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朝伟到何兵:解密听风者的人与情

2012-08-22 15:19:34    来源: 新浪娱乐
由麦兆辉(微博)、庄文强(微博)执导,梁朝伟、周迅、王学兵(微博)、范晓萱(微博)联袂主演的电影《听风者》,自8月7日上映以来,票房累计已超过2亿元人民币,而随着七夕将至,这部“外表谍战,内核爱情”的影片也将会迎来更多观众的支持,尤其对不少情侣而言,去戏院欣赏这部“不一样的谍战大片”,无疑是牵手过节的一大选择。
    从先前的口碑反应来看,《听风者》最吸引的要素并非充满悬疑和机关的谍战,而是各人物之间的爱情遭遇,因此虽未不像《风声》那般步步惊心,却凭着对人性与情感的细腻描写,赢得不少观众的青睐与赞赏,其中在女性观众眼里,片中更有不少让她们感动落泪的场面,而这亦恰好是让情侣们心生共鸣的,由此可见,将《听风者》称为情侣首选的“情感大片”,实至名归。

  说到《听风者》的核心人物,无疑是由梁朝伟饰演的盲人特工“何兵”,虽然双目失明,却拥有超乎常人的神奇听力,因此在加入情报部门“701”后,他正是凭着这双耳朵成功破获许多情报,而在此期间,他的人生也经历了从混迹上海的“小瘪三”成长为成熟而谨慎的特工的转变过程...    事实上,观众非但能在《听风者》中一睹梁朝伟的精彩演技,且若仔细感受阿兵的言行举止和内心变化,更会发现他非但有梁朝伟过去所塑造的不少角色的影子,更可谓这些演技“精华”的一大集成,因此,不妨对“何兵”的人与情做一番解密——

  韦小宝“穿越”成阿兵——《正牌韦小宝之奉旨沟女》

  在成为出色的谍报特工之前,阿兵可谓是一个油嘴滑舌、流里流气的小混混,尽管双目失明,内心却精明得很,在火车上就开始跟张学宁谈条件要房要车,又在考试的时候“变”鸡蛋出来吃,甚至面对不拘言笑的局长郭兴中也死皮赖脸地讨价还价.。。总之,他很清楚自己在听觉上的过人天赋,并将此作为一门“生意”供他狮子大开口,这种狡黠鬼马、投机取巧的性格,更活脱脱“现代韦小宝”!

  此外,韦小宝尚有一大特点:脸皮极厚,而这也是他娶到七个老婆的原因。不过阿兵的脸皮也绝对不比韦小宝薄,所以在张学宁病倒住院后,他第一个抱她去医院;当她从昏睡中苏醒后,第一眼就见他陪在身边;尽管她对此只是平淡地问了一句“你在这干什么?”他依然对她关怀备至,摸额头、听脉搏、为她煮鸡汤,甚至喋喋不休地提醒局长“记得粥别太烫”、“吃药一定要用温水”,体贴入微之甚,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二十四孝好老公”;而在张学宁送来背心时,他更是按捺不住狂喜,“这怎么好意思呢?”的客套刚落,“拿来”的实话就脱口而出,几乎比韦小宝还要直接;甚至在复明后,阿兵也照例厚脸皮,非但对张学宁不吝其词地赞美,更将双眼的焦点毫无掩饰地集中到她身上…凡此种种,无疑不叫韦小宝专美。

  看《听风者》,阿兵给人感觉就是“穿越”了的韦小宝,但早在20年前的《正牌韦小宝之奉旨沟女》里,韦小宝就已从清朝穿越到了现代香港,不过即使脱下清装改穿西装,韦小宝依然是集精明、机智、好色、狡猾、厚脸皮于一身,最后不但七个老婆都穿越到现代继续服侍,还多娶了一个变成八房太太,实现“奉旨沟女”之大任!

  《韦小宝奉旨沟女》后近二十年,梁朝伟都未再饰演过韦小宝,但如今《听风者》里的阿兵,正是承袭了当年韦小宝的性格与风采。

  特工阿兵玩摩斯密码——《无间道》

  在《听风者》里,阿兵起初只是一个混迹在上海的市井痞子,连大字都不识几个,但被张学宁拉入“701”后,摩斯密码便随之成了他第一种学会的“语言”——短短几天的学习,他除了学会分辨摩斯密码纸,更多次截获并破译敌方发出的摩斯密码,成为全片最精彩的“文斗”,当然这一切都归功于他超乎常人的听觉。

  当然,梁朝伟在银幕上打摩斯密码绝非头一遭,10年前在《无间道》里,卧底陈永仁在交易时以摩斯密码向黄志诚发情报一场戏,就已被誉为警匪片的经典段落,而陈永仁将通讯装置装在户外,用线跟窗子连接起来,继而借敲窗发送密码的设计,更是令人啧啧称奇,因此看完此片,不少观众影迷都对摩斯密码的传送方法倍感兴趣。  当阿兵放不下的时候——《春光乍泄》

  从爱上张学宁开始,阿兵就俨然一个单纯的大男孩,为她隔绝所有可能到来的缘分,所以在张学宁为他介绍对象时,闹起脾气的他连吃顿饭都要出尽法宝搞破坏,直至把对方赶走为止,归根结底,只为享受心里那份那无可取代的爱恋——至少对他而言,这也是对张学宁一心一意的“表现”。

  仔细一想,阿兵那既可爱又荒唐的“占有欲”,恰如当日《春光乍泄》里的黎耀辉:为了不给那个随时会不辞而别的何宝荣(微博)离开家门的理由,他在家放了一堆买好的香烟;为了完全留住何宝荣的人和心,他甚至藏起了他的护照,面对他气急败坏的质问,自己则始终带着懒散的浅笑说:“我不会还给你的。”但殊不知,在这看似折磨和不信任的举动背后,却隐藏着黎耀辉那颗深爱着何宝荣的心:“他受伤的时候,是我和他最开心的日子。”所以,我哪怕自私到底,也要切断你所有离去的路,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害怕失去你。

  遗憾的是,黎耀辉与何宝荣最终未能在一起,而阿兵与张学宁之间,也终究是一场“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的飘渺。但毫无疑问的是,无论不懂表达的黎耀辉抑或暗藏于心的阿兵,他们有意为之的捣乱和阻挠,都出于放不下那个深深在乎的他,和她。

  孤独的失恋者阿兵——《重庆森林》

  “局长怕你闷,他让我帮你找…”“是局长的意思吗?”一段沉默之后,他点了点头,告诉她以后不用再带着自己——这一刻,阿兵心里再清楚不过,他失恋了!在她离开后,他用力刷洗着碗碟,挂起了她送给自己的背心,独自趴倒在床无声叹息,慢慢地走在山里林间的小路上,藉此麻醉痛楚、抚慰自尊,这时的阿兵,已不是那个凭一己之力搜出上百个敌方电台的出色特工,而只是一个内心孤独却不愿对人分享的失恋者。

  同样承受了失恋的伤怀,《重庆森林》里的警察“633”也同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孤独者:家里没有亲人亦无朋友,能让他派遣的方式,是对着自己的毛巾、肥皂、衬衣和大大小小的玩偶呢喃自语,看似在开解一件“难过”的死物,其实却在安慰自己的伤痛,但那份始终缠绕于心的空虚和寂寞,《听风者》的阿兵又何尝体会不到呢?

  所幸,经历过失落,总能觅得阳光,“633”的生活因暗恋他的“加州少女”阿菲而拥有温暖干净的阳光,而阿兵为张学宁拒绝后,也拥有了深爱他的沈静,至少,他们最终都不是孤独的。 阿兵在含蓄里的告白——《花样年华》        在《听风者》里,无论阿兵、张学宁、郭兴中还是沈静,都在心里埋藏着一份极力隐忍、克制及含蓄的感情,正如在张学宁即将离去时,对她一往情深的阿兵心知谍报人员外出任务危险重重,然而面对“绝佳”的告白机会,他所做的,也仅是“止乎礼”地伸出手说:“平安回来。”但就是这短短的四个字,背后便已包含着他未曾说出口的“我爱你”。

  如今,《听风者》里阿兵的告白是含蓄的;当年,《花样年华》里周慕云得告白也是含蓄的。当在办公室里打字的苏丽珍接到他的电话时,那头传来这样一句:“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但听罢如此含蓄却真心的表白,她却在这头沉默了,而这段本不该出现的感情,此时也注定是无疾而终,正如阿兵与张学宁之间,她明白他“平安回来”里寄托的感情,但她只能故作平静地回答一声“成交”,便抽出了握住的手而转身离去,直至最后一次相见,她面对复明的他第二次说出“平安回来”,也只能对他淡淡一笑——对不起,我懂得你含蓄中的深情,但我终究不能接受你。

  阿兵为谁埋藏深情——《杀手蝴蝶梦》

阿兵一直都明白,无论自己怎样的努力,都不可能跟张学宁在一起,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珍惜与张学宁每段相处的机会,哪怕是拍肩、握手与拥抱这些再普通不过的肢体接触,也能让他在无奈中得到满足。因此,在张学宁离去一刻,他也只是礼貌地说了一句:“平安回来”;当雨夜重逢,他和她再次拥抱,但彼此间并无男女之情碰撞和触动,有的只是“新房都还没睡暖就搂着别的女人”和“好朋友来闹新房总该招呼一下”这样一段玩笑般的对话;第二次分别前,他终于看到了她,但还是那一句“平安回来”——其实,阿兵比谁都想当面对张学宁说一声“我爱你”,但他更清楚自己不应强求,所以,用最内敛的话语表达他的心意,便已足够。

  那晚,当远远看见张学宁的棺木被抬走,阿兵更是泣不成声,但他没有说一句话,而是躲在石柱后无声痛哭,眼泪背后,包含的是他没机会说出口的“对不起”,此时,他依然压抑埋藏着自己的深情,却终究无法抑制失去心爱之人的痛楚和自责。

  阿兵未曾强求张学宁接受他的情感态度,既成熟又得人好感,而此举也正如当年《杀手蝴蝶梦》里的小弟阿祥,因痴心暗恋神爷的情妇张立,就不惜在她受辱时背叛老大;后来即使知道她只将爱给前男友马列,他也没有一丝为争夺而向她倾吐心声的意思,而是对两人极力成全,尤其在给她深情一吻后,更义无反顾地回去代两人受罪,即使抱着血流如注的腿痛苦哀嚎,也竭尽全力地保护自己爱的人和她爱的人,这种纯真而质朴的感情,在23年后延续到《听风者》身上,依然如此动人。

  以感恩取代无情的阿兵——《喋血街头》     

  看过《听风者》的观众,无一不肯定阿兵从心底爱着张学宁,但对于阿兵的妻子沈静,又该用怎样的感情去评判两人的关系呢?       显然,沈静并不是阿兵挚爱,两人之所以能相识结婚,更多是出于“同是天涯沦落人”下对彼此间的扶持与慰藉,何况,面对丈夫最爱的不是自己的事实,沈静也不得不在遗憾与无奈中扮演了“牺牲者”的角色;但是,若言阿兵对沈静无情也无疑不妥,尤其在他感受到沈静是在隐忍自己爱的是张学宁,却依然对他不离不弃时,他心里的愧疚,也终于转化为对妻子的感恩和不舍,因此,他在自戳双目之前,最后一次开心地陪着妻子做饭、吃饭,藉此作为他化身复仇者前对她的弥补——毕竟,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妻子了。可见,阿兵绝非薄情寡义之人,尤其在对沈静说出“我不能让你嫁给一个瞎子啊”的时候,至少他对沈静的隐忍和牺牲是感恩的。     

  此时的阿兵,一如当年《喋血街头》里的阿B:为了给朋友出头,他在新婚当夜就犯下血案而不得不远走越南,但选择兄弟情义的同时,他对妻子的愧疚也同样溢于言表,所以才有了阿B穿过暴动人群向小珍亲吻道别一幕,而大时代下的悲欢离合,也在此得到尽展。      从《喋血街头》的阿B到《听风者》的阿兵,皆以属于自己的方式表达出对为自己牺牲的女人的愧疚和感恩,但他们无疑都是幸运的:当年,从战场返回香港的阿B看到带着孩子等待他的小珍;如今,沈静也无怨无悔地成为阿兵身边的好女人。

  “神人”阿兵焦虑时——《暗花》

  在双目失明时,阿兵对自己臻入化境的听觉可谓自信到近乎自负,所以拥有光明后发现无法再如当初般听得细致时,他内心的急躁与不安便可想而知,正如复明后在“701”截听电文时,阿兵显然发现敲打电报的频率缺乏稳定,继而不安地捏紧拳头,到心神不宁地扭动按钮、抓起耳机倾听,再到在声音实验室里也无法准确听出电台的愤怒和痛苦,都成为他情绪变化的细节,至于听电台时总会摘下的眼镜和耳塞,更是他极力寻求冷静的“象征”。

  其实,当年的《暗花》亦是如此:警察阿琛虽然心狠手辣,但私下却始终掩饰不住源自内心的恐惧与担忧,因此用毛巾擦汗便成为他最常见的动作,也只有在这样的举动下,不安的情绪才能得到释放,可见,从《暗花》到《听风者》,一个人面对忧虑时的心理变化,都已在梁朝伟细致入微的细节表演中得到展现。

  阿兵心里最重要的——《东邪西毒》  

  阿兵复明后,已正常的视力非但未能令他的谍报工作锦上添花,反而不断干扰自己神乎其技的听力,最终将电文里的“老鬼”错译成“重庆”,如此巨大的失误更令张学宁死于非命!在深深的自责之下,阿兵反复地擦拭着两人的合照,更在雨夜自戳双眼重返黑暗,一切只为给心爱的人复仇并偿还自己的罪过;而在结局,他在葬礼上抚摸张学宁的棺木、送其火化时嘴角抽动饮泣、触摸着她的墓碑,也依然流露着他的痛心和在乎,更旨在告诉每个人:张学宁,是自己一辈子都爱着,也永远忘不掉的人!

  阿兵义无反顾的执着,令人想起了当年《东邪西毒》里的盲武士:在既是情敌更是好友的黄药师面前,他选择以“我眼睛已经看不见了”的借口去掩盖“再见到他我一定会杀了他”的仇恨;当发现眼盲已无可避免,他唯一的愿望,就是为“在失明之前能回乡下看桃花”,因此接下独杀马贼的生意;决战降至,他自觉有去无回,遂托欧阳锋去找黄药师,为的是告诉他“乡下还有一个人在等他”直至致命一刀划破脖颈前,他眼里最后的光明,仍是那个“不知会不会为我流眼泪”,却为他毕生所爱的妻子…

  昔日《东邪西毒》里,在原谅、逃避与成全中踏向死亡,皆因盲武士守护着在自己心里比光明更重要的东西——爱情;如今《听风者》里,在自责、愧疚与偿还中毁掉双眼,也因阿兵找到了值得让自己牺牲光明的东西——爱情。

  让阿兵在眼泪中解脱——《辣手神探》       

  《听风者》的结局,是双目失明的阿兵向张学宁遗体敬礼,而当张学宁的棺木被火化时,他终于控制不住,在人群中哭了起来,既是对心爱的人的不舍,也是对自己心灵得到救赎的释放,因在同一时间,“重庆”们皆被制服,而自己重返黑暗后的复仇计划,也终于落下帷幕。

  看到这场戏,许多观众往往会将它与《无间道》里陈永仁躲在暗处向叶SIR灵车敬礼告别一幕作比较,但事实上,作为一个只能在矛盾身份中生存的“边缘人”,陈永仁的敬礼更像是为了找回他在迷茫和无助中的那一点自我,现实中的自己,依然无从解脱;反观同样是卧底的《辣手神探》,面对tequila“跟我走吧”的请求,阿浪却回头一笑说:“我也是个警察!”便消失在爆炸与火光之中——当伸张正义的天职从正邪难辨的梦魇中解脱出来,凶多吉少又何妨?所以那张笑容,才酣畅淋漓地表达出阿浪的满足、痛快与骄傲。

  从《辣手神探》里阿浪的笑,到《听风者》里阿兵的哭,皆象征对情感的宣泄与心灵的解脱,但此时的阿兵,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为自己曾被束缚的灵魂痛哭一场。文/阿蒙
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