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面 ( 全部 )

归桃花源记 (试发表)
2017-01-27 12:01:43
归桃花源记 / 上午,数据在奔跑 / 窗外的鸡啼 / 为它加油提升爆发力 / 下午,数据的双腿 / 开始乏力 / 但传来黄牛的“哞哞”,像润滑油 / 到晚上,数据被折叠好 / 阡陌的冬风 / 擦拭出一份明亮的文件 / 如今,捕鱼人是都城的税务官 / 他遵循诺言 / 不带任何人来到此处 / 2017.1.27
2013 (试发表)
2017-05-05 23:47:22
无题 / 1 / 旋转的空气里我走动 / 黑色的山白色的雨流动的水摇摆的叶子 / 我走动我心底有一路拾起的破碎的镜片 / 怎么拼贴全呢怎么倒映你呢 / 你啊你是漂亮的飞鸟轻于露水 / 你也是露水挥发的香气香里有个死亡 / 2 / 樟树自顾自的下雨 / 石雕流下凝固的眼泪 / 我在星星白色的踪迹下漫游 / 我的命运是嘴唇在风中生锈 / 没有一个外人的吻为它装修 / 我的命运是冬天压上眼睑 / 肩胛骨被孤独那寒冷永...
2017-05-24 23:13:12
让弗罗斯特去写—— / 有些诗人告诉我,他们 / 不要去写他们 / 也不要写自然而然的山山水水 / 也许他们抽烟,但决计 / 他们用不来玛格丽特的烟斗 / 他们的道德是种老道德 / 像人老了老得掉牙 / 总之这是种策略 / 现代性要求我们的技法 / 初学者的语言觉醒 / 其实这些话的意思是 / 他们让弗罗斯特去写他们 / 用伟大的叙事诗去写 / 用隽永的抒情诗去写 / 写他们写那个美国老农民自己 / 让弗罗斯特变得经典...
2017-05-05 13:00:20
工作的人 / Ⅰ / 数据蹦出来,满屏幕的 / 鸡毛,也如鸡毛般 / 漫天飞舞、不好摆弄 / 他如一个母亲(他自己的) / 还原出厅堂般 / 得到窗明几净的表格 / 他说:“我要完整的 / 世界,我的世界 / 只能因激情而完整。” / “那你的扫帚是什么?你的 / 下地的锄头是否闪光?” / (因这表明它锋利) / “我手脑并用,我的母亲啊 / 你敲开我脑壳,老黄牛耕着脑回路。” / Ⅱ / 但总弹出一...
2017-05-05 00:25:05
读书的人 / 在浪头,那人翻开一本书 / (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 / 一本不讲方法论的书 / (方法已经蕴含在想象的头脑) / 一本不为谁服务的书 / (否则与意义相悖,让人感到虚无) / 他必须心无旁骛才能阅读它 / (那专注绝非匹夫之勇) / 时势造就出骑浪头如骑马的人 / (而他已被上帝相中,镇坐白云悠悠) / 2016.5.8 / 新桃花源纪事 / Ⅰ / 这是宁静的一天。 / 乡巴佬放弃了...
2017-05-05 00:27:16
剩余时光 / 周末时分,她恢复性别 / 我爬下金融树,扭动脖子 / 终于,劳务合同两手空空 / 我的就是她的,反之亦然 / 我和她,一起把剩余的身体 / 献给阳光和海风 / 但是要通过肉色的窗帘 / 从一角,掀起无穷的皱褶 / 赶在巨人到来之前 / 最后的一点点,交割给啄食的鸥鸟 / 和陆与海的地缘政治 / 我和她像海滩一样干净 / 是夜,汽笛的鸣响中 / 一艘满是煤炭的轮船驶出秦皇岛 / 变成电力之前,最后...
2017-05-05 00:28:43
在上海 /   ——赠吴盐、鲍睿涵 / 白天,地铁吞吐着海量的 / 人群。而夜晚,我则是最后一个。 / 从它持续痉挛的胃, / 到它静默的行道树的毛发—— / (细密、柔软)我都承担着 / 仿佛路灯无知的苦难。 / 看看吧,噩梦栖居叶子的背面, / 并把陌生人的面颊模糊…… / 甚至于树的影子呐, / 也被均匀地涂抹在柏油的路面。 / (而晨起修整胡须的恐惧, / 如早上小商铺的水果落地—— / 把...
2017-05-04 22:25:08
拱桥 / 顺着河,把千万山排闼 / 开来。一直到牛镇, / 弯弯绿水难以见底, / 是可以开艇的那种。 / 终于,曾经为吸铁砂 / 而千疮百孔的小河, / 显现眼前。先是在耿家, / 几座平桥预先迎接, / 白雾中摩托车驶过。 / 等到“万里大桥” / (那座拱桥)四个字变得 / 清楚,天,恰恰是 / 健康的正午。 /   青苔多么的多, /   爬满每一块石头。 / 谁记得幼时的我, / 经过它上学。桥头眺望, / 司... (4回应)
1人
叶飙
  • 作者: 叶飙
  • 写作类型: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 55 )

  • 朱万敏
  • 采之
  • 施茂盛
  • 海女
  • 岑煙
  • 阿闲闲
  • 月宮かれん
  • 二大爷

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