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卧庄

诗歌 创作
刘阳鹤 发表于:
《延河·下半月刊》2017年06期
一 沿途的雪景,在他入庄前 早已化为百合之墟;而此刻的金城, 却并不像他重游的故地,拥堵在 记忆的暗道。昏昧间,我们 被挤压成一个,但我迫切需要 抽离他——这个意外在我体内叠加的 异乡客,带着凋敝的百合,身陷于 所爱的困境:爱,不断地咳出 “唉”,与他罹患炎症的喘息声 颇为相似。久而久之,我已不再忧虑 他身体的遭际,仿佛我们未曾有 像暗影交叠时那样,合二为一。 二 这个下午,一只船失去了 自身的寓意。或者说,它本该有的 那一部分,已堕入烟海。此外, 没有一个人,能像从前一样向你频频 吐露真言;更不会有“青春作伴 好还乡”*,可容我在初春街头 游荡,视某种稀缺为与生俱来—— 落灰在余晖中跳跃,轻如清河湾上 漂浮的蜉蝣。凭借天赋,我们 立下契约,在词语的渡口戍守霞庄的 必经之道。而当我们步入密林时, 我看穿了你得以栖身的安宁。 * 引自杜甫诗句 2017年3-4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刘阳鹤,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09-05 07: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