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毒战》开启了一个旅程

2013-04-10 16:37:22    来源: 豆瓣电影《毒战》小站

摄影记者说,杜导,比个枪的姿势吧。杜琪峰真的就把右手比成了一把枪,煞有介事地瞄准了镜头,嘴角还带着一些笑意——像是在模仿自己电影里的某个角色。   这一幕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杜琪峰不是一个喜欢面对记者的人,原因他说过,“访问中我会无法说我自己想说的话”。可因为《毒战》的关系,他还是和韦家辉一起坐在我的对面。   4月2日在国内上映的《毒战》,是杜琪峰在内地执导的首部警匪片,讲述了反毒警察如何利用一个 香港毒贩破获贩毒团伙的故事。   和类似故事的主旋律电影不一样的是,《毒战》的主题是关于“求生”,古天乐饰演的毒贩无论是“戴罪立功”还是和警察枪战,都是为了逃脱死亡。而为了让故事更真实,电影选择了纪实主义的风格,其中出现了体内藏毒、吸毒以及注射死刑的镜头,被认为是内地电影审查尺度放宽的表现。   杜琪峰是香港类型电影的大师,他拍了50部电影,其中警匪片拍了25部,大约是他影响最大的电影类型之一。可在内地,被称为“公安电影”的警匪片却几乎是个空白。“你看内地公安电影很少,最近10年来,可能都没有10部。”杜琪峰说,“我们这部电影开启了一个旅程,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公安电影出现。”   截至4月4日,《毒战》的票房已经超过4000万元,这个成绩不错。但票房并不是杜琪峰考虑最多的东西,他更希望人们知道《毒战》对他来说是次什么样的挑战,也想听听观众对于这部电影的感受。   对《毒战》还有什么期望吗?“最难的地方已经过去了,剩下的是看这部电影本身的命。”杜琪峰的回答就像他的大多数电影一样“宿命”。   关于审查   在我们整个创作里,最难的就是送审   我们做电影这么多年,很多观众是喜欢银河印象的这个风格,所以我们肯定要尽量保持这种风格,但是这种风格在内地能否通过审查,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在选择题材、在做剧本的时候都考虑了很多。对我们来说,拍摄《毒战》意味着太多挑战。   不过电影拍好之后送去审查,结果是他们只说“枪战戏太多了”。我们就删去了差不多一半的枪战戏,这对整个故事根本没有影响,我们自己都很意外。以后,其他内地导演拍警匪题材的电影,就可以拿《毒战》当参考,这对大家都是好事。   关于在内地拍片   现场比较难控制   古天乐这次演得很难。以前,他拍我们的片,制作团队、演员都是香港人,很好交流。这次,电影前半部分,他面对的全是内地人,这有个适应的问题。他本来普通话比我还糟,现在说得比我好多了。(笑)   在内地拍片,最主要的是文化不同。内地地方那么大,演员那么多,拍电影当然很好。我们最初是想拍得像个公路片,故事不仅仅发生在广州、天津,还要到云南。后来时间不够了。有很多戏其实也不是在天津拍的,并不一定能很精确地映射这个地区,不过我们想要的东西都出来了。   在内地拍电影,现场比较难控制,尤其在户外拍戏,因为很多人希望看到演员,没香港那么容易控制。   关于孙红雷   他是一个演技派的演员,很厉害   看到孙红雷,是在徐克的《七剑》里,我就和徐克说这个人好能演,在《铁三角》的时候,我们就把他叫到香港来了。   他是一个演技派的演员,很厉害。因为我们是一边拍戏,一边改剧本,所以演员有的时候也会不知道该怎么演,我就会去给他演一遍,是那种很夸张地示范,让他明白应该做什么。孙红雷总是要我去演一遍,后来我发现,他是在玩我。   香港年轻一代的演员现在好的不多。以前像梁朝伟、刘德华,都要在TVB演六七年,然后又拍了六七年电影,才开始慢慢好起来。现在这个时代太浮躁,很多年轻演员可能很漂亮,但是演得太浅,一眼就能被看穿。   关于北上   我希望能有机会再在内地拍片   《毒战》不是我们第一次拍关于北上的香港人,16年前拍韦家辉《一个字头的诞生》里,黄阿狗就带了一批人北上。   不过拍《毒战》,和15年前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感觉都是内地人要到香港来,像“大圈帮”就是来香港做世界。现在香港人要到内地去。人民币也比港币强了,还能在香港用了。这是个很不一样的时代,可以拍很多电影。   我希望能有机会再在内地拍片,这要看题材和内容。今年是没有时间了,我下部电影《盲侠》已经在做后期,7月份就会和观众见面,还在筹备《单身男女2》。
© 版权声明:
本资讯版权属于小站电影《毒战》,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2人
红领巾
2013-04-11 14:53:59 红领巾

Bang……Bang……Bang Bang
2013年最惨烈的电影 一个都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