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面 ( 全部 )

天赋 (试发表)
2019-09-02 10:41:15
静夜思 / 沮丧多么美妙 / 在那之后,是平静 / 是她的夜晚已深 / 而她的木鱼脑袋 / 开始作想 / 自问必然得到自答 / 什么是真正,我想要的 / 我想要的,通过了检验,那 / 要做什么才能抵达 / 2019.9.1 / 茶水间远眺 / 北京的远山, / 低矮、绵延,像是他 / 渴望的一生。 / 实际上,当你靠近它, / 开始攀登长城, / 会看见水库涧绿、桃花满山谷。 / 在中远距离上, / 是同等高度的新中关 / ... (1回应)
2019-04-21 13:05:36
充实 / 哦,多么现代的感受, / 像一只蚂蚁,为一颗冰糖忙碌。 / 哦,蚂蚁多么享受它, / 这么大一颗,意味着存储,今年口腹无忧。 / 那为什么,他还是不肯罢休? / 如果冰糖继续存在……几米之内?谁知道呢…… / 又或者,只因他是蚁群的一员,蚁群: / 年轻时出卖时间,买来一份老时的保险。 / 2019.7.14 / 在哭的人 / 谁凭什么,捕获了我们? / 让我们受制于这个时空,...
城外公路 (试发表)
2018-11-24 00:17:10
浦项中心 / 1 / 它形成一个弧形, / 一条路,沿着边缘切过来, / 像是弓的弦。人, / 会沿着这弦经过,或者 / 跨过去穿插进它, / 去攀登、停驻。 / 进入弧的空地, / 喷泉被建造出。那是弧的 / 核心,是不断的上升、下降, / 阵阵波纹扩散。 / 张力让水高于池壁,又 / 不溢出一滴。 / 黄昏时分,音乐会 / 响起。从喷泉左侧,绿化夹住的 / 鹅卵石经过,来到 / 旋转门的门口。 / 透过去看,在它灯光..
未来的诗人 (试发表)
2018-03-23 16:31:06
杂谈2 / 诗人,愿你变得阳光 / 愿你抛弃波德莱尔 / 那些必然发生的黑天鹅 / 只会在多年以后降临 / 愿你获得对世界的耐力 / 这人造的一切,固然 / 有不可取之处:充满了博弈 / 看似的均衡转瞬即逝 / 也因此,不要试图去 / 抽象出一个完美的模型 / 且不说理性不够发达 / 更不必说基础假设的真伪 / 来,让我再定义一次诗人 / 配得上这伟大称呼的 / 要么他是纯真好奇之人 / 一生未有郁郁寡欢 / 要么..
2013, (试发表)
2018-04-15 17:12:21
无题1 / 旋转的空气里我走动 / 黑色的山白色的雨流动的水摇摆的叶子 / 我走动我心底有一路拾起的破碎的镜片 / 怎么拼贴全呢怎么倒映你呢 / 你啊你是漂亮的飞鸟轻于露水 / 你也是露水挥发的香气香里有个死亡 / 无题2 / 樟树自顾自的下雨 / 石雕流下凝固的眼泪 / 我在星星白色的踪迹下漫游 / 我的命运是嘴唇在风中生锈 / 没有一个外人的吻为它装修 / 我的命运是冬天压上眼睑 / 肩胛骨被孤独那寒冷...
归桃花源记 (试发表)
2017-01-27 12:01:43
归桃花源记 / 上午,数据在奔跑 / 窗外的鸡啼 / 为它加油提升爆发力 / 下午,数据的双腿 / 开始乏力 / 但传来黄牛的“哞哞”,像润滑油 / 到晚上,数据被折叠好 / 阡陌的冬风 / 擦拭出一份明亮的文件 / 如今,捕鱼人是都城的税务官 / 他遵循诺言 / 不带任何人来到此处 / 2017.1.27
2013 (试发表)
2017-05-05 23:47:22
无题 / 1 / 旋转的空气里我走动 / 黑色的山白色的雨流动的水摇摆的叶子 / 我走动我心底有一路拾起的破碎的镜片 / 怎么拼贴全呢怎么倒映你呢 / 你啊你是漂亮的飞鸟轻于露水 / 你也是露水挥发的香气香里有个死亡 / 2 / 樟树自顾自的下雨 / 石雕流下凝固的眼泪 / 我在星星白色的踪迹下漫游 / 我的命运是嘴唇在风中生锈 / 没有一个外人的吻为它装修 / 我的命运是冬天压上眼睑 / 肩胛骨被孤独那寒冷永...
2017-05-24 23:13:12
让弗罗斯特去写—— / 有些诗人告诉我,他们 / 不要去写他们 / 也不要写自然而然的山山水水 / 也许他们抽烟,但决计 / 他们用不来玛格丽特的烟斗 / 他们的道德是种老道德 / 像人老了老得掉牙 / 总之这是种策略 / 现代性要求我们的技法 / 初学者的语言觉醒 / 其实这些话的意思是 / 他们让弗罗斯特去写他们 / 用伟大的叙事诗去写 / 用隽永的抒情诗去写 / 写他们写那个美国老农民自己 / 让弗罗斯特变得经典...
1人
叶飙
  • 作者: 叶飙
  • 写作类型: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57 )

  • 罕莫
  • Monster
  • 捞星星的少女
  • 苏丰雷
  • 夏虫语冰
  • 逸远学园
  • 三日月
  • 施茂盛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

本站由 碧荷斋书僮 于2013年07月19日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