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锋的短篇作品 ( 全部 )

发表于:《新科幻》2013年第11期
  【美】凯瑟琳·谢弗 陈日锋 译   2013年《类比》分析试验室奖(The AnLab Awards)最佳短篇小说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四岁,金发?”一位女士问道。看样子她把女儿弄丢了。   “穿着绿色针织套衫的那个?”康妮问道。   “是啊!”这位女士回答。她极度紧张,身子前倾,两只手紧紧抓住自己的钱包,指关节都发了白。   “她和她爸爸一起离开了。”康妮说,“... (1回应)
发表于:《新科幻》2013年第8期
H·G·施特拉特曼 陈日锋 译    第一次接触是一场实验。不过谁是实验员,谁又是实验对象?   四十万年前……   大海一片宁静,这是个好兆头。晴空万里,金色的阳光照射着温暖的海水。赫柯提亚从一个个族群姐妹身边游过,通过鸣叫给正在为实验做准备的姐妹们下达最终指令。姐妹们不停地忙碌着,而她最年长、最聪明的女儿提普提亚,就在她身旁游动,用身体轻轻触碰自己的母亲,..
发表于:《新科幻》2014年第1期
  【美】詹姆斯·帕德里克·凯利 陈日锋 译 2051年6月15日09:12:32,拍摄于科文医院重症监护室。   ……我的作家朋友们以前经常嘲笑我嫁给了柯克船长。 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说的这个柯克船长是2023年去世的那个威廉·夏特纳[ 加拿大犹太裔男演员,曾经在1966年到1969年的美国电视剧集《星际迷航:初代》及其的七部衍生电影中扮演进取号星舰舰长詹姆斯•柯克的角色。]?还是..
发表于:《科幻世界》2012年第11期
【美】阿拉斯泰尔•雷诺兹 陈日锋 译   第一周刚过,人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离开小岛。游泳池周围的看台渐渐空荡起来。巨型观光飞船启程返回星际空间,那些艺术迷、评论员和批评家都在威尼斯收拾行李。他们心中的失望之情像沼气一样弥漫了整个游泳池。   我是留在穆尔耶克 星球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此时,我已经站在看台上看了几个小时,眯着眼斜视着水面反射的光芒。那是一种令人... (6回应)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2年第9期
作者:玛丽•罗森布鲁姆 一个小小的骷髅图标在阿曼的视网膜屏幕上一闪而过,他的眼皮抽搐了一下。大事不妙! 他眨了眨眼睛,让刚才的图像从视网膜上消失,然后满面愁容地走向办公室的门。是政府的人!“坐好了,打起精神!”他对新来的小伙子说。这个小伙子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 “出什么事了?”新来的小伙子直起了身子。但是门已经被推开了,发出轻轻的声音。客户一进门...
发表于:《新科幻》2012年第10期
〔美〕吉恩·沃尔夫 陈日锋译 清晨,收音机里正在播发新闻,只是内容跟昨晚睡觉前他和莫娜听到的一样:整个城市正处于巨浪的波峰,一切都是那么平稳和精彩——可惜这样的好日子只剩下一两天了。“平稳你妹!”他轻声地说,然后把收音机关了。 莫娜还在睡觉。他起了床,到卫生间刮了胡子,然后穿好衣服。莫娜就快到预产期了,她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脸上充满了安详。他能够听到莫娜轻微..

世界奇幻大奖《鸣唱的小代价》 ( 全部 )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2年第12期
“我的第十六协奏曲,”他微笑着对我说,牢房里光线很暗,我刚好能看见他,“就目前而言,我觉得应该称之为未完成之曲。” 那是当然。我以前从未来过死囚牢房,它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小小的窗户下面放着一张石凳,除此之外,整间牢房就像人工开辟的荒野,空无一物。毕竟,一个人在死前六小时还能需要什么东西呢? “你还没有——”我有点语无伦次。 “没。”他摇摇头,“第三乐章我已...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2年第12期
直到回到宿舍,我才展开那一叠纸。 我已经在无敌太阳学院当了二十七年的音乐教授,而且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在职教授。我已经打算将来终老于学院的宿舍里了,不过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我教音乐教得最好。我自己的音乐也普遍受到推崇,而且每年我至少担任五个重要职位。这些职位都是公爵或者官方授予的。我写了六本音乐理论专著,这些著作都成了所在学科的教科书。 我的学生从帝国的..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2年第12期
我没有尝试去完成乐谱,不是因为我承诺过不会这么做,而是因为他越狱了。至今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当监狱守卫队长打开牢门,准备将他押赴刑场的时候,发现一个看守坐在石凳上,喉咙被割断了。囚犯已经不知去向。 不用说,我肯定要被调查一番。我在守卫总部度过了一个非常难熬的上午。在走廊里的凳子上坐了整整三个小时,才等到了调查部门的摩诺马克斯上尉。他认为我是囚犯的帮手,...

中长篇作品 - 兰加尔和登德拉 ( 全部 )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3年第6期
关于那个陌生人奇丑无比的夸张谣言确实是事实。接下来的谣言更是让人难以置信。有人说,他的母亲是和一条蛇苟且之后,生下了他这个恶魔。不过这些传闻都无从考证。我下了马,直奔他而去。我一只手牵着马,另一只手按住挂在马鞍上的那把武器的手柄。 他倒不见外,就好像我们一直在聊天一样,开口就问:“这里原来是一个小山坡,对不对?” 这是显而易见的。克勒得分子已经把山坡挖掉了一...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3年第6期
听说我骑着马独自一人遭遇了臭名昭著的半蛇人,并且安然无恙地回到家,我的家人都为我欢呼。对他们来说,这位半蛇人比猎巫还要可怕。 不过看到我把他带回家吃饭,他们的热情瞬间就消失无踪。吃饭的时候,我的夫人和姐妹们都没有出席,孩子们也都被赶到保育室里去了。 仆人上菜时隔着他好远,端菜的胳膊还在不停地颤抖,他们的视线试图避开他身上那些奇异的装饰。所以我一直在旁边帮忙..
发表于:《科幻世界·译文版》2013年第6期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兰加尔讲到),我特别喜爱树木。但父亲为了让我们这些狗崽子能喝口热汤,把树木一棵一棵地砍倒,这让我非常伤心。我经常半夜溜出家门,就为了让自己远离炉火。对其他所有人来说,壁炉里木柴燃烧的噼啪声听起来非常悦耳。可在我的耳中,这些声音就变成了微弱的哀号。 每棵树都是不同的。不管是橡树、楠木还是铁衫,哪怕是同一种类的两棵树,都有区别。而且我相信某些...
陈日锋
  • 译者: 陈日锋
  • 翻译语言:英语
  • 翻译类型:小说/非文学
  • 发表文章:《齐玛蓝》发表在《科幻世界》 2012年第11期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45 )

  • -
  • Theseus
  • 布袋
  • Iursselar
  • 木染白
  • 达达
  • 小白
  • 故乡之光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日老师 于2013年05月13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