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 全部 )

2018-07-10 15:55:55
马拉多纳: 见信好。 又四年了,又开春了,又该踢足球了。今年六月不知道你会不会去南非,你的肚子在场边飞,你的阿根廷小伙子们,长发在场子里飞。 我们国家两千多年前有个老头,叫孔丘。他说过一些简单明强的话,直接踹向生命的裤裆,两千多年过去了,还能针灸现代人的心理创伤。他知道人类的变革动力和内心煎熬都来...... (1回应)
2017-02-04 16:34:25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是想着美西螈。我经常到巴黎植物园的水族馆去看它们,一看就是好几个钟头,看它们纹丝不动,看它们诡秘来去。而现在,我就是一只美西螈。 我是在某个春日上午偶然来到美西螈那里的。那时的巴黎在漫长的冬季后如孔雀般绚烂开屏。我顺着皇家港大道往下走,走上圣马尔塞尔路,再转入医院大道,我看见一......
2017-01-14 13:51:56
这些事发生在轻浮的贵族美德还在全盛的时代,在当时,今日的那种为生存而无情斗争仍未为人所知。年轻的贵族哥儿和地主乡绅的面孔仍未阴云密布;在官房里贵女和名艺妓的唇边经常都挂着微笑;小丑的职业和职业性茶楼的妙语趣谈仍受到人们极端尊敬。生活太平;充满欢乐。在当时的剧场和在写作里,美与权势被描写成不可分割的。......
2016-12-18 23:12:16
银杏的枯叶像细雨一般纷纷落下,使绿色的草地上布满点点黄斑。我正与补田先生一起在石板铺的小路上散步。我告诉他说,我想把每一片银杏落叶引起的感觉与所有落叶引起的感觉区别开来,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否可能。补田先生回答我说,可以把它们区别开。我的前提(补田先生认为我的前提理由充分)是:如果从银杏树上只有一片枯叶......
2016-12-07 01:26:03
科尔多巴 孤悬在天涯 漆黑的小马 橄榄满袋在鞍边悬挂 这条路我虽然早认识 今生已到不了科尔多巴 穿过原野,穿过烈风 赤红的月亮,漆黑的马 死亡正在俯视我 在戍楼上,在科尔多巴 唉,何其漫长的路途 唉,何其英勇的小马 唉,死亡已经在等待着我 等我赶路去科尔多巴 科尔多巴 孤悬在天涯
3人
文学小抄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996 )

  • 开心
  • 沅芷
  • Ccojin
  • 执信金乌
  • 时光旅程
  • 徐以斌
  • 潦草如他
  • 椰-塔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