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洛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2013-01-09 18:05:14
考克多诗四首 / 艾洛 译 / NE RÉVEILLEZ PAS DIEU / Ne réveillez pas Dieu, il dort / Profondément, c’est moi son rêve … / Le réveiller serait ma mort. / 别唤醒上帝,他睡得 / 深沉,他的梦是我…… / 唤醒他的会是我的死亡。 / Ce que m’a dit la minute / La minute m’a dit : « Presse-moi dans ta main ; / Tu ne sais aujourd’hui si tu seras demain ; / ...
2012-03-16 10:24:14
这彼时载负我们的烟…… /   这彼时载负着我们的烟是打乱磐石的杖和打开天空的云的姐妹。她那时并无对我们的蔑视,待我们如我们所是,以混乱和希望为食的弱溪,有一个带钳口的栓锁和一座山在视线之中。 /   这一首出自《震怒与神秘》,仍然要联系二战时德国占领法国的背景来看,夏尔参加的法国抵抗组织的基地是在一些很难接近的地方,这个游击队基地就叫作“丛林”le Maquis。..
2012-01-15 07:38:08
勒内•夏尔的战歌 / 共同在场 / 你急于书写 / 好像你真在生命中落了后 / 若是这样 列队前往你那些源头吧 / 赶紧吧 / 赶紧传递出 / 为善的反抗这个你厉害的一面 / 确实你在生命中落了后 / 无法表达的生命 / 那最终你接受与之结合的唯一 / 那每天都被各种人被各种物拒绝给你的 / 其干瘪的碎片你从这儿从那儿获得若干 / 在种种无情的战斗之后 / 在它之外一切都只是被强加的垂危和粗粝的终结 / 如...
2012-01-14 14:29:39
            半影 /   我在这些森林中的一个里,那些地方太阳触不到但那些地方,夜间,星星们穿进去。此地有存在的许可,只因为各邦的调查忽略了它。种种放弃了的奴役在我身上留下它们蔑视的痕迹。惩罚的萦绕于我是卸下了。有些地方,对一种力的记忆抚摸草本那乡村的赋格曲。我统御自身不用教义,用一种泰然之猛。我全等于那些其秘密持立于一只翼的辐射半径之下的事物。...
2012-01-14 14:28:58
              托尔镇 /   在长着麻木草本的小径中,那里我们,这些孩子,震惊于夜冒着风险逝去马蜂不再去黑莓刺而鸟不再去树枝。空气向上午的客人们打开它涡旋的无边。这不过是翼的细丝,呼喊的欲念,光亮与透明之间的空中杂技。托尔镇在它一众石头的里拉琴上激奋。旺度山,群鹰的镜子,被期望。 /   在长着麻木草本的小径中,一个逝去年代的喀迈拉向着我们年轻的泪...
2012-01-12 17:13:53
淫欲 / 鹰看着冻结记忆的道道轨迹逐渐抹去 / 荒僻的广延几乎让粘稠的猎物不可见 / 通过每一个区域 / 在那里我们无限制地杀戮或者被杀戮 / 无感觉的猎物 / 无差别地被抛 / 在欲望之内在死亡之外 / 梦者被涂香料裹在束身衣里 / 被诸多临时的工具包围 / 即刻消逝而非构成的诸形体 / 它们著名的回转衰落生命的极点 / 被舔部位渐进的消隐 / 诸流向着坟墓之昏暗的坠落 / 预兆中央之火的汗水与病苦 / 最终...
2011-12-24 07:49:58
被废黜者 / 我是晦暗者,——鳏夫,——无人慰藉者, / 废毁塔楼旁的阿基坦君王: / 我唯一的“星”死去了,——而我布满星星的鲁特 / 上面有“忧郁”的“黑色太阳”。 / 在坟墓的黑夜中,你这慰藉了我的, / 还给我波希利普和意大利的海洋, / 我悲伤的心曾那般喜爱的花儿, / 还有那藤蔓攀上玫瑰的葡萄藤桩。 / 我是爱神还是福波斯?……吕西尼昂还是庇隆? / 我的额头尚还因女王的爱吻而...
2011-12-24 07:48:31
当您很老了,在夜里,就着烛火, / 坐在火边,摇着线纺着纱, / 您将,唱着我的诗行,惊异地说出这句话: / 当年我美丽的时候,龙沙歌颂过我。 / 那时,你将不再是侍女听闻这消息, / 已经在劳作之下半梦半醒, / 听到我名字的声音也不会惊醒, / 这消息用不朽的赞颂祝福你的名字。 / 我将在地下变作无骨的幽灵: / 我将在爱神木的阴影中找到我的安宁: / 您将在灶火旁年老蹲跪, / 懊悔于我的...
艾洛
  • 作者: 艾洛
  • 写作类型:诗歌/非文学/其他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518 )

  • 棉花糖小販
  • 荣
  • Wald
  • 低端武汉流亡者
  • 冰红深蓝
  • 丝摩卡
  • 安
  • L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