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琬的广播 ( 全部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荒地乡
荒地乡 / “在那一时刻,有人曾到我心中来过。”此后他一再如此说,并对自己的...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活着
玛丽·奥利弗 我们一起沿着小路走去,我和我的狗,走在蓝色的微光里。我...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看虹录
为什么飓风刮过,但早晨依然 / 那么安静,在洗手池边昏睡 / 他早已去过切尔诺贝利 /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小劫六朝灰
那时刚刚搬到自己的房间,每天面对菜场厨房和地铁,根本来不及思考生活与命运,虽...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从高昌到可失合儿
从高昌到喀喇汗王朝的土地,风物非常不同。吐鲁番在维吾尔语里还是用“亦都护...

( 全部 )

荒地乡 (试发表)
2019-08-15 08:30:21
荒地乡 / “在那一时刻,有人曾到我心中来过。”此后他一再如此说,并对自己的话坚信不疑…… / ——《卡拉马佐夫兄弟》 / 我没法向你解释 / 你要看的那个集市 / 或许它已经不在了,或许比不上一句本地的吆喝 / 公牛接连从车上跳下来,笨重、庞大,掀起尘埃的战争 / 差点追赶你,你身体里全部的 / 国王、奴隶、男人、女人、公民 / 我们观看这一幕,带着兴奋和惊惶 / 但它们终究掉头而去,...
看虹录 (试发表)
2019-07-20 19:04:57
为什么飓风刮过,但早晨依然 / 那么安静,在洗手池边昏睡 / 他早已去过切尔诺贝利 / 鲸鱼被认作蝴蝶,翻身上岸,回到床头 / 无限的日出、封锁,籍籍无名的命运 / 牙膏和牙刷挨着,闻起来像窗外湿漉漉的江河、沙洲 / 几片叶子落在窗台,捎来灭绝的爱人的消息 / 太疼痛了吗? / 远处金灿灿的屋顶,介于人兽之间的阴影 / 仿佛混合多种宗教的黑暗 / 耐心警告:河鱼的寿命 / 不在于流动,而在于被束缚... (1回应)
地穴 (试发表)
2019-04-19 23:06:14
图纸、诗篇和斯大林随火山灰升到半空。 / 阳光在弹片般的叶子上宣读埃里温诞生的前夜, / 缓缓地释放一个罪人, / 他面孔中的爱与毁灭,他代替我们毁灭。 / 蔚蓝的亚述和波斯在水电站的重音里抖动, / 变成石像的圣人注视着一个理想的建成, / 剩下的是停止呼吸。 / 我所不理解的法律,他比我忍耐得更多。 / 我希望他向我显现;向我吐露众多把我们分隔开来的单词; / 但广场和大街依旧寂静...
春天的仪式 (试发表)
2019-03-31 23:52:47
作者 / 本·汤普森 / 春天的仪式 / ——给汤米·莱昂纳德 / 比蒂·厄尔利*的药瓶里只有最后一滴 / 比烈酒玻汀更浓烈的玻汀 / 苦涩正在沉降 / 蜘蛛猛然掀动它的网 / 白日渐渐上升。 / 我在田地围栏门口见到汤米,石头中的灯 / 挣扎的土地上露出两只头骨 / “那骷髅里面曾有一条舌头,它也会唱歌。” / 机器已经替代一切了,我说, / 啊是的,他说,除...
孤儿 (试发表)
2019-03-31 15:33:55
/ 黑暗里我转过身去,数长满蒺藜的冰栅栏。 / 一个合法奴隶的来世,什么也没有; / 劳累的祖先不再躺在我和天空的尖齿之间。 / 你的蓝色变成了我的蓝色,成吉思汗, / 但依然统治我的病室,屠宰厂,流血的郁金香 / ——这是真的,小家伙,我开始明白 / 说同一种语言的人也可以有不同的地狱,不同的复活。 / 想象你的脸,仿佛我多次告别的废墟终于建成, / 那些被最高筛网筛落的沙子慢慢倒..
3人
 李琬
1991年生于武汉。

“世界醒来之日,便是语言逝去之时。”
  • 作者: 李琬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诗歌
  • 发表文章:《秋日图书馆》等(《诗刊》2014年第3期下半月刊)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33 )

  • 小蓓
  • 云淡风不清
  • 文景·人文艺术
  • 落澜
  • 沉思的树
  • 月华明如许
  • 虚心猿
  • 贰兀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已注销] 于2013年03月04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