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员之殇

诗歌 创作
刘阳鹤 发表于:
《观物》创刊号
幕起 笔杆子里去挣钱—— 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他用赝品换取过客的 盘缠。渐次间,除了遭遇冷杉般的 本地回执,他在此处虏获的 亦与他处无异。同样的人群,从早到晚 奔赴于小时代广场上庸庸碌碌的 物事左右。破晓时,有人拿出书籍 对昨夜未及伤怀的梦开始念叨。而他觊觎 良久的嘴皮子,耍起来仿佛《大话西游》的 唐三藏,远比晨诵者还要懂得 如何去烦扰一个个隐匿在日夜更迭中的 典型惑乱。后来,暮晚与他 相遇是在橘色灯下的攀谈,我们对弈 着重讲述着自制白昼下闪现的 见闻。“卖笔只是为了筹备 亟需的资金……”,他说。哦,我设身处地 了却了这来自外省的一部分寄予。 幕落 该出场的,几乎都以 或隐或显的情形,不揣冒昧地闯入了 阿瑟·米勒的戏剧。死亡,被揭示 为生活因循的欲念,而我们 浑然于驳杂的事物,在倾覆的混沌中晃荡 犹如轻浮的湖上毛。鸭、鹅成群在畔, 那是他未曾目睹的部分:恬适 却幽深的尺度,意在丈量 一个人命运的大起大落。穿插其中的,比如 他的业务是否与时兴的政治波普 挂钩?无所谓,可能他出租屋内蜡黄的 墙上必有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剧照。 每逢午夜,他会对她诉说日久见人心的 愁苦与煎熬。平日里,在冷漠 与同情的浇筑背后,他视人人为不自知的 戕害者。而别离,令我增殖的迷惘 肇始于他清醒的措辞。 2016年4月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刘阳鹤,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7-10-27 21: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