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美 ( 全部 )

2016-03-22 15:08:29
2014-06-28 09:27:25
花花草草,这些不言不语的小东西,为何能够吸引住忙忙碌碌的人注意? 一花一菩提,我不知道,凝望植物会不会悟到些什么,但是我心会变得很宁静,很温柔。我不是喜欢说话的人,所以花草树木是我的良友。 有时我坐在树下,看着树干的斑纹,心想,大树你怎么有一件色彩斑斓的外套呢?看着草儿在风中抖动,那么纤弱又那么坚......
2014-06-22 14:31:56
我很喜欢色彩,我觉得大自然是色彩的缔造者。 看那朝霞和夕阳,那种色彩美妙得不可言喻。用画笔画下,只能表现其一两分。最重要的是,那种不可捉摸的变幻,是画家也无法呈现。 John Burroughs在Wake Robin一书里说到: The only thing inexplicable is the inherent impulse to experiment, the original push, the pr......
2014-06-15 12:50:02
第一次知道这个花,是朋友发来相片,说这是属于我的花。黄色,花名素馨又好听,读音又接近我的名字,所以直接借了其名字作微博的名字。 以前在广州,不知道是不存在这种花,还是自己没留心看,反正从来没见过。旅游时在浙江多次看到这种花,前年在堪培拉的国立大学里,竟然也看到这种花。 在Sullivans Creek沿岸,柳树......
2014-06-07 15:27:43
发现地:Cook River 我是不太注重数据和名称的人,我觉得这只是偶然安放的东西,跟人本身实际感受的,跟事物本身属性没什么关系。所以,当我欣赏花草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现在作的整理,对应植物大全找到相应名字,也只是为了系统梳理一下,和对有兴趣的朋友提供进一步了解的线索。 即使我不知道植物的名字,...... (3回应)
2014-06-01 10:25:05
发现地:蓝山 澳洲的花卉不鲜艳,可是这种野花却是艳丽得让人眼前一亮。 在一个夏天,我漫步蓝山,发现这种野花沿着小溪长,远看上去就像艳丽的蝴蝶飞舞在草丛中。小溪响叮当,野花是奏鸣曲中的升调。 目前我只在达尔文步行径上发现这种野花,夹杂在蕨类中生长,是属于夏天的颜色。非常容易拔出来,一拔就是连根拔起,......
2014-06-01 10:14:10
发现地:蓝山 如果不开花,这个植物是绝对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叶子像一坨硬邦邦的头发,灰灰黄黄,是未老先衰的头发。 花常开,但不多,总是星星点点几朵。花不大,紫色:深紫、浅紫,粉白也有。三瓣略成椭菱状的花瓣,仔细捧出几点黄色的雄蕊,还有白色的雌蕊。 非常耐寒,可以忍受零下7-8度,是坚韧的小花。
文字在发芽
小黄兔酱的创作。在创作中寻找美和自由。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035 )

  • 黔黔黔丶夜
  • 奥尼索斯
  •  麻瓜
  • Romeo&Doge
  • Briefe1799
  • 竹久山椒
  • Fanh.four.
  • Porco Rosso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