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故事 (试发表)

小说 创作
阿飞是我一哥们。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单身。 他的故事值得一提,要从我车坏了的那天说起。 当时我蹲在院子门口拧自行车架子,阿飞沉默的走过来在我身边蹲下。我向左拧了两圈螺丝,觉得不对,又向右拧了两圈,发现不对的最大源头来自于旁边的巨大沉默物体,阿飞。 我问阿飞,你丫怎么了。 阿飞说,Angstrom,刚刚,我在路上和一个百分百女孩擦肩而过。 我一拍他的肩,看不出来还是一文艺青年啊装逼呢吧你知道村上春树是哪国人吗。 阿飞把我的爪子拿掉苦笑起来,百分百女孩啊,你明白么,你理解我碰到她的感受么,搁你,这辈子都不一定能碰到一个。 我把他推倒地上,你丫滚! 百分百的后续就是我们坐在两个街区外的咖啡馆里对着瞎点的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酸的咖啡,偷看加偷拍柜台后的,呃容我看一眼收据,哦林丽萨。 我踢了一下阿飞,怎么办啊你准备。 阿飞说,能怎么办,每天来打卡! 其实丽萨绝对不是那种街上注目力超高的热辣美女,但是她眼线画得认真,假睫毛贴的敬业,送咖啡上来的时候还恍惚中露出了狡黠的一笑。 接着我才发现阿飞说的百分百女孩儿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两天之后他已经在丽萨那里喝了超过二十种咖啡了,估计超过了他这辈子能喝掉的最大值。三天之后丽萨见到他已经会不好意思的低头,四天之后他基本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了站在柜台边都给别人叨叨,今天的新产品榛子陈皮拿铁特别好,尝尝? 一周之后阿飞见到我说,知道为什么上次喝的咖啡酸么。我说不知道啊你告诉我?阿飞说丽萨说看出来我们心里有鬼她故意加的柠檬汁。 我说哎哟你们关系现在这么好了啊,捉弄你的事都直说了。 阿飞说,想知道么,想知道不告诉你。 知道么,这种语气绝对不是阿飞能说出来的。搞不好就是被那个会往顾客点的单子里加柠檬汁的丽萨带出来的。 后来阿飞开始到哪儿都举着一个一次性咖啡杯,戴个隔热纸套,哎哟喂老专业了。 再后来有一天我突然发现阿飞的咖啡不再喝了。又回归了没事儿拿着两瓶啤酒蹲在马路牙子上对路人露大白牙傻笑的生活状态。 什么原因我也没问,但是我猜,小年轻谈恋爱啊,好一时歹一时那不是应该的么。 直到有一天阿飞在微信上传给我一张照片。 我说,这谁啊,不像丽萨啊。 阿飞喜滋滋飞来一条语音消息,这不一样!这是我老婆!不是谁都能叫老婆的你懂吗? 我懂你大爷! 当然这话我没和阿飞说。 阿飞有老婆内段时间显得特别忙,吃饭的时候也打着电话,比如: 老婆相信我,我和哥们儿一起吃饭呢,这时候桌上就开始出现捏着嗓子此起彼伏的咳嗽,边咳咳咳的,边听阿飞解释,真的真的,大部分都是男的,他们调皮…… 桌上笑倒一片。 当我们习惯了阿飞在群里乱贴他和他老婆的各种炫耀照片之后,阿飞又突然销声匿迹了。直到有一次聚会阿飞突然胳膊上挽了个姑娘。 大家问,这是? 阿飞说,女朋友。 我差点儿没忍住笑,但是阿飞严肃的说,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这是我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我说好好好,赶紧请那位脸都红了一半的小女朋友坐下。 说实话阿飞这次这个小女朋友我特别看好。既没顶着大浓妆,说话也不暴躁,看起来就温柔,嘿一笑还有俩酒窝。我说,阿飞,你这个小女朋友确实靠谱! 阿飞竟然就微笑了一下,还是没露齿的那种,走了。 后来我出国读书,有好一阵子没见过阿飞。他的各种社交网站也总是白茫茫的一片,我有时候忙起来是真都忘记了还有阿飞这么一个哥们儿。 直到有一天,他的空间人人微博豆瓣几乎同时出现了一篇深( sheng )情(bu )并( ru )茂( si )感( mei )人( sha )至( ying )深( yang )的长文: 《在荒芜的岁月中,有幸遇到能与之共舞的灵魂,才让苍白的人生变得繁茂,让寂繆的来路开遍鲜花》 我被各种论文作业考试追着的整日昏迷不醒的大脑突然一下子清醒了。 半个小时后,我从华丽的词藻和冗余的修辞中爬了出来,恨不得一把摇醒隔着整个大洋之外或许仍处于昏睡中的阿飞, 你解释解释,这是几个意思!! 阿飞的声音在经过电波解析之后仍然带有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的磁性,Angstrom,碰到soulmate的感觉让我从混沌的人生惊醒,那就是暴风雨中发现了灯塔的感觉,凡夫俗子那迷失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 我掐断了Skype,不然鸡皮疙瘩都要拿出去卖钱了。 那之后阿飞不仅仅开始频繁活跃于社交网络上,他还申请了一个百度贴吧,里面详细记录了和姑娘每一次约会的甜蜜经历。光写日志还不够,阿飞还自己画画配图传到网上,打上小箭头指着纸上的两个小人儿: 这是宝贝儿,这是我。:) 但是怎么说呢,阿飞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从不评价前女友的是非(哦对了,只有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才叫前女友,在他那里叫老婆女朋友百分百女孩灵魂伴侣什么的),有一次我不经意的提起丽萨,阿飞眨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我说,丽萨很好啊,今天晚上我要和司徒浅帆去三甲港看夜里沉默的大海顺便吃烧烤,你有兴趣吗? 我掬了一把冷汗,这是邀请我当电灯泡么。 哦对了,司徒什么什么的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阿飞的灵魂伴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我觉得这样的阿飞也挺好。时时刻刻都充满热情,不哀怨不仇视拿得起放得下。每一段感情都是初恋,每一次动心都是真情。 后来有一天,我看到阿飞咋咋唬唬地举着一瓶酒向我冲来,身上每个毛孔都冒粉红色泡泡,无奈地说,哥们儿你这回是找到老婆了还是梦中情人还是灵魂伴侣还是Mr.right啊。 他羞涩地一笑,我又初恋了。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鲸酱,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3-04-23 02:27:17
西吉肉乎乎的
2014-07-02 22:04:23 西吉肉乎乎的 (要么瘦要么死,所以我死了很久)

这个是杀手之前的故事么

鲸酱没肉丝
2014-07-06 01:10:16 鲸酱没肉丝

其实不一定有关系我只是懒得想人名……

西吉肉乎乎的
2014-07-06 01:11:16 西吉肉乎乎的 (要么瘦要么死,所以我死了很久)

- -你也在看球吗

鲸酱没肉丝
2014-07-06 01:12:22 鲸酱没肉丝

没。。。怎么啦

西吉肉乎乎的
2014-07-06 01:13:40 西吉肉乎乎的 (要么瘦要么死,所以我死了很久)

哦因为你还没睡嘛..以为也在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