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琬的广播 ( 全部 )

分享图书

阿拉·古勒的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 阿拉·古勒 摄影 [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 序 /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推荐:)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在印厂车间度过的
没人问过,我们如何为美而劳动? / 这仿佛是令人羞愧的,我们为二者都感到歉疚。 /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引力
城市依旧是灰色的,但这并不妨碍世界 / 在某处蜕变为橙色和红色, / 变成它自己的秋...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拉日铁路的笔记
拉日铁路的笔记 / 我没来得及看的牦牛尾巴被割下来, / 我忘记了的舌头相互依靠, ...

写了新试发表作品

笠原面馆
那季节没有暴雨,只有湿湿的,拧不干的 / 天鹅绒地壳吞下去又吐出来 / 熔岩中干燥、...

( 全部 )

2020-12-28 20:34:47
没人问过,我们如何为美而劳动? / 这仿佛是令人羞愧的,我们为二者都感到歉疚。 / 但美的确要求着劳动, / 还包含了隐匿的暴力和专横。 / 这符合郊区的心脏:纯粹,笔直, / 像电线上的鸟,彼此相邻但并不纠缠地工作。 / 光线在阔大的车间里编织着人脸, / 削减着多余的情绪,留下精确的表达 / 和一些超越自我的成就。 / 整洁从这些面孔和肢体的缝隙之间散发, / 而结果的整洁,也不过是他们的... (3回应)
引力 (试发表)
2020-11-01 23:41:32
城市依旧是灰色的,但这并不妨碍世界 / 在某处蜕变为橙色和红色, / 变成它自己的秋天。 / 狼群正跨越国土边界——它们所没有的边界, / 皮毛上凝聚起水珠。 / 我忽然看到雨水也无法遮挡的明亮, / 层层叠叠地落在心爱的物件之上。 / 物件,食物,可以吃掉的夜晚,可以磨碎的早晨。 / 我等到了友爱的到来。你澄澈的词 / 抹去我皮肤上的尘土。 / 这些蜡烛在我们之间的空隙里燃烧, / 如果不经... (1回应)
拉日铁路的笔记 (试发表)
2020-10-01 08:09:47
拉日铁路的笔记 / 我没来得及看的牦牛尾巴被割下来, / 我忘记了的舌头相互依靠, / 鎏金的鞭痕脱落,融化有形之物的权力。 / 休息也并不是真的,只是安慰, / 这城市无论在哪里,都成为环形的一部分, / 朝向上升,强烈色彩汇聚之处。 / 越是遥远便越是明确,紧密, / 而低处的生命是尚未被吸附的散漫铁屑。 / 你不禁疑惑,统治这些房屋的是什么呢? / (虽然他们爬上爬下,要在天空涂出痕迹)...
魔术 (试发表)
2020-04-20 06:40:01
魔术 / 你迟到,是因为刚从工地回来 / 习惯画图纸的手还沾满尘土,匆匆去卫生间洗净 / 我们都曾训练标准的英语,但只有你令它成年 / 看不见的钟锤仍在敲打,彻底逃出了学校 / 是否令多年后的见面更有底气 / 后来我们挽着手穿过那些梗塞的街道 / 来广场看一个波兰人,他即将用剪刀刺穿一位观众脱下的外套 / 主要是为了那些小孩子,可也是为了我们,让我们相信 / ——很久不见了—— / 人群发黑... (1回应)
谢家胡同 (试发表)
2019-11-04 22:27:54
这些坚硬的门槛能迫使座头鲸 / 长出脚爪:京承高速,东直门,安定门…… / 从热河开来的长途车布满尘土 / 照亮哀乐的鸿沟,前程的鳞甲 / 云像孔乙己排开的铜钱,冰凉而安稳 / 词之间的空隙越来越大 / 一整片号叫的沥青被拧成脱形的亚麻衬衫 / 我在酒中抓住北京的尾巴,狱卒的衣领 / 他松开我舌尖多雾的镣铐 / 我住在歌手废弃的琴弦、加深的皱纹边上 / 我也多么爱那些残存的名字:豆角,柴棒,车...
3人
 李琬
1991年生于武汉。

“世界醒来之日,便是语言逝去之时。”
  • 作者: 李琬
  • 写作类型:小说/散文/诗歌
  • 发表文章:《秋日图书馆》等(《诗刊》2014年第3期下半月刊)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673 )

  • 阿飞
  • 湛蓝居士
  • 阿宗
  • Shiori
  • seandse
  • Nefelibata
  • datalogue
  • 迷li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已注销] 于2013年03月04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