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卓尔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山茶花“情绪电影”系列专栏之二“优雅的恐惧”
时间之中,女人有两种。 一种是年轻女人, 一种是年轻不再的女人。 年轻不再的女人, 一种走向衰老, 而另一种, 走向永恒。 【引子】 曾经一度非常讨厌上整容医院的女人。 包括看到电梯间里无处不在的整容广告的时候,总是要不耐烦地埋汰一句“世界变得太肤浅”。偏偏那些广告文案却还每每写的极有水准,令人觉得甚是奇怪。 好像那些特别有才华的人,也这样匍..
发表于:山茶花camelia“情绪电影”专栏系列一“沉溺的欢愉”
天真的、孩童式的爱遵循下列原则:“我爱,因为我被人爱。” 成熟的爱的原则是:“我被人爱,因为我爱人。” 不成熟的、幼稚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 而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 ——艾▪弗洛姆 灰色花园在哪里? 它在美国纽约,东汉普顿一处风景绝佳的地方。 它是一幢豪宅,靠近海,...
2015-10-28 20:40:29
一具肉身若是没有骨架,就既不能从泥土中直立起身,也无法拥有庞大伟岸的身形,只能以微小的存在,绵软地蠕行。而我们的世界不是这样,我们的世界为我们具备了骨架,一只游隼在高空峡谷中苍劲地飞行,一只猎豹在草原中俊猛地疾驰,都因为有内在强硬的骨存在。 “骨是主持‘动’的肢体,写骨气即是写着动的核心。" 婴孩的骨柔软,尚未成坚硬的存在,肉身反倒不易受伤,而成人因...
进来 (试发表)
2015-10-28 20:37:01
可是,孤独确是好的,我们却在失去它。昨天,我们谈到了要把自己倒空,像倾倒一壶置满的水,虽然这样的比喻无处不在,可当你尚未理解它的时候,它仅仅只是一个漂亮的口误,它甚至都没有在你那里真实存在过。于是昨晚我们理解了这一点,或者说作为一个开始。 要把它们倒掉,另外一些东西才能进来。比如说它现在空了,可这个空不是真的空,你不能用看不看得见来衡量一个事物是不是空的,...
悲喜 (试发表)
2015-10-28 20:35:32
悲喜是用来感受的,而非移动,而非沉浸其中,它是用来交换的。你的给我,我的给你,还有第三个人的故事,这些悲喜的节枝在我们中间传递,生活就像一个围着火堆开始叙述的传说,让我们能够在虚空中得以站立。围着火光,所有人的脸庞开始慢慢升腾。 你只需静静地观照它,看它如何跃上你的眉头和颧骨,成为皱纹与斑点,像地质的沉淀与分层那样不可避免。然后你会忘了自己曾为它们心力憔悴...
云起 (试发表)
2015-10-28 12:22:40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诗人把人的困窘描写得实在太美了。人生大多数的困窘有时候都长着一副不堪、不如意的脸,而有些困窘甚至微不足道以至于令人羞愧,可这样微小的、卑贱的、不好意思的各类困窘,在这里却化身为一位在溪水河流边跋涉的行人,好似着一身素朴的麻料白衣,聚精会神地在山野里走着,当溪水穷尽了,蓦然抬头,却看到了如此美的不可方物的景致。我想纯粹地赞叹一下诗..
发表于:2011年《门里》第7期 专题
与一只破碎的海星逐渐复原一样,人类同样是一种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的物种。这种强烈的欲望表现在不断修正自身缺陷和所犯下的错误,有时候你很难说清楚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是一件坏事,因为与海星截然不同的是,人修复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人。 这个他人就是小孩,小孩可以是一块橡皮,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你,是每个人获得命运谅解的一个良机,你可以用他来擦掉你劣迹斑斑的过去,然后画出...
发表于:2011年《门里》第6期 性情栏目
【引子】 萨尔撩开施琪耳朵边的发丝,用一块黑色的绸布蒙上她的眼睛,拉着她的手往前方的走廊走去。这一天是1936年盛夏的一个傍晚,院子里的知了声此起彼伏,施琪的心也在快速地跳动,因为萨尔告诉她,“有一个惊喜要送给她。”施琪感觉到了萨尔清晰的鼻息声突然一紧,阵阵奇异的香味开始在她的脸庞间弥散。蜜桃、苍兰、茉莉、橙花、柚子……无数种香味份子一下子拥抱了施琪,施..
章卓尔
“汤圆Tang Yuan”


一本甜的形而上。


微信:tangyuan-mag




  • 作者: 章卓尔
  • 写作类型:非文学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20 )

  • 黑白jean
  • 纯音系
  • ACE
  • 童禾西
  • 宋峰
  • 佩小姐
  • 杨姑娘
  • 槐雪儿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路易斯的心 于2012年06月20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