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无题 1 旋转的空气里我走动 黑色的山白色的雨流动的水摇摆的叶子 我走动我心底有一路拾起的破碎的镜片 怎么拼贴全呢怎么倒映你呢 你啊你是漂亮的飞鸟轻于露水 你也是露水挥发的香气香里有个死亡 2 樟树自顾自的下雨 石雕流下凝固的眼泪 我在星星白色的踪迹下漫游 我的命运是嘴唇在风中生锈 没有一个外人的吻为它装修 我的命运是冬天压上眼睑 肩胛骨被孤独那寒冷永远抓住不眠不休 3 桥在清晰的雨水中弯曲 浮萍是光线在雨和雨的空隙 一辆车就这么滑向前方歧义丛生 我在南方我想伤筋动骨把这场景拧干 喝它喝我每天的日复一日吧 告别的时间与人总在无限循环 4 僻远的道路每分钟崩溃 卡车也碾过窗帘掀起的窗沿 我徘徊复徘徊踏烂瓷砖 我抱个脖子头顶顶住天花板 时间之手你 何时才能为我递来黑夜蜡烛 以及海棠香 5 啸风练习着 不见影儿,天空旋转着 漏下冷太阳,低头是秋水幽幽 闪烁难以置信的景象,千里外的朋友你 醉酒徘徊像我,像宇航员眼中的灰色区域的大伙儿 心底慌慌,留下一张不知所措的O 6 乌龟有四条腿 大象有一条长鼻子 我有很多细胞 但我不爱研究你们 我只会遥望天空 宇宙是寂静的 孤独得没有悲伤 7 风吹过的时候 鱼翔浅底是为了溺水 波浪破碎是为了轻轻的轰鸣 伟大的江水告诉我的还有 没有生活过 生活就是伤心 8 叶间风吹上 孤零零的小径 大男孩跳过来感觉到 古怪的冬夜 天鹅啪嗒啪嗒在薄冰上的 那种冷…… 9 一个又一个 敞亮的白天 被我流淌掉 让无名之树战栗的 飞鸟的喉结 我欲将你安装进 割草机 洒水车 10 水在身体外面的感觉 水在身体里面 尤其是肚子中的感觉 这感觉不能使用五官 也不能用通感 更不能用浮力之大小 来描述 我眼前的事物太艰难了 轮船吃水芦苇吃水 老人露出半个脑袋 11 柳条伸进鼻孔 热情而伤心的血 流下来被涂在 废弃的鸭头小船 或者湖水浸润脸 碧绿而冷冽 动在眼角眼珠的水 充满迷离幻想 12 他鱼一般穿过 人群的身体 那滑溜溜浮动的鳞片 交错香樟 稀疏的树影 有时候 他坐轮渡渡江 话挂在嘴边 像钥匙串穷开心 很多年过去了 多少烟花面对他眼睛 开成大丽菊 13 在机关大楼 在飞鸟飞过的 没有历史的天空下,我从 10层的好望角伸出头 在失修的雨中 在被遗忘的街道上 在青年锈迹斑驳的慵懒的脸庞里,我认识到 这就是我的世界 我暂且拒绝并收回所有热爱的人间 (给何观) 14 在大楼清晰的影子下 巨型人物在 永恒的广告牌上售卖微笑在 每个早晨拉起的卷帘门里 黑暗尚且有温存 永存他商贩的“爸爸”身份在 9路公交车虚无一闪的瞬间 我看见了某种灵魂的对调 15 早晨、黄昏,一只鸟(麻雀) 始终在飞,在这条街道 那棵窗外的树(作为起点和终点)。 也是这一颗树 我常常在夜晚,透过它去眺望 想象白天的塔尖存在于 某个漆黑一团的位置(一颗星星底下)。 有时候,当收回目光,我在想 夕光中回来的那只已经变了 旭阳里出去的早就飞出了这街道。 (给余怒) 16 孤独吗?但长出很多叶子, 有时又凋敝,因为孤独日日新? 我的老师,我在窗前与你相对。 冥想的星球自转,拖出蓝色尾巴。 17 又是黄昏,阴影切割了 街道的1/3,其他的,淡黄色的斜坡上 一个小女孩滚动铁环 多么相似,我在窗角意识到 尤其是如果那些树抹掉 商铺显露出棱角(线与线纠结的地方) 再想象一点,我将更清晰的感受到 Melancholy and Mystery of a Street 之后呢?之后—— 小女孩消失在小巷的入口 而我低头抿了抿咖啡 好像这次是真的,我就是那个画家 18 黑夜遮住了 蓝色的天,红色的灯 布景中最多的 是待浇顶的建筑工地 或某幢使用率不高的写字楼 之后绿色的灯映入眼帘(现在, 三原色全部出场) 像是富有治愈的 休息的力量。我想了很久 恍惚记起上次经过它前面的街道 一位老人(病人,也是 曾经上司的上司)打开窗户伸出头 问我要不要上去坐坐 好了,如果他还未逝去 此刻应该正拉开窗帘 准备对机关大楼的我说些什么…… (给蔌弦,为他写过的《假借佩索阿》) 19 这座低矮的山坡 是我一生的界限 在这里,菜地暗暗的 绿着,被隐士(现代 野蛮人)费尽心机的续命 半山腰的凉亭 早没有荒野旅人,不会有诗 或者,随便什么名字,镌刻在上面 我爬到顶端的时候 光看这头的风景(我的一辈子?) 已然惊叹——而我决定永不转身—— 背面的世界就让它留在背面 20 有一天我醒来, 窗外分外安静。 我想,世界已经发展到 一百年以后。 飞车飞得很高, 一行行上青天。它们用什么呢? 油、气、电,还是说航天能源? 车和车的深景则是 高大的弯曲的建筑, 这道理犹如我弯腰经过低矮的房屋, (天花板明显)。 后来恍惚间拉开窗帘,我只发现, 一轮落日像受过伤的 狡猾的狐狸。 21 又是灰心的一天 抽屉开了又关 灰尘飞起来又落下 文件白纸黑字 好望角没有坍塌 青年稍微老去一点点 隔壁写规划的中年人 仍旧活着仍旧在写 今天我想说 写作也让我感到无望 22 消息来了在路上 我一直在等 包裹收拾好了 包括电子文档 我停下来 手指仍有温度 窗台的吊兰 抑郁得很平静 无论消息好坏 它仍要平静 即使是千里开外 也不过是挪动一下 23 落日西沉, 像一滴水滴入水盆。 稀疏的树枝, 皮肤开始发黑。 暗暗的凉意 来自宇宙深处 灌注进街道的每一个角落。 房间的内部, 一条蛇感觉到疲惫。 那疲惫, 像是在冰的草地上, 不断蜷缩自己, 成为一粒小小的圆。 24 咖啡跳动着心脏, 有人为它穿上帽子并照镜子。 看着自己的虚幻的美, 它溢出的一滴沾到了衣服。 伴随着勺子搅动着 已经是空空的杯子, 它激动出肠胃成为满身的汗。 现在,那黑黑的东西 快要控制住手和脚, 等屏幕变亮, 就会拥有完整的形态。 25 在金禄轩名酒超市, 他买了一罐咖啡。 扫码支付了五元, 他重新走到了太阳底下。 早晨下过短暂的急雨, 积水让路面更显得凹凸。 他经过两家串吧, 又经过名为老边饺子馆的饭店。 一个忙碌的工人, 在用水枪洗满是泥泞的车。 暂无人清洗的绿色帐篷下, 他顺利的通过了。 小区的入口是一座花园, 而他更远的身后是一座天桥, 有很多人会经过, 也有很多车从天桥下经过。 26 冬天,一只鸟儿飞过。 从阔叶缺席的树木上起飞。 它的机械翅膀扑棱扑棱, 这声音不合时宜,带它去向何处? 不是天空,天空已经干净; 也不是道路,道路已经发白。 旧时代流淌过来的流水, 你身体内的倒影扭曲得婀娜多姿; 被豢养又被放生的刺猬, 你的家是不是在绿化带的泥土? 凉亭,凉亭的角尖尖的, 一盘棋被一群人放弃了推演。 鸟儿已经笨拙,像是刚习得翔空, 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到哪里去? (给炎石)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叶飙,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20-07-18 14: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