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都三百六十行》与《故都琐述》

非文学 创作
季剑青 发表于:
《上海书评》2014年3月16日

近年来大陆出版的齐如山著作颇具规模,辽宁教育出版社自2005年开始陆续刊布“齐如山作品系列”,至2010年3月已出齐十五种。同年12月,河北教育出版社联合开明出版社推出了十一卷本的《齐如山文集》。这两套书基本上将齐如山存世的著作囊括无遗,由于收入了齐如山1948年底赴台前留在北京的几部书稿,较之1979年台湾联经版《齐如山全集》更为完整。   不过,在大陆公开出版的齐如山著作中,有一本书的面目却有些奇怪,这就是1993年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故都三百六十行》,该书封面署“鲍瞰埠编”,内文署“齐如山著 鲍瞰埠编”。全书既无前言,亦无编后记,编者“鲍瞰埠”亦无介绍,不知何许人。从署名方式上和全书体例来看,似乎是编者汇集报刊文章而成。这本书的书名很容易和齐如山的另一部著作《北京三百六十行》混淆,实则两书完全不同。后者较为常见,是以条目的形式列述民国时期北京各工商业的概况,而《故都三百六十行》则是短篇文章的结集,题材不仅包括各种行业,还涉及北京的风俗掌故。从内容和文笔上分析,该书出自齐如山之手当无疑问(如第6页谈及北京的集市,云“此节余于张次溪所辑《天桥一览》之序中曾略言之”,张次溪和赵羡渔合著的《天桥一览》1936年由北平中华印书局出版,书前确有齐如山序,所述内容亦相合),而且很有可能写于北平沦陷时期,因书中提到北京的地方都直呼“北京”,而齐氏赴台后著作中涉及北京者,出于其政治立场,一概称为“北平”。除此之外,我们无法得知有关该书的更多信息。检索编者鲍瞰埠的其他著述,发现他(她?)还编有一本《十里洋场众生相》,同样是书目文献出版社1993年出版,也是没有出版介绍、前言和后记的“三无”作品,体例上也像是报刊文章的汇编。我甚至怀疑“鲍瞰埠”不过是“报刊部”的谐音,出版方故作狡狯而已。   或许是该书的来历不明,《故都三百六十行》并未收入“齐如山作品系列”和《齐如山文集》这两套书中,但这并不影响它被研究中国近现代社会史的学者广泛征引。最近笔者将该书与齐如山写于沦陷时期的另两种书《北京三百六十行》和《北京土话》对照,结合齐如山晚年的回忆材料,产生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即《故都三百六十行》极有可能就是被认为已经遗失的《故都琐述》一书的主体部分。   抗战爆发后,齐如山蛰居北平,由于关于戏剧的书籍和资料都装箱存于国剧学会中,一时无法取出,便将著述的主题转移到他平日较为留心的北平社会生活上来,写成了《故都琐述》《北京三百六十行》《北京土话》等书,当时并未出版。1948年底,齐如山仓促离开大陆,只随身携带了部分善本小说戏曲书籍(参见台湾学者罗景文《齐如山藏书聚散考略》一文,载《国家图书馆馆刊》2008年第2期),《故都琐述》等书稿则留在了北平寓舍。经历了半个世纪左右的沧桑,《北京土话》书稿在齐氏家属手中保留完好,得以收入“齐如山作品系列”中(见辽宁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北京土话》“编后记”);《北京三百六十行》一书,最早于1989年由北京宝文堂书店印行,书中未提及出版之经过,料想亦是从齐家觅得。《故都琐述》一书却不知去向,“齐如山作品系列”的编者认为它已经在动乱中遭毁灭,为之叹息不置(见《北京土话》“编后记”),想必齐氏后人处已经找不到这本书了。   齐如山晚年的回忆中,对《故都琐述》一书的情况有如下的说明:   《故都琐述》,约六七万字,曾在天津《益世报》,登录过一大部分。北平从前有极特别的情形,是没有到过北平的人,万万想不到的,比如:茶叶铺中卖鞭炮,烟铺中换银钱,砖瓦铺中卖纸钱,蒸馒头铺中出赁小说鼓词,金店中捐官,烟铺中卖砂仁豆蔻等等,似此情形多得很。(《谈掌故》,载“齐如山作品系列”《北平怀旧》,辽宁教育出版社2006年,第216页)   《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中,正好就有题为《烟铺带兑换银钱》和《金店带捐官》的两篇文章,其中所描述的民国北京社会的“极特别的情形”,乃是齐如山深入探访后发现的“独得之秘”,也正是《故都琐述》一书的特色。此类内容不见于他书而独见于《故都三百六十行》中,至少表明它与《故都琐述》有极深的渊源。   更有力的证据是通过《故都三百六十行》与《北京三百六十行》和《北京土话》两书的对照发现的。《北京三百六十行》介绍北京各种行业的时候,常有“此事于《故都琐述》中已详言之,兹不赘”一类的语句,这些提示绝大多数都可以在《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中找到对应的内容。如《北京三百六十行》“土珠行”条云:“专在大街之冲要地方寻觅土珠,此亦特别一行。说见《故都琐述》不再赘”(宝文堂书店版[下同]第32页),《故都三百六十行》专门有一篇题为“土珠”的文章(第67页);又如《北京三百六十行》“扛肩的”条云:“这行人也有特别的技术,人数也很多,但于《故都琐述》中已详言之,兹不赘”(第51页),《故都三百六十行》中有《扛肩》一篇(第47页);再如《北京三百六十行》“担鱼夫”条云:“东便门外养鱼的很多,已详于《故都琐述》中”(第79页),《故都三百六十行》中《东便门外养鱼鸭》一篇,详细记述了东便门外养殖鱼鸭之生意的情形(第35页)。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笔者统计,《北京三百六十行》提及《故都琐述》的地方共三十七处,其中有三十三处可在《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中找到对应的内容,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   《北京土话》与《故都三百六十行》也存在类似的关系。《北京土话》“车楦”条云:“凡大官应酬太多,忙不过来,乃延一二本家做代表者,此人即名‘车楦’。详说见《故都琐述》中”(辽宁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下同]第14页),《故都三百六十行》中有《车楦》一篇(第75页);《北京土话》“厨行”条云:“此即厨役,说详《故都琐述》中”(第18页),《故都三百六十行》中《饭馆种类》一文,有一整段文字说明“厨行”的情况(第12页)。经统计,《北京土话》中有十九处提及《故都琐述》,其中有十七处可在《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中找到对应的内容。   通过文本的对照,几乎可以断定《故都琐述》的大部分内容,已经保存在《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中。考虑到《故都琐述》的“一大部分”曾经刊载于天津《益世报》,一种合理的推测是,《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的编者鲍瞰埠,正是搜集了天津《益世报》上发表的《故都琐述》中的文章,汇编而成此书。编者应该知道《北京三百六十行》一书,因主题相近,为示区别而拟定了“故都三百六十行”的书名。据《齐如山回忆录》,齐如山将《故都琐述》拿到天津《益世报》上发表,是在抗战胜利以后(辽宁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齐如山回忆录》,第302页),如有有心人愿意去爬梳钩稽1946年至1948年间天津《益世报》上刊载的齐如山的文字,应该能够发现关于这一批文章的更多信息,也可以判定除了为《故都三百六十行》所收录者之外是否还有遗漏。   另外,北京市政协编的《文史资料选编》第34辑(北京出版社1988年出版)曾登出署名“齐如山遗稿”的两篇文章,即《闲话北京水陆脍炙》与《镖局》,前者与《故都三百六十行》中《饭馆种类》及《山东饭馆规矩好》两篇,后者与该书中同名的《镖局》一篇,内容几乎完全一致,只是文字上略有差异。《文史资料选编》第34辑上的两篇文章,应该是《故都琐述》一书底稿的一部分,齐氏后人作为齐如山遗稿交由《文史资料选编》刊布,而当年齐如山发表在天津《益世报》时则作了拆分和文字上的修改等技术性的处理,便成了《故都三百六十行》中的样子。如果此说成立,那么齐氏后人处虽已无《故都琐述》的完帙,零篇断简或尚有留存。若能将其与天津《益世报》上刊布的文章合璧,再加一番修订的功夫,那么已经失落的《故都琐述》就大体能够复原,而《故都三百六十行》一书也能以崭新的清晰真切的面目重新示人了。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季剑青,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8-06-18 21:01:31
皮猴儿
2018-06-18 21:01:31 皮猴儿 (赵佩茹 李寿增)

故都琐述如能单独一册出版 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