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投票

桃三李四梅十二
2012-10-14 02:21:13 桃三李四梅十二 (✞渓辺樹 Ora et Labora)

觉得汉语神学是个很糟粕的东西。

第一,典籍的翻译和整理远远不足,学界如何好意思谈得上研究。
第二,新教、公教和东教由于历史原因大量词汇不通,我是指同一个东西用汉语说可能是三个词,这样的对照和整理也没有建立。
于是,就很难从基督宗教的角度用汉语来探讨。

再者,所谓的汉语神学多是一帮知识分子自顾自不去教堂不带查经不按立牧师不牧会的泛“新教”把戏。和信经、教父著作、信理都离得好远。再加上新教本身就各自为政,而“汉语神学家们”不在天主教或者东教有教会传承有使徒统绪以下受教会的解读所节度。于是乎,这年头信仰也成了学术,好在只是学术,不然,看过塔木德就称自己受大天使传授经典的莫哈迈德就太多了。

有两个词机会再汉语神学里没有:自科绝罚和当代的异端思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