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写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8年8月26日A10版 杂文 创作
  沈津先生曾谈过这样的掌故: 上个世纪的“文革”中,上海某新闻单位抄了某位颇有名气的文人(已去世,姑隐其名)家后,将不少书移交上海图书馆,其中有一部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很普通的线装本,但是打开一看,却是极为诧异,原来有些页面的天头上粘贴了一些清代藏书家的藏印,如□□□条,那就有一至二方□□□的藏印,都是将各种原书上的钤印割下,再移至《藏书纪事诗》中,这...
发表于 “澎湃·上海书评”2018年8月19日 杂文 创作
  在网上买到两页桑弧写于1969年1月16日的《补充交代》。这交代原有两份内容相同的,大概当时曾另抄以便归入不同用途的外调材料,我所得的是其中的一份。   在《补充交代》中桑弧谈了四件事:一是曾想协助周信芳撰写回忆录,二是托唐大郎向周作人求扇面,三是试图改编蒋星煜的小说《唐太宗与魏征》为电影,四是想帮蒋月泉把刘澍德的小说《归家》改编为评弹。这些事情不是显示了“罪..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8年6月17日A08版 杂文 创作
  高田时雄先生新著《近代中国的学术与藏书》(中华书局2018年4月版)中,收有《李滂与白坚》一文,考论李盛铎旧藏敦煌写本流入日本之背景,涉及了李滂、白坚二人的生平。李滂的生平,有艾俊川先生所藏“李滂文书”可资参考,而白坚的生平材料就略单薄些。虽然钱婉约女士也曾写过一篇《白坚其人其事》(原载《中华读书报》2013年12月4日),但对白坚后来的事迹并没有过多地着墨。   ...
发表于 《掌故》第二集,中华书局2017年4月版 杂文 创作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一词,最早是因为在1945年重庆和谈期间写赠给柳亚子而流传开来的,这是今天大家较为熟悉的史实。柳亚子自己曾写过一篇《关于毛主席咏雪词的考证》(原载《文汇报》1951 年1月31日)略述经过。他说当时见到《沁园春·雪》便和了一首,将两首词一并抄送《新华日报》,请他们发表。可是此时毛泽东已飞回延安,《新华日报》要发表毛的作品却非得征得毛本人的同意不可,...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6年10月16日AII06版 杂文 创作
  第一时间看到鲍勃·迪伦(Bob Dylan)荣获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很是高兴!称誉的话这几天会有很多,这里不说,谨从箧中检出若干资料,抖落点故事,以资谈助。   迪伦是1960年代的象征。可是中国大陆那时候并不能与西方同步接受迪伦的音乐,也很难想象当时的中国普通百姓能有机会听到迪伦的歌曲。1976年,当吉米·卡特接受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翻用迪伦的歌词“he not ...
发表于 《掌故》第一集,中华书局2016年6月版 杂文 创作
一   以前我曾读过一篇关于荷兰汉学家高罗佩的介绍文章,文章的作者是赵毅衡先生,他对高罗佩的公案小说作品谈得详尽而有趣。比如有这么一段说到: 这些小说生动有趣,但其中说到中国的典狱、刑律、习俗却是于史有据,并非信口开河。高罗佩对明代情有独钟,他的书斋易名多次,曾称“尊明阁”;书中社会习俗与明朝基本相符,而不是唐朝,但不少司法问题,却符合《唐律疏》等法典。...
发表于 《藏书报》2015年11月2日第4版 杂文 创作
  爱新觉罗·溥杰所著的《溥杰自传》(叶祖孚执笔,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年4月版),虽然篇幅远逊其兄溥仪的《我的前半生》,但也生动好读。   这本书里的一个情节曾令我印象深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苏联政府要将他们这批伪满战犯引渡回国。1950年8月1日,中苏两国在边境上的绥芬河车站办理交接,战犯们要先下苏方列车再登上中方列车。溥杰回忆此时的情景说:“我想看看窗外景..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5年7月26日AII07(GB15)版 杂文 创作
  柳存仁(雨生)有几本著作似乎不大引起人们的注意,香港大公书局1952年9月出版的《人物谭》就是其中之一。之前我翻看《道苑缤纷录:柳存仁教授八十五岁祝寿论文集》(李焯然、陈万成主编,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2年版)时,见卷末附录的“和风堂著述选目”中列有专书14种,《人物谭》却在被遗漏之列。谢其章先生曾写过一篇《柳雨生〈人物谭〉》(载《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
发表于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5年7月5日B14版 杂文 创作
  吴小如先生健在时,坊间已零星有他的藏书散出。所以在他去世一年多后的今天,北京中国书店中关村分店小规模地把他的藏书上架发卖,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家书店我逛得比较勤,刚上架的一批大略翻了翻,发现大多是吴小如所收到的签赠本,还有少数几种编著的自存本。挑选了其中两种买下:一为张忱石点校的张敦颐撰《六朝事迹编类》(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1月版),一为程毅中等点校的陶.. (1回应)
发表于 《南方都市报》2015年6月21日B08(GB08)版 杂文 创作
  龙榆生逝世于1966年11月18日。其后情况,张晖《龙榆生先生年谱》(学林出版社2001年5月版)记述说:“先生逝后,家属遵照遗嘱《预告诸儿女》中安排,将遗体即行火化,骨灰由夫人持护。一九七〇年五月七日,夫人因高血压受惊致动脉破裂逝世,年七十二。双亲骨灰由长子厦材谨护,于一九八〇年三月奉至北京香山万安公墓安葬。碑文由吕贞白书写:‘西江词人龙七陈夫人淑兰及次女美宜、三..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