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事未已的广播

写了新日记

故园海棠
梁婉茹坐在自家院里,老式的摇摇椅“吱呀——”地轻响。她已经老了,约莫着八十上下的年纪,最爱的便是穿着六十年前,大约是她二十岁时候的那一身艳色锦缎,手里捧着她金线压边的羽扇,一个人晃悠悠地晒太阳,看月亮。 偶尔有几个族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