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思想的佛学因缘

坏卡超 2013-02-08 23:04:36

DurkheimDu
2013-02-09 10:37:12 DurkheimDu (忠于理想,面对现实)

老倪什么时候的文章

十四
2013-02-17 19:55:14 十四 (库丘林猛汪!(跟头像配不))
老倪什么时候的文章 老倪什么时候的文章 DurkheimDu

老倪……倪梁康跟你一个车间的?

DurkheimDu
2013-02-18 05:44:20 DurkheimDu (忠于理想,面对现实)

坊间都称倪梁康为老倪,不是吗

wave
2014-10-10 16:42:03 wave

有什么意义?

[已注销]
2016-01-18 05:54:01 [已注销]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他只承袭了西方体系,说笛卡尔依附经院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沿用辨析经院术语、谈论前人都涉及过的问题先把他们都吐槽一遍这种典型的“西方”体系思维,从来没有谈论过“东方”一句话(至少我读书少没见过),没涉及过任何禅宗术语,更不会用禅宗那套不落言筌插科打诨的方法,真不知道渊源在哪里。说白了,拿随处可以抄到的佛教史比对海德格尔的牙慧,这些人真是够有想象力的啊。别的不说,有一点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佛教所说的色空概念完全不可能和有无、现象本质什么的简单一一映射。尤其是“空”的概念在不同的语境下都是不同意思,简单的比如说在“色不亦空空不亦色”里“空”明显指的是色相的无常、是幻有的空无,“缘起性空”里指的是因缘和合的无常性以及幻有的空无,但是在无为法里“常若虚空”却指的是以不堕因果、了脱生死为目的的证悟境界,和概念辨析不是一个层面的事,当然非要和经院意义上的本质、或者魏晋本体论比较,都是你们自己意淫的快乐了。说起来,我还真不懂海德格尔哪里“本体论”了?此在的“是”先行于“本质”就是本体了?原来定义篇那么一堆就是这个意思啊。至于“光”、“澄明”、“无蔽”分明都和西方语境下大家最热衷探讨的某种未知的上帝般的第一推力有关。我真的很怀疑这样的人在存在与时间这样的书上会写的是什么批语,写论文把原句当不破真理一样引用恐怕面对原作还需要仰望吧,恐怕是不可能用他的话语在他讨论的问题层面吐槽揶揄几句、吐槽他对经验直观的现象定义、吐槽他对康德的吐槽、吐槽他的时间分析的不完备性。至于硬是要和佛学扯上关系,倒是此在到时而在的绽出方式、[此在是它的展开形式]有那么点唯识的种识变现说的意思,但是海德格尔多半没研究过这套,至少肯定会不信这套,否则他就不会在语义学层面沿用前人所述和那套方法绕来绕去讨论“真理”的问题,所以这也就是我个人的意淫,还真不敢写成论文。

[已注销]
2016-01-18 10:27:25 [已注销]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他只承袭了西方体系,说笛卡尔依附经院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沿用辨析经院术语、谈论前人都涉及过的问题先把他们都吐槽一遍这种典型的“西方”体系思维,从来没有谈论过“东方”一句话(至少我读书少没见过),没涉及过任何禅宗术语,更不会用禅宗那套不落言筌插科打诨的方法,真不知道渊源在哪里。说白了,拿随处可以抄到的佛教史比对海德格尔的牙慧,这些人真是够有想象力的啊。别的不说,有一点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佛教所说的色空概念完全不可能和有无、现象本质什么的简单一一映射。尤其是“空”的概念在不同的语境下都是不同意思,简单的比如说在“色不亦空空不亦色”里“空”明显指的是色相的无常、是幻有的空无,“缘起性空”里指的是因缘和合的无常性以及幻有的空无,但是在无为法里“常若虚空”却指的是以不堕因果、了脱生死为目的的证悟境界,和概念辨析不是一个层面的事,当然非要和经院意义上的本质、或者魏晋本体论比较,都是你们自己意淫的快乐了。说起来,我还真不懂海德格尔哪里“本体论”了?此在的“是”先行于“本质”就是本体了?原来定义篇那么一堆就是这个意思啊。至于“光”、“澄明”、“无蔽”分明都和西方语境下大家最热衷探讨的某种未知的上帝般的第一推力有关。我真的很怀疑这样的人在存在与时间这样的书上会写的是什么批语,写论文把原句当不破真理一样引用恐怕面对原作还需要仰望吧,恐怕是不可能用他的话语在他讨论的问题层面吐槽揶揄几句、吐槽他对经验直观的现象定义、吐槽他对康德的吐槽、吐槽他的时间分析的不完备性。至于硬是要和佛学扯上关系,倒是此在到时而在的绽出方式、[此在是它的展开形式]有那么点唯识的种识变现说的意思,但是海德格尔多半没研究过这套,至少肯定会不信这套,否则他就不会在语义学层面沿用前人所述和那套方法绕来绕去讨论“真理”的问题,所以这也就是我个人的意淫,还真不敢写成论文。 ... [已注销]

补充一点说色空不能和有无、现象本质对应,一把火就可以把你烧成灰烬,但能说灰烬就是无就是你的本质吗?所以色不亦空后面要跟一句空不亦色,只能说是色相的无常无我是幻有的。同理缘起性空能说因就是果的本质就是无吗?只能说因果的相待性和无常无我是幻有的。这些都是佛学基本概念,查过字典就不会瞎搞名词联想。

[已注销]
2016-01-18 22:25:49 [已注销]

按照这个思路,是不是还可以把“法相”和“现象”拿来比一比啊。是不是能把“法相”和工程学里的“相位”等同起来啊,“此在”难道指的不就是“报身”或者说“色身”么,单纯比较术语也能叫哲学门槛还真是够高啊。用“现象学”的方法可不会让你们学会思维的方法,因为你们压根就不知道需要思考什么问题。

[已注销]
2016-01-19 08:01:58 [已注销]

知道引用智论,多半都没通读过这书吧,否则还能出现假名相颠倒?

http://www.douban.com/note/180418891/

[已注销]
2016-01-19 09:46:32 [已注销]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或曰因明里的现量概念了?哪本佛学典籍告诉你相或者说现量就是澄明的、就是光?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打脸么。假如海德格尔是因为老子的几句有无相生这样的话影响,假如他和你们一个思路,他追问的就应该是[有无相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无相生了],而不是追问[为什么在者在而无不在]或者写出[畏敞开出无]这样的话。这就是伟大思想者和庸众的思维差别。假如他真的受佛学影响了,他也不会在形而上学里还在搞那套语言和文献追述的方法、把此在当成是地球仪上的一粒沙子。可以说,“东方学”对他的影响可能都没有政治事件显著。敢说东瀛艺术是空间艺术了,怎么不说东瀛艺术是对流俗时间性的异延、是操劳者对被揣度测量的时间序列的空间化、是悬停于道出的时间本身、是历史性时间的绽出和假晶现象。(怎么样不说人话了吧,“海德格尔”了吧,可以做附庸风雅教程了吧。别当真,就是随便写写的其实我自己都不清楚所指是什么,要是还想看这样的话还可以随手罗列一堆出来。)

[已注销]
2016-01-19 11:09:17 [已注销]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他只承袭了西方体系,说笛卡尔依附经院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沿用辨析经院术语、谈论前人都涉及过的问题先把他们都吐槽一遍这种典型的“西方”体系思维,从来没有谈论过“东方”一句话(至少我读书少没见过),没涉及过任何禅宗术语,更不会用禅宗那套不落言筌插科打诨的方法,真不知道渊源在哪里。说白了,拿随处可以抄到的佛教史比对海德格尔的牙慧,这些人真是够有想象力的啊。别的不说,有一点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佛教所说的色空概念完全不可能和有无、现象本质什么的简单一一映射。尤其是“空”的概念在不同的语境下都是不同意思,简单的比如说在“色不亦空空不亦色”里“空”明显指的是色相的无常、是幻有的空无,“缘起性空”里指的是因缘和合的无常性以及幻有的空无,但是在无为法里“常若虚空”却指的是以不堕因果、了脱生死为目的的证悟境界,和概念辨析不是一个层面的事,当然非要和经院意义上的本质、或者魏晋本体论比较,都是你们自己意淫的快乐了。说起来,我还真不懂海德格尔哪里“本体论”了?此在的“是”先行于“本质”就是本体了?原来定义篇那么一堆就是这个意思啊。至于“光”、“澄明”、“无蔽”分明都和西方语境下大家最热衷探讨的某种未知的上帝般的第一推力有关。我真的很怀疑这样的人在存在与时间这样的书上会写的是什么批语,写论文把原句当不破真理一样引用恐怕面对原作还需要仰望吧,恐怕是不可能用他的话语在他讨论的问题层面吐槽揶揄几句、吐槽他对经验直观的现象定义、吐槽他对康德的吐槽、吐槽他的时间分析的不完备性。至于硬是要和佛学扯上关系,倒是此在到时而在的绽出方式、[此在是它的展开形式]有那么点唯识的种识变现说的意思,但是海德格尔多半没研究过这套,至少肯定会不信这套,否则他就不会在语义学层面沿用前人所述和那套方法绕来绕去讨论“真理”的问题,所以这也就是我个人的意淫,还真不敢写成论文。 ... [已注销]

像eines Tages为何在哪都是第二格和Das Dasein ist seine Erschlossenheit的关系,以及和唯识的种识变现说的关系是否可看作是sapir whorf hypothesis的印证这样的问题我在五年前就发现了,并且没功夫写成论文,因为没兴趣给别人做注。你们要是有兴趣写出来我也不会去追究版权的。

[已注销]
2016-01-19 16:42:36 [已注销]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或曰因明里的现量概念了?哪本佛学典籍告诉你相或者说现量就是澄明的、就是光?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打脸么。假如海德格尔是因为老子的几句有无相生这样的话影响,假如他和你们一个思路,他追问的就应该是[有无相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无相生了],而不是追问[为什么在者在而无不在]或者写出[畏敞开出无]这样的话。这就是伟大思想者和庸众的思维差别。假如他真的受佛学影响了,他也不会在形而上学里还在搞那套语言和文献追述的方法、把此在当成是地球仪上的一粒沙子。可以说,“东方学”对他的影响可能都没有政治事件显著。敢说东瀛艺术是空间艺术了,怎么不说东瀛艺术是对流俗时间性的异延、是操劳者对被揣度测量的时间序列的空间化、是悬停于道出的时间本身、是历史性时间的绽出和假晶现象。(怎么样不说人话了吧,“海德格尔”了吧,可以做附庸风雅教程了吧。别当真,就是随便写写的其实我自己都不清楚所指是什么,要是还想看这样的话还可以随手罗列一堆出来。) ... [已注销]

差不多还能说,东瀛艺术是原型语言摹刻边缘化的道成肉身(marginalized incarnation),迥脱根尘的异质特征值为逃离“思”这个显性遮蔽者定在的奴役向澄明的无蔽诉说,总之怎么说都可以,你也可以去掉几个词或者再加几个词进来,按照作者的思路这里的每个词都可以被考证下出处。什么叫形而上思维,学不会的拿几句人云亦云的话欺世盗名骗骗孩子去吧。

[已注销]
2016-01-19 18:39:05 [已注销]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或曰因明里的现量概念了?哪本佛学典籍告诉你相或者说现量就是澄明的、就是光?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打脸么。假如海德格尔是因为老子的几句有无相生这样的话影响,假如他和你们一个思路,他追问的就应该是[有无相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无相生了],而不是追问[为什么在者在而无不在]或者写出[畏敞开出无]这样的话。这就是伟大思想者和庸众的思维差别。假如他真的受佛学影响了,他也不会在形而上学里还在搞那套语言和文献追述的方法、把此在当成是地球仪上的一粒沙子。可以说,“东方学”对他的影响可能都没有政治事件显著。敢说东瀛艺术是空间艺术了,怎么不说东瀛艺术是对流俗时间性的异延、是操劳者对被揣度测量的时间序列的空间化、是悬停于道出的时间本身、是历史性时间的绽出和假晶现象。(怎么样不说人话了吧,“海德格尔”了吧,可以做附庸风雅教程了吧。别当真,就是随便写写的其实我自己都不清楚所指是什么,要是还想看这样的话还可以随手罗列一堆出来。) ... [已注销]

当我用悬停(hover)这个词而不是悬延悬隔悬搁之流,仅仅是一时兴起,没有任何佐证和哲学出处,但是你敢说这句话不够哲学吗?不比澄明无蔽光哲学?

wave
2016-01-19 22:14:23 wave

难道佛法只是理性沉思吗?

[已注销]
2016-01-19 22:47:23 [已注销]

知道引用日文著作的时候用‘色’(shiki,しき)和‘空’(ku,くぅ),同时标明罗马音和平假,还真替读者考虑啊知道他们不懂日语发音。敢说自己是直接引自原文手敲的而不是哪里复制粘贴的把くう变成了くぅ这个错误也一起连带复制了?(当然我希望只是勘误)。敢说色本义是颜色,怎么不说本意是色调色环色差,敢说空本义是天空,怎么不说本意是空调空气空洞,嫌大众不够有想象力?这些想象到底和佛学意义上的色空概念有毛线关系啊。诡异的是,后面引用色空时就只跟了罗马音,しき还变成いろ了,くう还是没变,可惜罗马音搞错了,是kuu,二次元死宅都会告诉你空读成そら的时候更接近你的天空的意思呢。懒得给电脑装日文输入法、或者说直接点不会日文直接哪里复制过来的就别在后面跟注音显摆了。没人来和你一起说无色即是无空请慎重用我们。现象和本质何以非得要在后面注上英文和德文?怎么看海德格尔都惯用拉丁语谈论本质存在之流的啊,要注么也注拉丁语啊。放德语还说得过去,放英语几个意思?嫌大家四六级没过?艾玛吐槽得我又笑到抽筋整个人都坏掉了根本停不下来了。

[已注销]
2016-01-19 23:11:50 [已注销]
难道佛法只是理性沉思吗? 难道佛法只是理性沉思吗? wave

问的好。若是要细分的话,佛教、佛法、佛学都可以说是不同的领域。像作者这样的刻意强调“佛学”的就是把这种学说变成一种知见和谋生手段的典范。(当然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只看了点皮毛就乱下边见)。严格地说,佛法若是没有证悟的实践,只有理念和概念的理解领悟,的确和一堆废纸无异。

[已注销]
2016-01-20 02:02:30 [已注销]

搞后现代什么的,按照他的思路,还能把deconstruction和demodulation,decode之类的渊源探究一下?我一般也不会做说汉语夹杂英文这种最烦人的事,但是倘若我直接用汉语说出这几个词了您一定会觉得我不够专业了不是?本来呢我也觉得这样的想法纯属扯谈就是我的单词联想而已,但是后来看了这段话觉得也不无可能呢。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37018099/

[已注销]
2016-01-20 07:17:32 [已注销]
知道引用智论,多半都没通读过这书吧,否则还能出现假名相颠倒? http://www.douban.com/note 知道引用智论,多半都没通读过这书吧,否则还能出现假名相颠倒? http://www.douban.com/note/180418891/ ... [已注销]

同理,要是读过瑜伽师地论、俱舍论、成唯识论中任何一部仅仅几页好了,就不可能轻易说出法相宗就是诸法的差别这样的话,敢说说诸法有何差别啊?法相宗是现象学、海德格尔对应法性宗胡塞尔对应法相宗这样的话。望文生义真是可怕啊。可以很负责地说现象学还真是和唯识论半毛钱关系都扯不上,世界观大相径庭,唯识的核心概念第八识阿赖耶、种识熏习、转识成智转染成净、神识的非一非异、不覆不记能给我在现象学里找到相应解读?怎么不说现象学和因明学的关系呢?怎么看现象等于现量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啊,因为别人和别的“研究”没告诉你?或者说海德格尔所说的“现相”和现量更接近点?我术语学得不到位,能辨析下哪个内含更接近点吗?我要是说自己五年前大三的时候从黑格尔的逻辑学和精神现象学里读出来的都可以攀上唯识论的意思你能信?没错我自己都知道这是自己的意淫,原因不外乎我当时的世界观是倚赖于这套建立的。对海德格尔和对佛学都了解了点皮毛抄点别人的话胡乱联想的人还敢论这样的话题,真的,建议你们还是搞搞上述提到过的语言对思维的塑造力这样的论题好了,毕竟我们都知道,德语你们还是懂点的。

[已注销]
2016-01-20 09:39:42 [已注销]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 按照他的逻辑,遮蔽就是“现象”的对立了,那么反过来敞开的无蔽反而就是现象、法相宗所说的相、或曰因明里的现量概念了?哪本佛学典籍告诉你相或者说现量就是澄明的、就是光?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打脸么。假如海德格尔是因为老子的几句有无相生这样的话影响,假如他和你们一个思路,他追问的就应该是[有无相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无相生了],而不是追问[为什么在者在而无不在]或者写出[畏敞开出无]这样的话。这就是伟大思想者和庸众的思维差别。假如他真的受佛学影响了,他也不会在形而上学里还在搞那套语言和文献追述的方法、把此在当成是地球仪上的一粒沙子。可以说,“东方学”对他的影响可能都没有政治事件显著。敢说东瀛艺术是空间艺术了,怎么不说东瀛艺术是对流俗时间性的异延、是操劳者对被揣度测量的时间序列的空间化、是悬停于道出的时间本身、是历史性时间的绽出和假晶现象。(怎么样不说人话了吧,“海德格尔”了吧,可以做附庸风雅教程了吧。别当真,就是随便写写的其实我自己都不清楚所指是什么,要是还想看这样的话还可以随手罗列一堆出来。) ... [已注销]

敢说东瀛艺术是空间艺术了,俳句、黑泽明、山本耀司这些都是空间艺术啊?能分析下局限和长处么。还你认为,被官定教科书洗脑说些装腔作势不伦不类的鬼话也好意思写成论文秀下限?当然这里我怎么好意思扯acg界这么低俗的“非艺术”呢?

[已注销]
2016-01-20 09:50:40 [已注销]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 真搞不懂攀这样的亲缘关系有何意思,那是不是要把海德格尔读过的所有书都揪出来分析下影响力。是个人就看得出来他只承袭了西方体系,说笛卡尔依附经院自己其实也一直在沿用辨析经院术语、谈论前人都涉及过的问题先把他们都吐槽一遍这种典型的“西方”体系思维,从来没有谈论过“东方”一句话(至少我读书少没见过),没涉及过任何禅宗术语,更不会用禅宗那套不落言筌插科打诨的方法,真不知道渊源在哪里。说白了,拿随处可以抄到的佛教史比对海德格尔的牙慧,这些人真是够有想象力的啊。别的不说,有一点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佛教所说的色空概念完全不可能和有无、现象本质什么的简单一一映射。尤其是“空”的概念在不同的语境下都是不同意思,简单的比如说在“色不亦空空不亦色”里“空”明显指的是色相的无常、是幻有的空无,“缘起性空”里指的是因缘和合的无常性以及幻有的空无,但是在无为法里“常若虚空”却指的是以不堕因果、了脱生死为目的的证悟境界,和概念辨析不是一个层面的事,当然非要和经院意义上的本质、或者魏晋本体论比较,都是你们自己意淫的快乐了。说起来,我还真不懂海德格尔哪里“本体论”了?此在的“是”先行于“本质”就是本体了?原来定义篇那么一堆就是这个意思啊。至于“光”、“澄明”、“无蔽”分明都和西方语境下大家最热衷探讨的某种未知的上帝般的第一推力有关。我真的很怀疑这样的人在存在与时间这样的书上会写的是什么批语,写论文把原句当不破真理一样引用恐怕面对原作还需要仰望吧,恐怕是不可能用他的话语在他讨论的问题层面吐槽揶揄几句、吐槽他对经验直观的现象定义、吐槽他对康德的吐槽、吐槽他的时间分析的不完备性。至于硬是要和佛学扯上关系,倒是此在到时而在的绽出方式、[此在是它的展开形式]有那么点唯识的种识变现说的意思,但是海德格尔多半没研究过这套,至少肯定会不信这套,否则他就不会在语义学层面沿用前人所述和那套方法绕来绕去讨论“真理”的问题,所以这也就是我个人的意淫,还真不敢写成论文。 ... [已注销]

[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人家回答的是[庭前柏子树]这样的思维海德格尔有过吗请问?

[已注销]
2016-01-20 10:45:23 [已注销]
同理,要是读过瑜伽师地论、俱舍论、成唯识论中任何一部仅仅几页好了,就不可能轻易说出法相宗就 同理,要是读过瑜伽师地论、俱舍论、成唯识论中任何一部仅仅几页好了,就不可能轻易说出法相宗就是诸法的差别这样的话,敢说说诸法有何差别啊?法相宗是现象学、海德格尔对应法性宗胡塞尔对应法相宗这样的话。望文生义真是可怕啊。可以很负责地说现象学还真是和唯识论半毛钱关系都扯不上,世界观大相径庭,唯识的核心概念第八识阿赖耶、种识熏习、转识成智转染成净、神识的非一非异、不覆不记能给我在现象学里找到相应解读?怎么不说现象学和因明学的关系呢?怎么看现象等于现量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啊,因为别人和别的“研究”没告诉你?或者说海德格尔所说的“现相”和现量更接近点?我术语学得不到位,能辨析下哪个内含更接近点吗?我要是说自己五年前大三的时候从黑格尔的逻辑学和精神现象学里读出来的都可以攀上唯识论的意思你能信?没错我自己都知道这是自己的意淫,原因不外乎我当时的世界观是倚赖于这套建立的。对海德格尔和对佛学都了解了点皮毛抄点别人的话胡乱联想的人还敢论这样的话题,真的,建议你们还是搞搞上述提到过的语言对思维的塑造力这样的论题好了,毕竟我们都知道,德语你们还是懂点的。 ... [已注销]

敢说说诸法之相有何差别啊?前五识有何差别?前五识和第六识第七识有何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