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距文化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骠姚校尉:另一种青春模样
人们不写作的理由是相似的,写作的理由各有不同。 “2015年,凤凰花开的时候,我窝在凤凰山附近一个民房改造的出租屋里,抱着被子,看了三天三夜的《非诚勿扰》。三天后手机终于响了,短信说:‘你走吧,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这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