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全部 )

发表于:《新京报·书评周刊》2015年01月24日
提到语言学家,一般人印象中大概总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赵元任却是一个例外。这位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是一个极擅长从语言中寻摸趣味的人,在正经的语言学研究之外,他写过不少游戏文字(如通篇用一个汉字音节写成的短文),还翻译过《阿丽思漫游奇境记》这部童话名著。书里面有不少双关语,翻成中文十分不易,赵元任却处理得非常妥帖,或许越是这种语言自身造成的障碍,越能激发他... (1回应)
发表于:《北京青年报·青阅读》2014年10月10日
看了三小时的《黄金时代》,像是复习了一遍现代文学史。这是一部足够认真且有诚意的电影,情节、对话和场景皆有坚实的史料作支撑,就像杨早先生说的,很像一篇严谨的论文。然而,史料的铺陈并不能自动地产生历史感,过多的史料甚至会模糊了焦点。服装、布景和道具的精准最多能够传达出某种历史氛围,那是和历史感完全不同的东西。历史感的获得有赖于我们对萧红生活的时代的深切理解,而这...
发表于:《文汇报》2014年8月15日
(发表时有删节,题目改为“‘美国学’能证明‘中国学’合理吗?”) 在北大对燕京学堂的设计中,“中国学”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最近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公示了“中国学自主设置交叉学科论证方案”,就“中国学”的学科内涵、理论基础、研究方向及研究内容,作了进一步的阐释和说明。颇为引人注目的是,论证方案中提到国外也有类似“中国学”的“以自身社会和文明发展为研究...

书评 ( 全部 )

发表于:2015年3月25日《中华读书报》,发表时有删节
谈论中国近现代学术史,张之洞并不是一个特别引人瞩目的人物,作为晚清重臣,张之洞更多地被定位为政治家而非学者。然而,这种认识很大程度上基于我们对现代意义上的“学术”的理解,即把学术视为一种职业化的知识活动,但在中国古代传统中,学术却与政治、教化、伦理等有着内在的密不可分的联系。学术从政教相维的传统价值体系中脱离出来,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领域,正是晚清以降...
发表于:《读书》2015年第2期
现代作家老向在《难认识的北平》一文中,这样描写30年代的北平,“北平有海一般的伟大,似乎没有空间与时间的划分。他能古今并容,新旧兼收,极冲突,极矛盾的现象,在他是处之泰然,半点不调和也没有”,汽车与马车齐驱,时髦姑娘与小脚女人同行。民国时期北京这种新旧杂糅的现象,多半会被理解为一种过渡时期的特色,由于北京背负的传统过于沉重,现代化的步履似乎显得格..
发表于:《书城》2013年第10期
面对五四新文化运动如此庞大的学术对象,通常的研究路数大致或可概况为两种,一种是正面出击,全面论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或核心人物与思想命题,另一种则是选取具体的个案,从细部和具体史实入手,呈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某一侧面。前者容易流于教科书或通论式的空泛之谈,后者则难免堕入饾饤琐碎的陷阱。要想兼顾两面,从小处入手而又能笼罩全局,绝非易事(陈平原先生的《触摸历...
季剑青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80 )

  • 荒野大居士
  • 花石林
  • Carpe
  • 貴適齋主人
  • 大饭•范
  • ashlyn
  • 投龙简
  • 三无居士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