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小喇叭

写了新日记

新年日出,栄松斎長喜,亚洲艺术博物馆,美国旧金山。
艺术君注:画中有无数精彩细节,如果觉得手机屏幕太小,点链接下载看吧,限制了 100 次,想看抓紧。。 https://cowtransfer.com/s/52ed3721eea042

写了新日记

在床上,我们亲吻,哪怕只是在梦中
艺术中的情感之:开心->信任->亲密 《在床上,我们亲吻》,亨利·图卢兹-劳特累克,1892,私人收藏 一说起图卢兹-劳特累克,很多人会先想起他为巴黎的夜总会们绘制的海报:撩人、危险中透露着严肃和荒谬。当然还有那些舞女,在热情的...

写了新日记

在震惊中想象奇迹
艺术中的情绪之:惊讶->受惊->震惊 《基督复活》,迪里克·鲍茨,约1455,89.9 x 74.3厘米,诺顿·西蒙博物馆,帕萨迪纳,加利福尼亚州,美国 《圣经·马太福音·28.1-4》 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

写了新日记

哲学家之灯
艺术中的情绪之:坏情绪->无聊->漠不关心 《哲学家之灯》,雷尼·马格利特,1936,46 x 55 厘米,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陷入思考中的哲学家,此时只关心自己口中的烟斗是不是一个烟斗。也许你以为他在看你,实际上,他可能在想:有...

写了新日记

伦勃朗为自己的苏珊娜赋予尊严
艺术中的情感之:害怕->受到威胁->暴露无遗(exposed) 《苏珊娜与两长老》,伦勃朗,1647,76.6 x 92.8 厘米,柏林画廊 苏珊娜的故事,来自《圣经外典》中的《但以理书》。 苏珊娜是一个笃信宗教的犹太美少妇。每天中午,她常到花园...

写了新日记

一块石就是一座山峰,一只鸟就是一个宇宙
艺术中的情感之:生气->挑剔->鄙视 《鸟石图》,八大山人,水墨,29 x 34.5 厘米,私人收藏。 八大山人画中的动物,多以白眼示人。此画可谓更进一步。白眼还让你看到一只眼,这只鸟连白眼都不让你看到了,可谓是最高级的鄙视——根本...

写了新日记

犹疑的新娘
艺术中的情感之:厌恶->反感->犹疑(hesitant)。 《犹疑的新娘》(The Hesitant Fiancée),奥古斯特·屠勒姆曲(1829-1890),油画,48.4 x 59.7 厘米,1866,私人收藏 婚礼之日,房间外面乐声悠扬,宾朋满座,气氛愉悦、典雅得近乎...

写了新日记

自动贩卖式餐厅中的塑料水果和女孩
艺术中的情感系列之:悲伤->孤独->疏离(isolated)。 《自动贩卖式餐馆》(Automat),爱德华·霍普,1927,现存美国爱荷华州得梅因艺术中心 此时黄昏入夜,或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在这家自动贩卖式餐馆里,一个女孩子独自坐在一张...

写了新日记

inspired 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伟大的艺术品,其力量源自于它独特的情绪感染力。无论是讲述一个故事场景,还是表达艺术家本人的某种情感。这种感染力借助笔触、光影、构图等手法,楔入观者的眼睛里,进入观者的脑海和心灵中,留下永久印记。 人的情感有多少种?根据...

写了新日记

他用灾难诉诸我们的无意识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透纳《暴风雪》最后一部分。 油画颜料这种媒材难以掌控,透纳如何从中产生如此精细、透明的效果,到现在还是个谜。没人见过他作画,除了在皇家美术学院给画面上清漆的日子,即便这时,他还是绞尽...

写了新日记

透纳,画家中的莫扎特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透纳《暴风雪》第二部分。 ※ ※ 不过,当然《暴风雪》绝不是调查报告。它在本质上完全代表了透纳在四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发掘出的自己和自己的艺术。1802年,英法签署了《亚眠和约》,透纳因...

写了新日记

透纳:我的《暴风雪》,其他人无权喜欢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今天介绍透纳《暴风雪》。 ※ ※ 第一次看到这幅画,我的情感因为惊讶而变得敏锐。在欧洲艺术中,所有作品跟它都毫无相似之处,当然,透纳自己的作品除外。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古典传统中...

写了新日记

维米尔:极少数使用冷色调的伟大画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预览,将在短期内失效。 关闭 维米尔:极少数使用冷色调的伟大画家 一天一件艺术品 5月2日 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维米尔《绘画的艺术》最后一部分。 ※ ※ 不过,尽管这样可以说明维米尔如何做到...

写了新日记

维米尔笔下的画家,让达利情难自持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维米尔《绘画的艺术》第二部分。 ※ ※ 维米尔每一幅作品都有长长的准备期,在这段时间里,各种迹象可以看出来,他在思考如何赋予日常生活场景以象征意义,而且惯于用隐晦手法达到目的,比如...

写了新日记

维米尔,既不简约,也不简单
继续翻译克拉克爵士的书《观看绘画》,今天介绍维米尔《绘画的艺术》。 ※ ※ 不管是谁,只要是第一次欣赏这幅《绘画的艺术》,我想他一定会欣悦于画中白昼的光线,那光打在耐心的模特身上,掠过墙上的荷兰地图,仿佛一波覆在沙上...

写了新日记

当我们在谈论信仰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前两天,有个朋友问我一个问题:对信仰怎么看? 我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很难说清楚。今天这篇小文算是斗胆说一两句。 文章略长,如果想看结论的,可以直接跳到结尾,这是认知科学家、哈佛大学心理系教授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

写了新日记

马蒂斯:物之喜
发布一篇展览的介绍文章,来自最近一期的《纽约书评》,作者Claire Messud。展览名为“画室中的马蒂斯”,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遗憾的是刚刚结束……为什么艺术君再次充当了马后炮…… 顺便推介BBC系列纪录片《现代艺术大师》中有关马...

写了新日记

为什么拉斐尔风格可以统治西欧的学院派艺术?
翻译肯尼思·克拉克爵士《观看绘画》书中拉斐尔《捕鱼神迹》赏析。 ※ ※ 走进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大展厅,看到这里存放的拉斐尔系列壁毯草图,你就会向往更高级的生命存在。(再说,这些草图与西斯廷礼拜堂中的壁毯尺寸大...

写了新日记

没有抽象,我们找不到符号表达爱情
一个插图画家,最想接手的工作是什么?当然是为《纽约客》杂志创作封面。 自打 Christoper Niemann开始学习艺术,这就是他的目标。 当然,这本有百年历史的老牌人文杂志,对于封面的要求严格得异乎寻常。所以,望着日历上日渐逼近的截...

写了新日记

伟大的绘画作品为什么伟大?让我们从《宫娥》中寻找答案。
回头看克拉克爵士(下简称SKC)分析《宫娥》这一篇,艺术君真是学了不少东西,学是学了,还没学到,所以愿意拿出来再回顾。 SKC 以艺术的理想为起点: 早在15世纪初,意大利的理论家们遵循古制,就已经主张这是艺术的终结,但他们从未...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