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未已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十六岁和其他
我从我单薄的青春中打马而过,穿过紫堇,穿过木棉,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我划破清晨,世界像沙子一样细小的从我的指缝间溜去。我刻意的挽留哪怕一丝一毫的色彩与光亮,徒劳无功却还把更多失落。我静等花开,一睁眼的倏然间,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