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水的日记 ( 全部 )

2016-08-30 17:14:52
一到这里,我就后悔了,小J在日记中写道。 天正落着濛濛细雨,小J和父亲就在这样的天气抵达江城,学院正是坐落于此。 坐在从火车站到学院的车上,望着被雨雾蒙住的车窗,小J陷入了沉思。 小J如同这个时代的许多青年学生一样,对于未来是迷茫的;或者可以这样说,未来本就不在他自己的掌控中,虽然他是上完了五年......
2016-08-25 19:25:54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无法说清楚。我讨厌自己,讨厌自己现在过的生活。可是我又无能为力,我还是必须过眼下的这种生活。梦想,我曾经有过,也曾经追寻过。也就是这样了。还能够怎样,我想过改变吗?我不会想改变的。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憎恨自己是这样的人。可我知道,我只有是这样的人,才能够在这个国家存活下去,是的,只...... (1回应)
2016-08-25 19:24:17
我离开农村来到城市里,是因为我想成为一个小说家,一个以写小说为生的人,尽管在我国国境范围以内,这样的人为数不少,可让我能看上眼的倒没有几个,或者说一个都没有。在我国总有着这样一群小说家,他们自我标榜为纯文学的创作者,他们都以写农村题材为荣。在他们的作品中,充满蛋儿呀,瓣儿呀的。好......
2016-08-25 19:23:37
这么久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做一个与伪币有关的梦。梦的内容大同小异。其中的一个是这样的:我去某家超市购物,当我结账的时候,拿出一张百元纸币付款,却发现那上面应该是某个人的头像的地方竟然不是那个人了,而是另一个奇怪的头像;只是恍惚了一下,我就认出那某一本日本漫画里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说什么也不应该出......
2014-02-09 21:33:13
窗外正纷纷落着鹅毛大雪,而屋里的父母却吵得欢天喜地。父亲突然冒出一句:“你给我滚出这个家。”我可以肯定,这是一句气话;他们以前吵架的时候,父亲也这样说过。其实我明白,在父亲心里是没有要赶妈妈走的意思的;可这次又有所不同,一向在父亲眼中显得孱弱的母亲竟然立刻开门走了出去。她走出门时,听见了父亲接下......
2014-02-09 21:31:59
天刚蒙蒙亮,我们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们顺势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上一小会儿,却听到了震耳的声音传到近旁: “起来了,快点儿。” 我们准备蒙上被子,不理会这些,可是不行,门被打开了,寒冷的空气立即涌了进来,显然,这间房子的钥匙并不是只有我们拥有,每一个想进这间房子里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
2014-02-09 21:30:55
每一次都是这样。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被老师训了,被母亲骂了,挨了父亲的一记耳光,他就以最快的速度向外跑,就那样不管不顾地跑着,前面出现什么都挡不住他,直跑到河边为算。然后,他就顺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下走,鞋子都没在了水中,河水浸到了他的脚踝,冰凉冰凉的,他就不会流泪了,泪水已经全都随着河水从脚底跑了,......
2014-02-09 21:29:44
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打算着写一篇小说,为此我常常酝酿半天的情绪,可一坐在那里,拿起笔来,心里乱糟糟的,没有什么灵感,各种生活的苦闷全都涌了上来,我试图将它们驱散,不让它们影响到我的小说的风格和气氛,对于初写者来说,这一点很重要。 喝了几口水,又拿起笔,可是还是写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于是我干脆......
2014-02-09 21:28:54
父亲和母亲吵过架以后,彼此之间就再也不说话了。并且两人都暗自在心里发下毒誓:要是再跟对方说上哪怕一个字,都会立即七窍流血而死。当然,他们都将自己的誓言说与我听了,好像我是个公平的见证者似的。 他们把租住的房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他的,另外一部分是她的;他们各自绝不会闯入对方的领地,那意味着一种侵犯......
2012-11-26 15:29:50
我觉得我的确是吃了一支永不会融化的雪糕了。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还是个小孩子,也许现在也还是。如果没有人知道的话,永远做一个小孩子,又有什么不好的呢?可是总有许多人不喜欢小孩子,即使他们也曾是小孩子,谁又能保证将来有一天他们不会重新做回小孩子呢? 总之,在现在,他们很讨厌小孩子,他们讨厌...... (1回应)
2人
金水
写诗的人,写小说的人,不停做梦的人。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6 )

  • 杨紫萄
  • 卡特慢
  • 苏夫佳
  • 王福
  • Northerncross
  • 萬古銀桑
  • boocala
  • 西西柚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广渠门门卫 于2012年11月25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