暖抱 / 天亮再说你好,你好 / 不知姓名就不会恋到神伤 / 但永恒的谣言谁忘得了 / 不去闻就不鼻头酸红 / 但蝶恋花谁信只为体香 / 梦太美两个人总有天刺醒 / 现实丑鱼...
展开 不过输了这世纪 (试发表)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惯看滔天白浪仍会心悸 / 目不斜视擦肩过依旧情迷 / 懒指望不期待 / 却容你沉夜恣意闯梦里 / 无暇想便无忆 / 别人眸别人背影是你 / 杯盏醉意哪禁风袭 / 眠花宿柳痛楚更凌厉 / 序言浪漫前传漫漶 / 下文注定败笔 / 任凭再卖力 / 摇白旗 / 两难情义 / 天堂路逶迤 / 我们不过输了 / 这世纪 / 空城新雨手冷紧攥火机 / 耳听八方刻意过滤你消息 / 懒指望不期待 / 送我的烟发霉记不起吸 / 无暇想便无忆 / 别人唇别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