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鱼 (试发表)

其他 创作
苦鱼
苦鱼
最近游入了一片苦海,游到哪里都是苦的,浮上去看一眼天,天也他妈阴我。 这片苦海可能是传说中的印度洋,恒河流来了太多的尸骨,他们在上面负责死苦,我们在海里负责吃苦。 太苦了,苦到每一双眼里,每一张嘴里,低着头游,海水里的每一粒气泡都是苦的,海水浑浊,浅海,四处漂浮着细细的粪便,碰不到也闻得到。 真的是太苦,前天吃的那个人,自己投的海,苦透了,连指甲盖都是苦的,难以下咽,那是当年的自己。我想到当年在太平洋的时候,每天游在果冻一样的海里,甚至开心得跳出水面,去陆地上进化,繁衍,灭绝,再回到海里重新开始。 这海是地狱,有些海水甚至是黑红色的,每当夜晚,就有种种鬼火游动鱼闭不了眼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种种难以叵测的兽怪景象,心里恐怖,尾巴却还一直摆动。 游,游出去,游出印度洋,我告诉自己,往赤道游,那里是地球的光环。那里有好的事情在等着我。 我幻想在那里遇到小丑鱼,我知道有片热带蓝色浅海有一群小丑鱼,他们漂亮极了,生活无忧无虑,十分呆萌,他们一生都不用被逼到去吃人的骨头骨灰,他们吃海星、吃透明虾。 这些甘甜的想象几乎把我带去了那里,就差那么一丁点我就到了,就差一点我就得到我最性感的宝贝、最拉风的跑车、最大的House、最多的兄弟、最帅的老爸、最美的老妈了。 苦水,在苦水里游,胃里泛着苦,嘴巴全是苦,连闻一闻自己都是苦的。印度洋大哥,有时候我想求你,求苦海有涯,我不知道回哪头算头。 有宗教说,每条鱼的心里都是有一点甜的,只要能感受到这一点甜,把这一点甜散发出来,就能让更多的鱼能散发出甜来,最终苦海就能散尽,宗教说,我的鱼身只是我的躯壳,我本是一道意识的光。 我没有听觉,历代都没有,我在海底生活过,没有视觉,我其实也没有嗅觉,甚至味觉。但是如果我上了钩,人却能用一切的知觉消化我。 一切的知觉,动物性的,为了躲避人世而变成畜生的,为了混入人世而乔装打扮的禽兽,一切低着头的鱼,不敢放肆的屁,拖着锁链的神带领着拖着锁链的人们,活在狭隘里,疼和难受的罪,回到过去的梦,掺杂的风,凌厉的风,冰冷的风,炙烤的风,睁着眼无法入睡,所见的却全是幻梦。 我的仅有的读者,你,所认识的并不是我,而是这只鱼,我可能曾游去过你的梦幻,见过你世界的云彩,灰暗的楼梯间,小时候住的地方,我在你梦中见你死过无数次,又在清醒之纪离开你。我渴望忘却我一切的身份,这泥泞的皮,干燥的嘴唇,过于粗大的须,停不下来的尾巴。我曾渴望吃尽一切苦厄得大道,如今却放佛于角落。 反方辩友,你,在我嘴里嚼出了什么,你看,你吐出的可爱舌苔上,有一个小人,你看,它像牛奶动画一样。 “你说的一切都没有意义,都是装逼。” 反方辩友,我还是没能捂住你的嘴,堵住你的屁,让你说出了实话。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Xiom,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4-04-18 03:20:28
涵雨
2014-06-07 14:48:45 涵雨

有种朱天心《方舟上的日子》事情一开始就是他妈的不对的赶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