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 全部 )

波函数 (试发表)
2013-08-21 12:58:51
/ 波函数 / 夏天好,夏天便想起宇宙的甜 / 君自故乡来,只是近黄昏 / 我住肖家河,按摩女送来巨大冰块 / 她说,猜猜,二十三还是三十二 / 她说,到窄门来,到方程里来 / 她说,你我皆是雾中人,不逾矩, / 饿了就睡中国梦 / 困了就吃车厘子 / 她说,我不在,你不在,将进酒,不要停 / 她说,伸手进来吧,你穿上的都是真的 / 她说,波也不是波,日暮客愁新 / 坍塌,便坍塌到夏天的小虫洞.. (9回应)
松鹤公园 (试发表)
2013-08-21 12:38:03
/ 松鹤公园 / 观察,百叶窗与五金店,可能 / 是一个人的一生,恰如树木遭遇潮汐, / 完形一次腾挪:展翅的事物 / 如此清晰可辨。像松与鹤, / 我每念叨起它们,便在皱褶里 / 摆上一柄生锈的葡萄。要谨慎,菜市场 / 可能就是一个人的一生。这不难想象, / 只须用手触摸椰子壳,未及深入, / 海水便溶解了一整上午 / 关于人民的虚构。而关于大豆,他们 / 说出它们,舌头上点着钨丝, / 像晚报。..
旋转 (试发表)
2013-07-26 15:43:43
/ 旋转 / 一个男人抽着陀螺 / 陀螺很大,转得相当好 / 空气中开过运冰车 / 男人双手握柄,鞭子 / 落在陀螺头顶 / 落在陀螺腰间 / 落在陀螺脚踝 / 鞭子甩空了 / 黄昏里围观的人群默不作声 / 几个老太太几乎掉了泪 / 每个人都知道 / 鞭子下次会 / 准确无误地击中陀螺 / 就像墙上的蜘蛛 / 反正已经悬挂了那么久 (2回应)
2013-06-04 10:35:34
/ 飞机多拐了一个弯,舒克永远是大家的朋友 / ——致J / 下雪了,我们把风暴藏在草地里。 / 屋顶会覆盖一小层精细的盐。 / 你偷吃了一行粉笔字,而这是晨读, / 左手翻到《一九九四》: / “纸人占领了街道,空气一哭, / 就围着火柴棍跳舞。” / 老师讲话,肚子里的电磁炉“呜呜”索要文具,你 / 用放大镜读一卷昆虫语录—— / “他们攻陷了一座希望小学,又一座 / 希望小学。他们在操... (9回应)
深海恐惧症 (试发表)
2013-05-30 13:07:15
/ 深海恐惧症 / 就在河边坐坐吧,天气浑浊,不安全 / 水草也比往年吵了,垂钓的老头 / 甩出的线又回到手上,鱼肉闻起来像电池 / 有冻过的扎啤么?冻的,冰粒开始 / 在耳液中滑翔,你的杯子被充满 / 泡沫看起来既热又美,要小心, / 微型的潜水员可能多棘。要花生吗,或者 / 给我们来一打姑娘,不要瘦的,咯嘣脆 / 的那种,仿佛小龙虾,再深一点 / 就是她们的巢穴。坐渡船便宜,还有歌可.. (10回应)
儿童医院 (试发表)
2013-05-24 10:16:34
/ 儿童医院 / T,还记得植物园吗,又潮又小 / 绕过假山,进左边的木门 / 我要说的就是医院 / 它有四个入口,十二种方法出去 / 我们的父亲是医生,有的是药剂师 / 三岁到九岁,我们呆在这里 / 不上学的时候,我们喜欢偷山楂片, / 在档案室地板上野餐 / 墙上挂着可笑的人,像金属丝 / 夏天有什么,T,你用一根输液管 / 给玩具熊治病。其他人捉来青蛙和鸟 / S是女孩,她问,地下室有什么 / ...
拇指公园 (试发表)
2013-05-20 23:39:43
/ 拇指公园 / 如你所言,我将在纸面和 / 跃跃欲试的舌尖上复活一个 / 公园,也会复活它新生的庙宇 / 光线再暗一点,我就可以看清 / 他手里攥着的属相。为什么不停一停呢 / 你害怕夜里的龙,我们不妨 / 说说气球。它们是浮雕,倒挂了 / 几个脏兮兮的中午,后来像毛票 / 往深处去,穿过一只木门 / 和一只挂帘,你左脸发痒,这 / 无关乎叙述。我数到三, / 四个人掷响亮的骰子, / 呼唤手.. (8回应)
游戏 (试发表)
2014-05-20 03:13:51
/ 游戏 / 学拼音时,我们偏爱晴朗的下午, / 踩单车,从粮库的高处冲下,或者 / 在楼群间追逐,陡峭的迷宫 / 让我们如麻雀般尖叫不止 / 菜市场,我们时常撞倒水果 / 和暗淡的时蔬。它们冰凉的表情 / 比性病广告更加廉价和 / 引人发笑。一些泥使它们更加陌生 / 被农民干皱的乡音追逐,我们 / 总会把车拐到阴影里去, / 越过菜畦,鹅群四散而逃, / 受惊的黄瓜在轮下,喊得和秋天一样沉闷 / .. (6回应)

安德的留言板 ( 全部10条 )

迷路学姐
迷路学姐: 非常喜欢您的诗 2015-12-11 02:53
 
yiwa
yiwa: 早点出书,你一定行的。 2013-04-15 16:39
 
[已注销]
[已注销]: 老德,无敌了。=。 2013-04-12 23:13
 
未西星
未西星: 哈哈 2013-02-15 14:03
 
这枚词
这枚词: 板凳 2012-04-13 23:55
 
ddysr
ddysr: 好吧,我来凑个热闹 2012-04-11 21:09
 
安德
安德: to桑丘:小站出這麼久了,我居然才開始用,凹凸了 2012-04-11 18:16
 
画天
画天: 哈,戈哥哥乃好。 2012-04-11 17:48
 
安德
安德: to寂:谢谢惠顾,老板常来耍 2012-04-11 17:05
 
[已注销]
[已注销]: 第一个留名! 2012-04-11 17:03
 
>

安德的广播 ( 全部 )

分享

某种鲸鱼的残骸
虚构 / 中篇 作者: 马桓 第二届泼先生奖(2012)获奖作品。 坦白说,在马桓的这部作品中,我们没有发现诗歌,也没有发现文学——这自然也跟...

说:

最初的三界论与光学图示的建构
心理/专栏 作者: 张涛 我们知道弗洛伊德一辈子都不满意他的两大拓比学,否则也不会在去世前,写出《精神分析纲要》试图进一步建构。前文对符...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波函数
/ 波函数 / 夏天好,夏天便想起宇宙的甜 / 君自故乡来,只是近黄昏 / 我住肖家河...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松鹤公园
/ 松鹤公园 / 观察,百叶窗与五金店,可能 / 是一个人的一生,恰如树木遭遇潮...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旋转
/ 旋转 / 一个男人抽着陀螺 / 陀螺很大,转得相当好 / 空气中开过运冰车 / 男人双...
安德
我的孤独是一座卫生间
艾玲,你一定要看看我黑暗的心
  • 作者: 安德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杂文/诗歌/其他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95 )

  • 森随
  • 桥
  • 徐以斌
  • 浙江石人
  • 李鲤
  • 安之若素
  • 清风
  • 菊中谜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安德 于2012年03月16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