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熊猫的两本新作 《利马症候群》《侦探前传》简介及购买

进入份额往往 2015-07-05 14:27:14

进入份额往往
2015-07-05 14:41:25 进入份额往往 (超级绝对不可靠)

我自褰衣涉江过——评《侦探前传》
评论者:tartaros

多年前一部《岛田流杀人事件》已经充分证明了熊猫的才华,在此毋庸赘述。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推理小说阅读史的推理迷,很难描述当年读完他作品之后所受到的震撼;且不提作品本身核心诡计的出色与结构的精巧建构已然臻至一流高手的水准,我读完熊猫作品的最大感触则是:看到了国人的良心。

因文化环境、劳务成本及诸多因素所限,文学各领域多盛行粗制滥造抄袭量产之风气,这已是大部分人心知肚明的现实。但在这种形势下,仍有一部分人在坚持他们的创作信念,在经历现实的洗礼之后仍能平心静气坚守理想,这种坚持已绝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天真盲目的热情,而是一种直面人生的成熟坚定的觉悟。而熊猫便是其中之一。

理想或许一钱不值,但在懂得其价值的人眼中,它则是无价之宝。历史周期性地轮回流转,浮华喧嚣的泡沫会被时间筛去,转瞬即逝,而真正有力量和厚度的珍品却会沉淀下来,历久弥新。自然这已是后话。

这一部《侦探前传》是熊猫的近作,也是一部反推理的逆向之作,某种意义上可称之为经典。因为无法剧透,故而不能在此描述其核心理念,只待各位自行细细品读便是。

既然无法透露作品的内容,那么就略说一下其他的方面。

卡尔维诺在《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中曾提到作品的轻与重。推理这种文学流派本身属于通俗文学,是另一种意味上的轻,但不意味着它承担不起纯文学层面上的重。有许多优秀的通俗小说不落窠臼,具备更深的思想与更广阔的范畴,模糊和打破了以往泾渭分明的界限,这需要一种敢于挑战的勇气,更需要卓荦的天赋;资质平庸的人遵守规则、画地为限,而具备更优秀资质的人却能够超越规则,乃至创造规则。故而他们往往要面对更多的争议与压力,创作之路已然艰辛而布满荆棘,他们所背负的理念则令自身更加鲜血淋漓,却愈发难掩其信仰所散发的璀璨之光。

为文者,下器之人多流于形,中器之人多瞩于意,上器之人多重于魂。文笔的优劣不过是小学作文级别的判断标准,真正优秀的作品往往拥有自己的灵魂。这需要一个作者同时拥有异禀的天赋与高度的诚意,这种作者本身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熊猫恰好具备这种潜质。多年的沉寂并没有磨灭他对写作的热情,相反为他带来了静下心来独自思索的宝贵时光;他已然不是当年那个偏重于诡计设计的技术流作者,此刻的他对人生、对文学、乃至于对世界均怀有一种宏大的伦理学愿景与人文关怀,并且将其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使之进化至一种更成熟也更为具有灵魂与厚度的全新的境界。

于御手洗熊猫,或孙骏飞而言,写作的历程本身就是无限延展的人生之路,他的成长盘绕编结其中,已然完全融为一体。他以一个凌驾于时代的超越者的姿态,以破而后立的方式重构推理,在这个过程中同时也在反复探讨和检视着自己的一切。这不禁令人想到在赫尔曼·黑塞的《德米安》中,作为全篇灵魂人物的德米安对主人公辛克莱说过的那段话:“鸟要挣脱出壳,蛋即是世界。人要诞于世上,就要摧毁一个世界。鸟向神飞去,神的名字是阿布拉克萨斯……”他所欲打破的不仅是“推理”这个壳,还有禁锢自己本身的壳,这是他对生活、对梦想、乃至于对世界的一个发自内心的认真的交待。

请接受这一本诚意之作。

注:本文标题引自本作并序《克洛伊登千行诗》

猫球
2018-12-27 19:50:00 猫球 (推理,推理,还是推理。)

没的说,买了两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