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诗作 ( 全部 )

2018-05-22 17:36:59
花港观鱼 / 杂树合围,砖墙高耸, / 沿着一片狭长的黑暗 / 我拐进自我的院落。 / 终于可以脱光修辞和思虑, / 房屋、山石、空中 / 看不见的月桂香 / 都是另一个我 / 他站在这里, / 湖水平静,伸向远方。 / 雨停了,地面上积水 / 吸收脚步,凝重。 / 他与自己重合。 / 触摸着那扇未上漆的木窗, / 感到阻隔的恋情, / 渴望已久的拥抱, / 全部的放松和沉落, / 空隙都被填满 / 这花香,树荫,屋檐... (5回应)
(试发表)
2014-12-30 16:06:17
你是一种生活,无迹可寻的芳香, / 广播里一段提琴 / 在黄昏给整个校园带来高贵的忧郁 / 当我听老歌,体内的欲望退潮 / 你就出现,像条小船载着我全部的生命 / 驶入清澈的蓝色群山之间 / 你不像是某个人,更像一种姿势, / 一种气氛,山路转弯后 / 面前那一垄让人安静的紫云英 / 你是一道背影,一抹暗示 / 让人心跳不已的一束猜测, / 从不曾如愿响起的电话铃声 / 修改了无数次的剧本里 / 从未... (1回应)
小路 (试发表)
2018-05-22 22:50:10
音乐带来的氛围 / 随音乐消散。 / 你带来的生机 / 终止于你的缺席。 / 此刻,风景已经闭合, / 树林幽深,笔直的阴影 / 投射黑色光芒 / 把虚无照亮。 / 无名小路,多像这日子 / 画出人迹罕至的曲线, / 沉没在远方。 / 我一直在眺望, / 是的,你就会出现 / 从那棵雪松背后, / 天空和大地都会被再次点亮 / 我会再次拨响生锈的琴弦, / 这蓄势待发的寂寞, / 就会唱起歌 / 就会起风,就会下雨, / ... (4回应)
“我” (试发表)
2017-02-26 18:04:41
我喜欢蓝色 / 不是“天空和大海的颜色” / 是它们纯净、安宁时的颜色 / 我喜欢站在高处: / 大桥,楼顶,山峰突出的岩石, / 从专注的劳作中起身的时候 / 我喜欢敞亮的日常: / 平原、山脉、转弯的河…… / 和“没关系”、“谢谢”、“你能” / 我偏好完美的残缺: / 月牙,枯树,废弃铁路,古代废墟 / 博物馆竹简上未完成的思考。 / 墙头、屋瓦上的青草 / 爬上窗户的常春藤,老夫妻的笑容 / .. (5回应)
2014-02-14 02:57:21
——与志军 / 背离灯火通明的主干道, / 拐上没有灯的滨河路。 / 视野熄灭,一切就静下来。 / 凭城市余光可以识别方向和轮廓。 / 两侧树丛把石头般黑影抛在面前, / 抑制着骑行速度。 / 弱化的视觉中,死水的浊气变得清晰。 / 渐渐地,可以看清路面减速墩, / 铁牌上限高标志, / 遥望电塔和对岸杨树林高大的气流声; / 空间向着远方生长。 / 越走越深, / 两边起伏着稳定的蛐蛐响, / 像走在一个熟...
行走 (试发表)
2014-02-14 02:58:10
回到教堂钟声均匀的寂静, / 街巷中沥青的软,浊辅音的硬; / 回到节律、自由、信用和稳定; / 回到遍地阳光,充沛的热望; / 回到《深处》、《法兰克福》…… / 亲爱的,是的, / 时光可以倒流,但 / 你的爱,你的遗憾,你新鲜的刺痛 / 却不会。 / 回到清晨的冷,黄昏的暖, / 三层清澈云彩, / 一个又一个不同香水的拥抱; / 回到讨论室、图书馆、公寓; / 回到书店却回不到无知的狂热; / 回到太多... (2回应)
2018-05-22 20:29:24
从摊在血泊中、剥完皮、冒着热气的 / 牛大腿和圆腔骨上看见明后天的午饭; / 从杀猪尖锐的嚎叫,栅栏里徒劳逃窜的肥鸡, / 朽木上的野生菌,看见人的营养与狂欢; / 从癌症晚期六爹干枯的手、黑黄骷髅脸上 / 看见他豪迈的过去和我们惊恐的未来; / 从打工回家的姑娘瞬间对视 / 看见化装成羞涩的情欲; / 从“昨夜又输两万”的大声叹息中, / 听见修辞微妙的炫耀和信仰; / 从脏话连篇听见... (1回应)
(试发表)
2014-01-01 00:25:06
雨落在多年前, / 几片已不存在的橘叶上, / 在我现在站立的地方 / 花香曾充满身体。 / 仰头绽开银亮碎屑, / 许多湿润冰凉的“那时”, / 玉兰肥大,葡萄鲜亮, / 画眉鸟倒啄石榴花 / 在如今这片空无一物的地方。 / 只要雨落下,一切就回来, / 打开潮湿味道的百宝箱, / 踏着树叶沙沙泻下, / 凝结烟尘纷扰,渗透并夯实我; / 你就从我体内跑出, / 光着脚丫在泥泞 / “呱嗒呱嗒” / 跑向一双不曾... (2回应)

《2009》作品选 ( 全部 )

发表于:《诗集》
雪晴得发蓝,通畅的气流颤动天光。 / 千米外,市中心集束的摩天楼群 / 清晰如昨夜梦中的你。 / 飞机带着白线,毫不犹豫地犁破整个纯蓝。 / 我多想以那样的气度,划破空虚离别 / 回到你。 / 钟声颤动窗框,节日蜡烛尖锐的火苗 / 刺痛,昏黄光线沉默一切。 / 关不紧的龙头一滴一滴 / 悉数着罪与悔。 / 今夜时间如窗外黑暗, / 如用勺啜饮大海。 / 收音机里:基督已经降生, / 太阳也开始回归。 / 你却不...
致M(二) (试发表)
2019-09-12 00:13:45
酒醉之梦何其清醒! / 昨夜,睡在身边, / 你悲伤、温热的呼吸 / 抱紧我全身 / 以胎儿的姿势蜷缩在 / 前世今生的恍惚中。 / 死亡之痛如此新鲜! / 盈盈如良知,你起身 / 掀起一角黎明—— / 苍白地,我醒来: / 只有墙上挂钟,一步一步 / 振响整个钟盒。 / 绝对黑暗中 / 冰冷静止的时间毕现。 / 毫无过渡 / 所有往事一同抵达 / 强烈的亲爱。 / 孤独而清醒的头痛呵…… / 我的唇依然吻到你的芬芳 / 在生命最底... (1回应)
父亲 (试发表)
2014-01-01 01:58:27
多希望你仍然是现在的我, / 而我仍是你刚开启的另一生, / 整个世界都在你长满茧的掌中: / 粮食,原则,通向山外的路! / 多希望雷电之夜你仍是无边安慰! / 死亡之手在剥洋葱, / 你为何日益沉默?父亲, / 我渴望你驱逐欲望也驱逐恐惧的吼声。 / 从前我只害怕你, / 如今我害怕整个世界。父亲! / 为何你身材缩小, / 生活的洪水漫过你的肩膀涌向我! / 多希望我只从你手里 / 而不是从屈辱、... (1回应)
1999 (试发表)
2017-05-28 17:52:23
十年流水和几度更替的诱惑, / 谁能取走,你我那段秘密时光? / 完好无损的四月,1999, / 南风开放万物,湖水在燃烧。 / 水草纠缠船桨,向险处漂流。 / 十九岁的血液傲慢而纯洁,你我 / 从彼此唇上品尝崭新的喜悦。 / 露水闪耀豆苗: / 几分钟凝视,纤嫩手指相扣, / 就能让新鲜的情欲欣喜若狂。 / 我们唱《青春》,汽油尘土的大街上, / 铁锈的宿舍门前,在操场 / 彻夜无眠地走, / 陶醉于欲望... (1回应)
六月 (试发表)
2017-02-26 18:01:44
1.味道 / 切片黄瓜,西红柿拌糖, / 洋溢夏天味道。 / 一嚼,就汪汪地看见: / 铁座、铁扇、圆铁罩的“钻石牌” / “呼呼”吹着隐约的铁锈和机油气味。 / 依旧一米二高的我,坐起, / 暗绿汗印留在竹床。被压出条纹的手臂 / 双双伸去接妈妈递来的缺口瓷盆。 / 声音和动作那么节制、轻细, / 仿佛我们醒了,空气还睡着。 / 木格窗左右敞开,阵风推活叶: / “吱——吱——” / 屋外比屋里... (2回应)
柳树 (试发表)
2013-12-31 23:58:49
剪开西堤的桃花倒影,我们划向湖心岛。 / 辽阔晴光下,一团鹅黄烟雾俯身搂住许多青硬棱角 / 在层层闪烁的水中央。 / 十分钟后,水上是百万条浅绿丝缕,自南向北, / 以一致的倾斜度被无形之力轻松托起, / 在蓝色高空展身。 / 白玉兰杆下,我们的安静不约而同: / 比水更深、更清澈,是它们的倒影 / 映成翠绿曲线,大把大把流淌进一片无底的青亮。 / 2009-05-21
共振 (试发表)
2013-12-31 23:58:02
才拧松栓子,窗户就打开自己, / 红布帘一直扬到白天花板。 / 蓝天一丝不挂。 / 鸟鸣的潮水高过满目苍翠 / 涌来,猛溅到六楼窗台——一只灰喜鹊 / 稍歇后飞走,目中无人。 / 平时难见的尼罗河鹅 / 吊着笨重的身体来回 / 空投恋爱的喧嚣殃及四邻。 / 草地上,蒲公英疯了: / 金黄花朵,灯笼般通透的绒球, / 和只剩秃茬的柔茎 / 病毒一样繁殖着繁殖本身。 / 白瓣拥戴黄蕊,雏菊在蒲公英的空隙间 / 四处...
法兰克福 (试发表)
2013-12-31 23:43:06
我舍不得你的 / 是七百多粘稠的日夜。 / 向陌生大陆的一次空投 / 刷新我屈从衰老的生命, / 烧起来。你肉体奔放 / 井然有序地呼吸着想象。 / 我几曾犹豫的才情 / 为你裸露,纵容,沉淀 / 并不惜赞赏。我多喜欢 / 被放肆拥抱时的骄傲。 / 一扇又一扇门打开我 / 向你深入。当我 / 竟说起你的语言, / 流露你的表情, / 比划你惯用的手势…… / 呵!你不再只是诱惑与沉沦。 / 你进入我,深深占有 / 把我构成。...

《随类集》作品选 ( 全部 )

岁末 (试发表)
2014-01-01 12:41:51
圣诞树在橱窗中闪烁, / 又一年即将打折售罄。 / 亲爱的,寒冷裹紧我的脚, / 秋衣一样贴身。记忆冷藏我 / 骨头里多年积累的潮湿, / 鲜嫩如初的痛。 / 未来浴室中有限时光 / 不断迎头浇下, / 我无法关闭,无法握紧一滴。 / 这两年,我种植下犹豫与谨慎, / 收割的却是大把悔恨。 / 亲爱的,我吻你也许只是为了暂忘, / 把头埋进你洁白的乳房, / 埋进书本和写作,梦见自己 / 是只惊慌的鸵鸟。在你臂弯...
树的绝句 (试发表)
2014-01-01 00:12:44
一 / 随落叶回到地面, / 深蓝夜空举起一道黑色闪电, / 它持续的刹那,长过人的一生。 / 二 / 朝自己的阴影坠落, / 为发芽而腐朽, / 以未来之名,回归。 / 三 / 你是奇迹,是嫉妒, / 是物质确凿的梦, / 我们无法体验的轮回: / 每年死一次,生一次, / 却始终是自己。
物语 (试发表)
2014-01-01 00:03:39
树皮爆裂的洋槐, / 他们一定曾尖叫, / 直到疼痛凝固成坚忍; / 柳树,也一定在垂下的矜持中, / 缄存了某种难以启齿的渴; / 玉兰、丁香、芍药和荼蘼, / 一定暗暗商量过彼此的芬芳, / 要不然,当一种花盛放, / 另一种会揭竿而起; / 风从南方,温热地来到你耳根, / 也一定低语着 / 无人倾听的深长阅历。 / 2011-12-08
其实 (试发表)
2014-01-01 00:02:38
沙滩上海鸥的爪印; / 一片柳叶的飘坠; / 蜗牛爬过红砖墙…… / 它们持续的 / 和我们一生一样长; / 以自身为尺度, / 各自的轨迹就是永世。 / 从开始到开始, / 世界就充塞在这两端之间。 / 你若能进入一块石头风化的记忆, / 在它快进的回放中,你将发现: / 坟地是如何盛产出粮食; / 死亡正疯狂地繁殖; / 一个湖在瞬间蒸发; / 一个步子一迈就到达……
2013-12-31 23:45:18
永别吧!爱人。 / 就让余生 / 活在彼此的死亡里。 / 既然幸福早已枯竭 / 就让痛苦也关闭。 / 不要出现, / 如梦中亡灵,频频 / 惊起白日奔波虚构的安宁。 / 风暖春回, / 万物向上发芽, / 不要在无尽的悔恨中 / 向后爱我! / 不要遥远地跟随, / 不要无声地喊我名字, / 不要以隧道般迂回的寂静 / 掘出我深埋的爱情! / 当心跃出,脸开始发烫, / 泪水汹涌我预感你在接近; / 别让我转身的一刹, / 张开的双... (1回应)
阳光 (试发表)
2013-03-13 14:57:13
阳光 / ——致G.J. / 阳光穿透三道窗户, / 泛耀在我手臂,刚读完的淡黄信纸, / 桌前堆满的书,沙发扶手和靠背上。 / 空气渐渐加热的气息可看、可触而且可以呼吸。 / 窗户、穿衣镜、墙壁、地板层层反射, / 这间里屋贮满了光,均匀细腻,深至每个角落: / 淡蓝床单,白被子,黄书桌,原木旧衣柜,铁暖气片, / 无不明亮而静穆。此刻, /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十一点十五分, / 这间屋子就是我的...
与你 (试发表)
2013-03-13 14:55:10
我愿竭尽生年,与你 / 收藏每片雨后初晴的蓝; / 每场潮湿多雾的雪; / 屋子里透窗而过的明亮上午。 / 哪怕众多“应该”不停抗议; / 黑暗的欲望把我挟持; / 生存的疑惑、惊恐与悔恨 / 陷我于疼痛的漩涡。 / 我依然会在清醒早晨 / 尚未睁开的眼中,看到 / 你所构成的记忆和期待把我充盈。
司马台 (试发表)
2013-03-13 14:52:04
高出万物,静静地, / 疼痛在夜空云集, / 一道光,泪水倾盆 / 浇注山岭、松林、遗址与村庄…… / 草木汁液、芬芳腾起。 / 每个褶皱里潜藏的种子 / 呼喊。蛙声四面搏动, / 敞开干渴迎接坠落。 / 五月的风,她来了 / 强劲,暖湿,青嫩, / 变幻着 / 缠裹一棵经冬的树 / 颤栗,灵魂拧紧。 / 他的根深入肥沃, / 他的身体放肆辽阔。 / 2010-05-08

组诗 ( 全部 )

雨(三首) (试发表)
2014-01-01 02:05:45
一 / 雨连绵地下了三天。 / 现在应该是黄昏,但察觉不出, / 光线一天都没大变化。 / 水变成气,渗进每个物体。 / 房顶的茅草浇透了, / 台阶的坑坑洼洼中积满水, / 半朽的木柱子因湿重而发黑, / 门板上摸上去滑滑的; / 跨进屋,连黯淡的光线都散发着霉味, / 老旧的床垫和被子冰凉、沉重; / 屋角生锈的脸盆架上 / 破孔毛巾下缘亮晶晶的; / 桌子上一本旧识字课本 / 绵软,失去纸的韧性,只要轻轻...
《响水坝的人》 (试发表)
2013-03-13 15:04:59
1 / Jiǎn Mǎi / 没法用普通话翻译你的名字, / 你只是一种方言发音, / 听起来像 / 结实的树根,倔犟的牛, / 坦荡的土路。 / 你的日子浸透了劣质酒, / 呼吸中永远有粮食发酵味道。 / 上房,下地,挑担,杀猪…… / 不问工钱, / 哪里有酒,哪里就有你。 / 每年总有几个月, / 你也去打工,但从不超过一年。 / 你说:哪都不如自家门板睡得舒服。 / 就这样,你成了村中老小 / 不定期的节日, / 带给..

《2009》集外 ( 全部 )

彭哥 (试发表)
2014-01-01 00:22:35
我是广东台山出生,长在香港, / 开始是在Belgium,后来才来这里 / ——三十九年啦,很容易的。 / 那时候开餐馆,能赚钱, / 兜里经常两万块,马克,一天就能输掉。 / 跟朋友,喝酒,输掉,喝酒…… / 人有钱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 / 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以后会苦, / 喝酒,输掉,看你有多少。 / 老婆?——我告诉你,小兄弟, / 女人花心起来跟男人一样, / 等你没钱她就和别人玩,跑掉, / .. (1回应)
九月 (试发表)
2014-01-01 00:22:03
一场对流熄灭夏天。 / 你的再现 / 已晒不热我白日梦境。 / 人在两种恐惧之间逡巡; / 节气在林梢果断。 / 一片加杨应声而落, / 多希望我是它, / 不是那一杆杆笔直的挣扎。 / 你我之间吹着清凉时光, / 潮湿、昏黄的自由 / 轻卷起干枯的记忆到半空。 / 点亮我,裸露我,曾倾尽八月 / 白得我一身黝黑 / 如今你在何方? / 激流中我刻舟而下, / 再次打开欲望, / 吹进来已是异国晚祷, / 加速的荒唐。我该 / ...
骤降 (试发表)
2014-01-01 00:20:53
灰云涌动,天顶合龙, / 轰地一声——深深地 / 一千八百多日夜呵! / 鸟鸣刹那休止,草地空了。 / 只一愣,万物咆哮。 / 风揪紧雨水甩打每一棵 / 你我种在贫穷中 / 正长大的希望。 / 雨丝挤走空气, / 创世之初的渊面 / 手和头发狂舞, / 不可赦免的惩罚, / 纠集起来, / 冲刷尽我们日日夜夜酿造的蜜, / 混着泥沙,滚滚而去。 / 哦!我多想挽留, / 不用手,不用呼号, / 只用我心剧烈的疼痛 / ——它...

杨震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三首(《花港观鱼》《雷峰塔》《南京大学》)
花港观鱼 / 杂树合围,砖墙高耸, / 沿着一片狭长的黑暗 / 我拐进自我的院落。 /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你是一种生活,无迹可寻的芳香, / 广播里一段提琴 / 在黄昏给整个校园带来高贵的忧...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小路
音乐带来的氛围 / 随音乐消散。 / 你带来的生机 / 终止于你的缺席。 / 此刻,风景已...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致M
雪晴得发蓝,通畅的气流颤动天光。 / 千米外,市中心集束的摩天楼群 / 清晰如昨夜梦...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父亲
多希望你仍然是现在的我, / 而我仍是你刚开启的另一生, / 整个世界都在你长满茧的...
杨震
  • 作者: 杨震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诗歌/其他
  • 发表文章:诗集《2009》
签名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202 )

  • 舰长
  • 六组惠能
  • 汉普郡的早晨
  • 阿然和阿夭
  • 理智的阿拉丁
  • 猫窝就爱写写写
  • 幻想风的木虫
  • 無標識鬼頭刀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Young Seafood 于2013年02月21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