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诗人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杂谈2 诗人,愿你变得阳光 愿你抛弃波德莱尔 那些必然发生的黑天鹅 只会在多年以后降临 愿你获得对世界的耐力 这人造的一切,固然 有不可取之处:充满了博弈 看似的均衡转瞬即逝 也因此,不要试图去 抽象出一个完美的模型 且不说理性不够发达 更不必说基础假设的真伪 来,让我再定义一次诗人 配得上这伟大称呼的 要么他是纯真好奇之人 一生未有郁郁寡欢 要么,他平实甚至老实像石头 没有伟大贡献的他 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员 是另外一些“同行”衬托了他 2019.5.14 杂谈 诗人,深夜袭来的孤独 它还没有形成语言的结晶 它甚至不明白现在的自己 和少年的自己具体有何分别 诗人,你应该再次成为 上文那种感觉的钉子户 即使你成功了,写出了伟大 这次,也不要轻易提及—— 不要打扰到任何一位同行 (除非你让他的时间 得到某种收获、实现效率 而这很难,几乎不可能) 更不要因此试图去问候 你那些不擅长诗歌的友人 他们在细分领域中自顾不暇 每天试图突破一点边界…… 诗人,如果时间允许 你可以去窗台晾几分钟 夜景中的暗绿已有归属权,但它们 还可以暂时释放一点正外部性…… 2018.3.31 杂论3 有些难,出清诗人 对诗过剩的欲望,尤其是 他有空闲的时间, 或者,无法满意的现状。 哪怕他已经明白—— 诗,已经无力、已经不可挽回, 他也要找个死去的人 换算经历成为安慰。 在外人的眼中,他仍旧是 一个拒绝成长的失败者。 固执、可怜,在书籍中变得愚昧。 他会好吗?我也不知道。 2018.7.29 杂论2 很显然,诗人的肉体 已经不再新鲜, 紧跟着,他不能再用想象力写作。 向满足欲望的工作学习。 诗人,学习它的专注、学习它 重复中获得心流。 但这注定枯燥。 没有了想象力赋予的视觉, 诗,也成为了辩论—— 为何而写呢? 或许,到底写还是不写, 才是诗的终极问题。 2018.4.17 杂论 很显然,诗人并不是 时代的中心。诗是诗人,日常的末端 一生中时常“骚扰” 却挥之不去的善良幽灵。 价格决定价值的年代,诗—— 不拥有需求市场。 这也就要求,一个好的诗人必须具备 自娱自乐的精神。 TA像是收集贝壳那个人:一、二、三…… 为了纯而又纯的数字。这人可以是 海边的科学家;也可以是物物交换之前 不懂穿衣服的山顶洞人。 2018.3.28 “诗人的诗” 诗人的诗,是幻想的泡沫 飞起来的、飞在空中 无数个泡沫,享受着热气流 它们光滑得——清贫 它们与世隔绝得——没有人做空 有一天,这群泡沫 会冲破大气层、飘向宇宙 无法呼吸的世界没有供需 诗也——失去了价格 2018.3.24 未来的诗人 每位诗人,都将拥有自己的桂冠 因为桂冠,制作成本变低了 因为月亮上的林业,产生了规模经济 而且,它会比古代的那顶 更新鲜、更葆有桂花的香味—— 送货的火箭早已配备上冰箱 2018.3.23 闲暇 闲暇本是效用 是满足 但此刻 却无法成为资本 于是它焦虑的游荡 试图寻找一个稳定 又能永恒安放自己的 房间 2018.3.23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叶飙,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8-03-23 16: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