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战》获赞:人物设置出彩 戏剧性冲突得当

2013-04-15 17:11:47    来源: 豆瓣电影《毒战》小站

在国际电影市场上,警匪片一直是一个主打类型,但我国的警匪片一直鲜有亮点。近年来口碑票房较好的国产警匪片,基本上都是内地与港台地区合拍完成,且故事以港台为主。观众虽然看着热闹,但终究感受不到那种贴近自己生活的质感和痛感。《毒战》的出现,是一个突破。《毒战》就像是一瓶“香港瓶装的内地酒”,主创、类型规则、影像风格还是香港警匪片的感觉,但内地里却是大陆题材、大陆警匪故事,获得了用港片经验提升大陆警匪片水平的效果。 故事情节——有戏有料 紧凑刺激 《毒战》在故事上的优点,首先表现在情节紧凑,冲突激烈,节奏得当,创造了很强的戏剧性冲突,紧紧地揪住了观众的神经,很有戏,很刺激;其次,影片的故事很有料,它将观众感到好奇却不了解的领域,包括身体藏毒、制毒、贩毒、缉毒、侦破、抓捕,甚至死刑的各个环节,一一直接展示出来,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再次,也是影片中最出彩的地方,是张雷两次冒充毒贩的桥段。观众知道张雷在假扮毒贩,但不知他会不会露出马脚,因此时时刻刻替他捏着一把汗,同时又在不自觉地欣赏着孙红雷的明星表演。比如他假扮哈哈哥和昌哥的身份转换过程中,编导故意借电梯来设置悬念。巧设的悬念,让观众深深浸入故事之中,体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游戏”。而这一游戏的设置,既突出了缉毒行动的风险性,又彰显了以张雷为代表的缉毒警的勇气和谋略,还获得了很好的戏剧效果。 人物角色——主角鲜明 群像出彩 《毒战》的主要人物形象鲜明,特点明显。主角张雷从影片一开始亮相,就是一个英勇机智的缉毒警形象。在故事的进行中,他以自身的机智和勇气一步步攻克贩毒分子的防线。影片的结尾,他悲壮牺牲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铐住了罪犯,完成了缉毒使命,也成全了一个无畏尽责的警察形象。影片的配角群像也比较出彩。缉毒警小贝、蔡添明的两个徒弟大聋、小聋自不必说,就连“香港七人贩毒团”也各有特色,刻画详尽。比如,萨婆在死前执念于自己的高跟鞋没有穿好,用轻描淡写的方式带出了死亡,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可以看出,这些反面角色是面目清晰的,而不像传统的公安片那样被模糊了面目。人物刻画的平衡突显了双方的“势均力敌”,也就使得冲突更加激烈、好看。 整体风格——凌厉写实 直面震撼真实 导演杜琪峰将写实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单从画面来看,货车在公路上尘土飞扬的场面,以及医院中混乱嘈杂的环境,都是导演所刻意追求的真实化效果,与吴宇森、张艺谋的浪漫夸张风格大异其趣。最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凌厉、直接、简化的镜头,不由分说地就把导演想要表现的东西抛在观众面前,哪怕是那些观众并没有心理准备要接受的内容,比如排泄物、暴力、死亡等。这些质感极强的处理,都很好地渲染了整个故事的真实感。尤其是结尾的枪战,没有任何风格化的处理,直面人性之恶、死亡之残酷、牺牲之惨烈,用震撼的真实替代了此类影片中常有的廉价的煽情和俗套的大团圆。即使是主角张雷的牺牲,镜头也极其节制,没有鲜血喷涌、死前台词、眼神特写,只有令观众略感意外的数次中弹、无声的牺牲。这些低调写实的处理,都是为了表现警察牺牲的“日常性”及其内在的价值,并反衬出毒贩的残忍凶暴。 杜琪峰的风格追求,不同于内地传统的公安片,也不同于常规的警匪类型片。他试图超越港片娱乐传统和内地宣教传统,融入个人美学追求,创造一种作者化的警匪片。这样的片子,对我国的警匪片传统是一种突破。
© 版权声明:
本资讯版权属于小站电影《毒战》,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