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下了希伯来文课,我同往常一样抱着书本饭盒,穿过校园里一条被茂盛椰枣树覆盖的小路,到图书馆前的草坪上去度过一个无所事事下午。在这所大学里,我几乎一个熟人也没有,口袋里成天只剩几个叮当响的硬币,既没有什么社交可言,也从没去城里逛过。 我躲在草坡上一棵树荫下,翻开笔记,装模作样地背一会儿生词。许多乌鸦盘旋散步,我初来乍到时曾被吓了一跳。这种鸟在中国城市并不常见,人们相信见了乌鸦是要倒霉的。但是在这里,大家都习以为常,像喂广场鸽一样喂给它们面包屑。 特拉维夫的阳光永远明媚,晒得我犯困起来。干嘛要千里迢迢跑到这个地方来?新闻里战火不断的中东,梵高笔下明媚的地中海,传奇般神圣的耶路撒冷——虽然我身在此中,那些听来的故事却遥远得像另一个星球上的事。我躺在草地上睡着了,直到天色黄昏,才被图书馆前一群热闹地照集体照的毕业生吵醒。揉揉眼睛,发现树下多了一个灰棕色头发的年轻人,手里拿着我的作业纸。他看起来学生打扮,穿条灯芯绒裤子,胳膊下夹着书包,头发有点长。 “嘿,你醒了,”他说,“你填错了不少呢。” “唔,刚学几个星期,还没弄清语法规则。”我说,仍然有点迷迷糊糊。不远处拍毕业照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呼朋引伴,他出神地看了一会。 “以前我总是站在那个位置,第一排最左边,”他说,“不管是什么集体照,学校的,家里的,军队的,我都站那。” 在以色列,不论男女都要当兵。高中毕业参军3年,退役后才能进大学读书。不过即使退役,一旦战事吃紧,也随时会被一个短信招回部队。 “这次没调你去?”我说,几天前加沙冲突,国防部下令出兵,学校里一下少了一半学生。 “你是日本人?”他没有回答,把作业纸还给我,“哦,中国来的,这里确实很少有中文的希伯来语法书卖。” 我就这样认识了里莫德。我们通常在黄昏时的草坪上见面,由他耐心地讲解希伯来文,由我负责晚餐——两片面包夹一只鸡蛋的简易三明治。他吃得很少,最多只是把面包撕着吃,连鸡蛋也不怎么碰。和其他阳光快活的学生不同,他总是郁郁寡欢。入伍前他是很快乐的,后来参加坦克团,也是爷爷的骄傲。但自从2006年从黎巴嫩战场退役回来,爷爷就不爱搭理他了。我想,他大概是当了俘虏,让那骄傲的爷爷觉得丢了面子吧。 我们交谈的话题很少,也从来没有去过草坪以外的地方。有一天,他突然说:“你常去爱因斯坦路上那家旧书店吧?我在那里见过你。” 那家旧书店破破烂烂,挂一个老掉牙的木头牌子,墙上挤满摇摇欲坠的书架,只有橱窗里有几本略新一点的旧书。特拉维夫有许多这样的旧书店,有的书甚至来自上世纪30年代复国主义浪潮中的犹太移民。 “嗯,别的地方去不起,旧书店可以只看不买,不花钱。”我老实说。 “那是我家的书店,”他又让我吃了一惊,“你注意到墙上挂的那些照片了吗?好多都有我。” 夏天的午后炎热无比,书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里莫德的爷爷躺在藤椅上熟睡。我们轻手轻脚,谁也不想在这种场景下同爷爷见面。书店又小又昏暗,如果不是里莫德指出来,我一定不会注意到墙上那些装满集体照的相框。 “这是我父母,死在战场上,是个英雄;母亲带弟弟逛商场的时候遇到人体炸弹,那是95年,我还在上小学。”里莫德轻声介绍,“你看,这是我高中的毕业照,这些是我入伍时候的照片,这是大部队,这是我们7人小集团。我在军队里做到小班长,管6个人……” 他说的没错,所有的集体照上,他都站在第一排最左边。我仔细分辨照片上那些年轻的面孔们,心里幽幽地感慨。 “你们部队这么随便?留长发的,戴项链的,敞开衣服的都有,这个,还带着吉他呢。”我说。在我的印象里,军队最讲军容军纪。 “才不管呢。以色列的军队只讲打战,谁管你染什么颜色的头发。”里莫德说。 他取下那张“7人小集团”的合影,说:“我打算去找他们几个,我们可以合伙做生意,去美国闯荡。” 我接过那张集体照,一颗心忽然怦怦跳起来,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踩翻了地上的花盆。藤椅里的老人仿佛从梦中惊醒,喃喃道:“里莫德,是你吗?” 我回头,里莫德已经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哦,对不起,我梦到孙子了。”老人说。 我把手里的相框还给他。在7个年轻潇洒的小伙子下面,各有一行小字写着他们的生卒年月。无一例外,他们的时间都停在了2006年。 里莫德再也没有出现过。每天下课后,我依然去草坪上背书,无聊时便像其他学生一样,掰碎面包喂给乌鸦。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康夫,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2-05-15 10:55:25
Davies
2012-05-15 11:50:00 Davies (hacking@DB)

猫儿
2012-05-16 14:55:54 猫儿 (含羞草死了,羞死了。)

所以,里莫得是个魂?我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蓝色小鱼
2012-05-17 21:57:09 蓝色小鱼 (有这一切才能不怕黑夜)

赞~
以及莫名地让我想起了三毛那篇《倾城》

PEGGY GU
2013-05-14 21:16:11 PEGGY GU (且歌且行)

这篇~赞!

ar
2014-04-30 10:10:44 ar (捞碧刁)

好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