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 序

作者:
胡坚
作品:
英国陆军史——从内战到反恐战争 (非文学 译作) 第1章 共4章
发表于: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3年10月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5741359/                        译 序   在大英帝国称雄世界的几个世纪中,英国陆军与英国皇家海军一道,充当了帝国的马前卒与武力征服的工具。虽然出于种种原因,英国陆军的地位难以与皇家海军相提并论,但它仍是一支不可或缺和极其重要的力量,它东征西讨,铁蹄踏遍全球,在以血腥手段把世界许多地区纳入大英帝国的版图或沦为帝国殖民地、自治领的过程中,也把大英帝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以至文化等等强行推介到了四面八方。英国陆军还是奠定现代英国政治体制的决定性因素,可以说没有英国陆军,就不会有英国的君主立宪议会制度。在英国历史尤其是近代史上,英国陆军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在世界军事史和政治史上,它同样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本书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英国陆军史,作为一部全面阐述英国陆军300多年来的发展历史的重要著作,它更注重的是英国陆军长期以来发展变化的内在因素,也即作者所说的它“为什么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本书内容丰富,语言生动,观点新颖不落窠臼,亦且文采斐然,既有较高的学术史料价值,也有很好的阅读欣赏价值,对于当代国家精干高效的陆军建设,也颇有值得借鉴和启迪之处。 下面就翻译中考虑的几个带典型性的问题说明如下: 1.典型或已约定俗成的人名地名尽量沿袭传统的译法:如Schlieffen译作“史里芬”而不作“施利芬”;Kitchener译作“基钦纳”不作“基奇纳”,等等。 2.词语“Generalship”的一词多译。“Generalship”这个词常常用于表达一个人的领导能力,台湾已故著名西方军事学术翻译家钮先钟先生据此将该词译为“将道”,可谓言简意赅。但是在翻译实践中,在许多场合下仅以“将道”一语常常并不能确切地涵盖这个词语的具体含义,例如低级军官和军士的指挥才干,一个人从小显露出的领导才能等等,都不宜将其译成“将道”。为此在本书中,针对具体情况“Generalship”有时被译为“将道”,有时也被译成“为将之道”、“将韬武略”、“驭兵术”、“指挥艺术”、“指挥才干”等等。这种由于对象和语境不同带来的一词多译(均为同义词)的做法,是建立在审慎基础上的对原文含义的更为准确和恰当的诠释。以国内出版的克劳塞维茨《战争论》权威译本(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10月第二版)为例,其中也有出于同样考虑而出现的对某个词语的不同译法。 3.少数尚未形成通识的译名译法。如Marlborough,以往的作品中既有译成“马尔波罗”(克劳塞维茨著《战争论》,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10月第二版),也有译为“马堡”(李德•哈特著《战略论——间接路线》,钮先钟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4月)。根据《英语姓名译名手册》(商务印书馆)、《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以及《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中的译法,本书将其译作“马尔伯勒”。 4.德语地名Blindheim(布伦海姆)在英语中拼作Blenheim(布莱尼姆),Blindheim是德国巴伐利亚西部多瑙河畔的一个村庄, 1704年马尔伯勒率领英军在此大败法军。位于牛津郡的布莱尼姆宫即是为纪念此次胜利而建,为统一起见和避免产生歧义,本书将其统一译作布伦海姆。 5.Guards的译法。传统的译名既有“近卫军”,也有译作“禁卫军”、“卫戍部队”等等。为了与前苏联名气很大的“近卫军”有所区别,本书将君主国家的Guards统一译作“禁卫军”,如科尔德斯特里姆禁卫团(Coldstream Guards),皇家禁卫骑兵团(Life Guards),等等。 6.英国部分皇家部队的译法。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在不少资料中译作“北爱尔兰皇家骑警队”或“北爱尔兰皇家警察”,似有不妥。因为Royal在这里指的是“英国皇家”也即“英国王室”,而不是什么“北爱尔兰皇家”,翻译时“皇家”二字应该冠在地区之前而不是之后,否则既容易产生歧义,也与原文意思不符。这就好比Royal Hampshire Regiment应该译作“皇家汉普郡团”,而不是“汉普郡皇家团”;Royal Welsh Fusiliers 应该译作“皇家威尔士燧发枪团”,而不是“威尔士皇家燧发枪团”。因为“汉普郡”、“威尔士”都是地区名而非国名,不应冠在“皇家”之前。此外,考虑到Ulster(阿尔斯特)与Northern Ireland(北爱尔兰)之间的差异(见下说明),同时Constabulary的本意也不是什么“骑警”。基于以上考虑,本书将Royal Ulster Constabulary译作“皇家阿尔斯特警察部队”。   类似的情形还有Black and Tans,有资料将其译成“爱尔兰王室警吏团”亦属不妥,本书将其译为“黑褐衣部队”(该部队是1920年代初英国政府从退伍军人中征召的、主要用于对付爱尔兰共和军的警察辅助部队)。   说明:阿尔斯特(Ulster)是北爱尔兰(Northern Ireland)的非正式称呼,但二者实际上有一定的区别。阿尔斯特原为爱尔兰历史上的一个地区, 后来根据1920年通过的《爱尔兰政府法》将其分割为属于英国的北爱尔兰(6个郡,面积接近57%)和属于爱尔兰的阿尔斯特省(3个郡,面积约43%),据此人们也常把Ulster译作北爱尔兰。由于原著中“Ulster”与“Northern Ireland”同时并存,并没有混为一体,因此在翻译时也尊重原著将“Ulster”一律译为“阿尔斯特”而不译作“北爱尔兰”。 7. Royal Regiment of Scotland和Royal Scots的译法区别。Royal Regiment of Scotland和Royal Scots是英国陆军的两个不同的团,其中前者是2006年由包括后者在内的7个团(营)合并而成的一个新的大团,前者则是一个老资格的团。这两个团从字面上看似乎都可译为“皇家苏格兰团”。为示区别,同时考虑到前者的规模,本书将前者译为“皇家苏格兰军团”,后者译为“皇家苏格兰团”。 8.北爱尔兰的Nationalist和Loyalist。前者译为“民族主义者”(或“民族派”)不会有什么争议,但后者的译法却值得商榷。不少资料中将Loyalist译为“保皇派”,感觉并不准确。因为Loyalist的含义是支持现有统治(或现有政体)的人们,其中心含义是“忠诚”,它既可以表示君主制的支持者,也可以表示共和制的支持者,还可以表示其它方面的支持者,本身并无“保皇”之义,把它译成“保皇派”显然有欠妥当;此外,在北爱尔兰问题上,Loyalist的确切含义是指那些支持英国统治反对爱尔兰独立的人们,它与历史上拥护英国王室统治反对议会代议制的“保皇党”有很大区别。基于以上分析,本书中将Loyalist译为“效忠派”。 9.福克兰群岛战争(马岛战争)中的几个地名译法。地名Goose Green在不少资料中被译成“鹅绿”,似乎不太符合地名翻译的惯例。按外国地名汉字译写通则的规定,为避免翻译时因释义不同产生混乱,地名译名应以音译为主,本书据此将Goose Green译为“古斯格林”。另Mount Tumbledown有人将其译为“倒塌山”、“破屋山”或“欲坠山”等等,本书拟将其音译为“塔布唐山”。 10. 注释说明。本书注释(脚注)分为两部分,一为作者的原注,二是译者酌情增加的译者注。偶尔也有在原注中再附加译者注的情况。举例如下:   ② 一道“杠”对应一枚勋章——由勋章绶带上的玫瑰形标志表示——意思是这枚勋章获得过两次;两道横杠表示获得过三次。(译者注:在名字后面加上所获荣誉(或职位、机构)的名称缩写,是对获勋者赋予的一种荣誉,称为“名字带后置字母”(post-nominal letters)。正文里的“戈特子爵VC,DSO带两道杠,MC”,表示戈特是一位1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3枚优异服务勋章和1枚军功十字勋章获得者。)   在上面这个注释中,前头部分是作者的原注,后面括号中的内容是译者酌情加的译注。   作为一名有着18年军龄的前军人,我很荣幸能够翻译这部军事史著作。此书翻译历时一年有余,其中甘苦,自不待言。本书人物、事件、地名、术语、战例和典故众多。凡此种种,在翻译中无不一一查考,不敢有丝毫懈怠,对所有战例均搜求史料、地图予以核对查证,以尽可能贴切反映作者的原意和事件的原貌,力求理解准确无误,同时译文既不脱军事作品特有的风格,也不失原著本身富有的韵味。在此我要感谢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北京编辑部的揭志勇先生,感谢他的热情、耐心和在与作者沟通中提供的大力帮助。我尤其要感谢本书责任编辑曹凌志先生在审稿和促使此译本早日出版上所付出的艰辛劳动。我要特别感谢作者阿伦•马林森先生在此书翻译过程中对我所提疑问给予的热心和详尽的解答。此外,我还要谢谢战争研究论坛(http://bbs.warstudy.com/bbs/dvbbs/index.asp)的网友们,其中网友“冷战斗士”堪称我的一字之师,网友“正版松鼠妖”的提醒促使我对英国陆军独特的团营不分问题给予了更多的关注。在本书翻译过程中,我的妻子、女儿和家人给予了我鼎力支持。最后,我要感谢父亲的在天之灵,是他的引导和熏陶,培养了我从少年时代开始的对军事史和其它学科的浓厚兴趣。   本书在翻译上存在的错误和不当,自然由本人负责,欢迎读者批评指正。                         2012年3月译毕,2012年11月订正
© 版权声明:
本译作版权属于译者胡坚,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上一章  |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