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不高山

诗歌 创作
刘阳鹤 发表于:
《草堂》2017年第06月
一切问题中最动人的 全都是登高的问题 ——翟永明《重阳登高》
一 是的,她正裹着 清逸的绸缎,往山上爬—— 事先,我们限于攀登的技艺 跺足不前,哪怕弥漫开的 雨雾尚未氤氲出某种幻觉:高, 不可攀。晦暗时,我们的 雨期连绵不绝,仿若隔世的 落樱,湿漉中略带干涩…… “这不是问题!” 顿时,她对我说出 一样的话,一样是在芜杂的 字句间透些爱怜。在我们身后, 有三人随行,他们倏地跃过 灌木丛,如貔貅般徒留 可怖的遁影。然则,到处都灯火 阑珊,我们冻结于三月的 花期,犹有竟时。 二 罗曼蒂克消亡了,她仍旧 说着一样的话——在浩渺的、 不可及的历史情欲中,我将拓上 翳鸟的印章。因此,每逢 晨读《山海经》时,书中自有 鸟飞出,在石碑上啄下 我们的夙愿:登高,或登高时 望远,望那遥远的…… (什么是遥远?) 从一开始,我们便共赴 于乌有的神话:爱,何以成为 全部的意义。她执着有加, 不愿将日常的小波折,分属在 恒远的想象中。山虽不高, 亦可跌宕自喜,而那些最动情的 时刻,原本就是属于 我们的远景,像儿戏的云。 2017年3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刘阳鹤,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09-05 07: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