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随笔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成刚|小说写作者,影像爱好者 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成刚,未顺利毕业的中医专业学生,不称职的网络从业者,不精明的地产从业者,目前自由职业,写小说。 在《上海文学》、《小说界》等文学刊物发表十数万字,中短篇小说为主。在此之前,做了五年专栏作者。写字之外,对舞台和银幕魂牵梦绕。话剧《邕儿的雀斑》正在排练中。 对互联网的关注,到了让家人匪夷所思的程...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2年4月29日 其他 创作
“杰克船长”约翰尼•德普2011年摇身扮作落魄发胶男记,劳心费神自导自演了一部电影,不欺瞒地讲,带给观众的福利寥寥。银幕上,波多黎各海景碧眼样旖旎,德普的鬼马演技可圈可点,艾梅柏•希尔德晒至泛白的妖娆金发,让人不至于中途离场,除开这些,其他尽扣了那片名,《朗姆酒日记》,醉醺醺地,结构涣散,失掉了重心。若非读过原著,再回放估计我仍一头雾水。 故事终于结束,片...
发表于 《GQ智族》2010年7月号 散文 创作
9.11老去了。对大多数非美籍人士来说,是这样子的。基地组织还会冒出头为某汽车炸弹负责,美国军队还在穷折腾、声称又生擒或击毙某基地头目。不过,我们早就将这场不是战争的战争视作一种游戏,猫和老鼠。兴许,猫儿只是在追自己的尾巴玩,煞有介事地,假装没人瞧出它怀的什么胎。 因此,当美国侦探小说“大牛”劳伦斯•布洛克以该事件为背景的小说《小城》中文版姗姗而至时,良机已...
发表于 《GQ智族》2010年6月号 散文 创作
我眼前是一尾中等个头的鱼。划几刀,老抽料酒白醋葱姜腌过了,还不够,封在锅里,文火慢蒸,其实,往烂熟里整,哪分文武呢,不都要等鱼眼由黑转白激出来火才会缩进灶头。清蒸鱼,蒸到清白。然后,轮到如棒如笔的筷子登场,一阵捅戳揪,瘦了一半,翻个身,又一阵,只剩陶样的骨了。头却还昂着,嘴半张。一桌人,鱼也不知怨哪个好。 一只手伸过来,乱糟糟的盘子被推到餐桌一角。鱼轻飘地...
发表于 《GQ智族》2010年2月号 散文 创作
低温是一种入味的手段。夏天的时候,学到过一道清凉消暑的甜品。即,把冬瓜切片,放在开水里滚熟,除去那股青草味,然后盛在色拉碗里,撒上果珍,搅拌匀称,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放置在冰箱里冷冻两个小时,据说,这样不仅可以使口感脆生,而且能够使果珍的甘甜渗透入内,与冬瓜的清香浑然一体。如果把这一物理作用拿来用在分析卡佛的小说,也是有意思的。 近年,“卡佛热”在国内悄然升温...
发表于 《GQ智族》2010年4月号 散文 创作
日前,在柏林电影节上,因三十年前决堤的性欲而被软禁在瑞士庄园的罗曼·波兰斯基于千里外探银熊入囊中,喜获最佳导演奖,得奖影片就是《影子写手》。据说,影片后期是“波导”在囹圄内完成的。有趣的是,制片人登台领奖,对波兰斯基无法亲临,表示可惜,他代“波导”表示,就算能来也不会来,上次去电影节拿奖,结果蹲监狱了。 照该片编剧、英国小说家罗伯特·哈里斯的说法,这部电影“...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09年12月20日 散文 创作
爵士乐在早期并不爵士,就是一帮大老粗们的玩意儿。乐器大半是老掉牙的钢琴、漏气的短号、廉价的塑料萨克斯。除充斥着烟味和汗臭的下等妓院、荒凉小镇上暧昧的地下酒吧,全靠黑奴打理的广袤的棉花田也是其主要产地。性、威士忌和大麻再度扮演了不光彩却很忠诚的角色。“Jazz”的前身是“Jass”,“ass”是屁股的俚语,“J”暗指什么,任何一个熟练掌握网络词汇的人都心领神会,所以,相较...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09年10月18日 散文 创作
在如今日趋怯懦的电影工业体系中,宫崎骏和他的动画片是一个让人尴尬的存在。当某些导演打着向投资人负责创建健全电影工业的旗号,采取赤裸裸的媚俗姿态,宫崎骏让他们无处遁形,这不过是托辞,头脑缺氧和想象力贫血才是不治之症;当某些导演以肃穆悲怆的神情出现在一部作者电影的片场,还是宫崎骏,让他们的心手不协调透出不可言传的滑稽。商业电影和作者电影并非电影世界的南北极。宫氏...
发表于 《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10月 散文 创作
在艺术的国度,流传着一个让人寒心的咒语:一个画家的作品自诞生至为大众普遍接受所需的周期大概是一代人的生命跨度,假如命运垂青的话,产销时间可缩短到二十年。但,这巫咒仅适用于少数真正的画家,“时代的宠儿”则享有特殊的豁免权。 即便按二十年产销周期计算,在销售渠道远未成熟的五分之一的世纪里,艺术家们是怎样敷衍他们本就不太贪婪的胃口?梵高比较走运,从拿起画笔到举起...
展开 尘世疏狂追少日 (试发表)
试发表 散文 创作
比尔·布莱森的游记是丢在土拨鼠洞口的一枚坚果,轻易就让评论者技痒。对他的书评头论足却有风险。或许某天,在门可罗雀的酒吧或僻远村镇,你有幸遇见一位开旧款雪佛兰的五十岁开外的红须美国佬,可别凑上前去套近乎,并对布莱森的作品大放厥词,十有八九,他就是布莱森,且坦言刚刚出狱,当你追问他锒铛入狱的缘由,十有八九,他会说:“是啊,我杀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评论者”。保管你...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