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日赏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你可以哭,但别哭太久
文 李月亮 儿子上幼儿园小班,我去参加他们的期末公开课,几乎所有小朋友都学会了些简单的汉字和英语,羞怯或热烈地给家长们展示。只有一个小男孩,始终不参与老师的活动,那些汉字他也完全不认得,快下课的时候,他开始大哭,赖在他...

写了新日记

重要通知,喜欢美文日赏的读者一定要看啊!
由于美文日赏网站依托的服务商点点网近期不断出现无法打开、图片无法上传等问题,并且随时可能出现网站彻底关闭的风险,所以主页君希望支持美文日赏的大家可以通过以下渠道关注我们,以免在网站被关闭后无法找到我们。 你可以在微博搜...

写了新日记

你要学着自己强大
文 毕淑敏 “你生而有翼,为何竟愿一生匍匐前进,形如虫蚁?”这是贾拉尔•阿德丁•鲁米的诗,每当读起,我都心生痛楚的觉醒。 ——题记 小时候学古诗,杜甫的这几句背得熟。“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写了新日记

蛋铺里的安娜
文 严歌苓 1993年年初,我回到芝加哥,打算把修了一半的艺术硕士课程修完。朋友托朋友,我找到一处房租低廉的居室。据说它最令人羡慕的好处是,方圆一英里之内,有地铁,有家“九毛九”百货店和一个“Egg Store”(蛋铺)——芝加哥...

写了新日记

我始终相信努力奋斗的意义
文 卢思浩 一 在从北京回家的动车上,偶然听到邻座的小姑娘边哭边打电话给家人,她说:“妈,对不起,本来说好赚钱了才回家的……”她蜷坐在座位上,极力压制着自己的哭声,“但是我尽力了,妈,我不后悔。” 联想起之前看到的一篇文...

写了新日记

为了有能力去爱,必须坚强到能够忍耐孤独
文 加藤谛三 摘自《为什么我们爱得这么累》 她23岁,马上就要过24岁生日了。可她已经没有父亲了,在她上高中的时候,父亲生病去世了。父亲在世时对她非常慈爱。 在这个世界上,她最喜欢父亲了。每次她过生日,父亲都会给她买来生日蛋...

写了新日记

不知道你信不信善恶有报,反正我信
文 李月亮 A “我是个修冰箱的。前段时间一个小饭店的冰箱门关不上,我去给他们修好了。其实当时我就发现那个冰箱的制冷系统泄漏,制冷剂快要跑光了,但我没说,因为如果下次再去修的话,就能多拿三十块钱上门费。果然,没到一个月那...

写了新日记

尘缘
文 张晓风 大约两岁吧,那时的我。中午回家吃完饭,又要匆匆赶回办公室去。我不依,抓住他宽宽的军腰带不让他系上,说:“你系上这个就是要走了,我不要!”我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 那个年代的军人军纪如山,觉得迟到之罪近乎通敌。...

写了新日记

你是你坚强的后盾
文 里则林 很多时候无须在乎天空的阴霾,因为你就是你自己的太阳。 小时候我特别害怕过马路,因为有一年家里一个保姆带着我过马路去公园玩,当时她看到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她一紧张,就甩开我那正紧握着她的手,自己跑了。我张着嘴...

写了新日记

你们没有在一起
文 麦茬 1 怀旧的人,应该和过去的自己做一个郑重的道别,你应该告诉他:你的日子的确过得很好,你身边的人,的确是我现在已经不能遇到的了,你那里的阳光,似乎都比我的干爽明亮,你的世界,连色彩都比我的鲜艳,这些是真的,不假。...

写了新日记

谦逊之道
文 亦舒 古人坚持谦逊之道。 所以对方是贤伉俪,自称愚夫妇。人家是府上,自己是寒舍。亲友家孩儿统统尊为公子、千金,自己的子女则谦称小犬、丫头。 文章当然是拙作,主意是愚见。 写一封信,到结尾署名,还得注明愚兄,诚惶诚恐,...

写了新日记

热恋时我们都是段子手,失恋时我们都是矫情狗
文 卢思浩 摘自《离开前请叫醒我》。 因为没有课业,连鱼缸里的鱼都显得那么可爱;因为在你身旁,连街边的树都像在谈恋爱;因为你在身边,连空气的味道都是甜的。因为有了琐事,连蓝色的天空都像是乌云密布;因为你转身离开,连街边的...

写了新日记

时光,你终于可以听我的话了
文 潘云贵 如果记忆倒数五秒,我会最先看到什么? 是那艘沉默的大船又被人捞起,是白天鹅的翅膀飞得很高很远,是世界关闭了最后一盏五瓦的台灯,还是地平线上刚好冒出一座盛开的玫瑰庄园,还是…… 5 春末夏初,我坐在藤椅上,面对着...

写了新日记

就那么爱上他
文 三毛 那一年秋天,我10岁或者11岁,是台北市中正国民小学的一名学生。每一个学期的开始,学校必然要举行一场校内同乐会,由全校各班级同学表演歌舞、话剧和双簧等节目。 记得那一次的同乐会上演了两出话剧,毕业班的学长们排练的...

写了新日记

幸福的七种颜色
文 毕淑敏 幸福应该有多少种颜色呢? “说不清。”我回答。 大家听了可能有点迷糊,说:“你自己既然不知道,为什么又曾说过幸福有七种颜色呢?” 在文化中,“七”这个数字有一点古怪。 欧洲人自古以来就格外钟情于“七”这个数字。...

写了新日记

被喜欢的人不必道歉
文/周宏翔 选自周宏翔新书《我只是敢和别人不一样》 之所以会想起她来,完全是无意间在咖啡店听到了布兰妮的Everytime。原本我已经有些忘了这首歌,如果没有记错,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距离现在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而十年前,她是...

写了新日记

那一年的北京美得像北平
文 陆小寒 美好得让人忘乎所以 2009 年的时候,我和江东在北京,最穷的时候,冬天那么难熬,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电热毯,一只三百瓦的取暖器。一人一台旧笔记本,我缩在床上,他蜷在二手市场买来的旧沙发里,舍不得点...

写了新日记

这个世界是否会对得起你的等待
文 梦萦春秋 (1) 大熊给我发来讯息:我要结婚了。 还没等他说下一句,我赶紧回到:国家每月就给500补助,学校又抠,导师也没钱,这么大了还得问家里要钱,最主要的是现在还借人家不少钱,你说我活到这么大#%$¥✘&%$¥✘& 就这...

写了新日记

父亲的那件衣服
文 刘墉 父亲的东西从来不锁,除了那一个抽屉。 他不准人看,大家也不敢看。每个人都知道那里装的是什么,都希望父亲能把那东西遗忘。 直到有一天,父亲咳嗽得厉害,孩子们冲进卧室,扶起坐在地上满面泪痕的父亲,才看见开着的抽屉和...

写了新日记

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文 周宏翔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你们都知道,她叫王爷。众所周知,王爷特立独行的风格简直让人沉醉痴迷。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王爷在公司并没有那么多的朋友,于是我忍不住问她,是否觉得孤单? 从家乡千里迢迢赶到上海,...
<前页 1 2 3 4 5 ...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