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幺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2015-10-14 18:24:05
想要把握一个复合词,就不能放过意义间的张力,即那些由某个“间性”而生的歧异的暗礁。既然看上去,与“同时代人”相比,“同时代”是更为简单的一个表达,那么不如干脆从“时代”说起,也许能够降低一些触礁的风险。 与其余表示时间的名词相比,“时代”的模糊与随意显而易见,在奔流的时间整体中,它自呈胶状,粘滞附着了所有具有“时代性”的事物。我倾向于将“时代”的模型描画为...
恍惚练习 (试发表)
2016-11-12 04:33:38
电视里有人,鱼缸里有鱼,我与它们对视…… 没有电视,只有鱼缸…… 鱼缸现场直播一条鱼…… ——黎幺《另一篇小说被遗忘在鱼缸里》 如今我认为,也许是他并非总是存在,或是当时他根本尚未存在。 ——布朗肖《最后的人》 凡降生于世者,都趋向于死亡。 ——皮埃尔·阿多《伊西斯的面纱》引赫拉克利特箴言 1、 他早已不在那里。 一只没有重量的手推开那只蝴蝶——那..
柒拾贰 (试发表)
2015-03-15 12:17:47
一切故事肇始于一个数字。 在猿猴之中,孙称得上是聪明绝顶了,但他显然更为倚重力量——棍头劈空的劲风如同透明的猛兽:比如一头扑击羚羊的豹。一种战斗本能使他把最平常不过的社会交往都变成了动作电影。闯祸,这个词相较于他的所作所为,都显得过于消极了。他从未致力于任何建设性的事务,他只对这类行为的反面感兴趣:破坏与拆解。 因此,孙最初的数字意识必定不是出自诸如花果...
黎幺
说出的和写下的,只能是自己的沉默
  • 作者: 黎幺
  • 写作类型:其他
  • 发表文章:发表了某些在某处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114 )

  • 牛蜗蜗
  • 一十
  • 大海里的卷儿
  • 十一月诗刊
  • 拖拉机流激鸡鸡
  • 马村卡夫卡
  • liyw
  • Eternal return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