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 (试发表)

诗歌 创作
创作者 又叫Creator, 听来像是创造,上帝泥土捏人。 只是现在人太多了, 创作者创作一些人的附属品, 没那么高大上、革命。 他们重在坚持, 每天发布一支视频,面对生活 人和人关系的总和,挖掘一条金线, 并基于此挣钱养家糊口。 这让我想到,我作为一个诗人, 尽力保持周更的习惯, 写叙事的诗,写情景交融的诗, 写有论述感的诗,短的、长的、简单的抑或繁复的。 从我关注的一位来看, 我做的没那么好,我的读者没有交互, 评论、转发,好像有点少。 可以!这很结果指标、数据驱动。 2021.9.11 体验 冒雨回家, 他匆匆洗一个澡, 匆匆的,靠在床头。 他克制念头, 哪怕以工作为理由, 手机被扔在沙发, 几件衣服盖住它。 顺手,他翻起那些读了一半的书, 《创业维艰》是一种抒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其实也是。 他想起来10年前—— 刚上大学的时候,他在图书馆四楼读诗, 海子、兰波、曼德尔施塔姆, 他们也都在抒情,还那么直接。 2021.8.17 写给元大都遗址公园的植物 它们这一次, 作为景观存在。 桃树不提供果实, 松树不提供热量, 柳树不作为 老黄牛食草的圆心。 正如某本书中所说, 它们成为了 各种活动的背景, 像是导演的绿布, 随着活动变幻成 群体脑中的想象物。 它们是蜘蛛侠 在行进中的纽约大楼; 是老年歌者的观众, 那些水杉挺得笔直; 也是深夜无人时, 陪保安吸二手烟的月季花。 每天的不同时段 叉乘不同的人,赋予了它们 多元化的意义。 我这一次将它们当做 周末时分的充电站, 崭新的车开在崭新的路上。 *某本书指的是《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 20210710 望雕像怀古 胖胖的官员活进了大理石, 他是元朝时代的总监。 而他望着这一切:肥大的肚子, 大理石桌子上好酒好肉。 在这个遗址里面,他分发了 让古代人快乐的物质。 彼时,肯定有人像他一样, 穿过人造水沟上弯弯的画桥而来。 不同的是,那人肯定分了一杯羹, 并决定那样的一个夜晚不醉不归。 2020.5.15 对话 春天来了, 他选择下午的某个时间点, 去楼下散步。 世界从失语中苏醒, 枝的末梢和节结处 长出了花朵, 分别是白玉兰和 他叫不出名字的品类。 经过漫长的北方冬日, 他感觉自己像是它们, 被挤了出来。 还没办法大红大紫, 不那么开出来, 是因为仍旧有沙尘暴, 是因为仍需自语。 2021.03.30 新年诗 那一个早晨, 他去菜园摘茶叶, 妈妈和他一起。 花了一个上午, 深深的塑料桶装满了。 他分了几把 装到一个方便袋里。 下午他在桥头的 柏油路上等着。 卖了多少钱?我不记得了, 但肯定很少, 相对于在希望小学就读的他 又很多。 这样的矛盾,像是过去一年 少又贵的欢乐。 20210101 矛盾 多出来的半天, 如何度过才有价值? 但又不那么浪费, 浪费他已丧失弹性的毅力。 那样的事情, 像是对皮筋的一次轻抚, 像是轻抚后的颤动, 触动了每一个神经元的欢乐。 他认为也许,这无法 放在长期主义的视角下考量。 无用促进了有用, 总在放弃了有用的瞬间。 2020.10.22 (请病假作) 旅行诗 世界何其辽阔,但那已属于昨日。 美食多么诱人,但也只多余几斤重量。 等他们到家,他们仍旧要清洗一切, 包括用酒精擦拭,上了动车的电子产品。 既然回都回来了,在这个空间,那就干脆,一切都崭新如故。 2020.10.08 传承 那是一次 漫长的旅途, 他们休息在 盘山公路的路边。 夏天的绿色, 无比的茂盛。 那时候,他还很小, 爸爸告诉了他 望梅止渴的故事, 他感受到了一种 有力气的味道。 现在,他想把这个 传神的味道, 分享给他的同行的人。 2020.09.09 决策 如此多的一天, 上帝随机选择了一个, 让它,摆放在他的面前。 他感觉到困惑, 这将是一次有意义的扰动。 他的每一个行为 都是某种程度的反馈, 都可能影响深远。 对这逻辑,如果想不清楚, 那就在内心滞留一个疑问, 像是春天留下一朵花。 对他来说,每一天 都具有普遍意义。 但普遍这个修饰词, 又不一定那么置信。 2020.06.02 赠毕晨晨 九号楼 那是她的住所, 沿着深夜,她走进去, 借此获得一种确定性。 在这里,未来不会再在 脑海中抵抗。 降临了,他的吻, 降临了,手抚摸过眼睑。 她感觉到自己的美在复活, 镜中的一切多么精致。 不要苦恼啊, 为什么不再多自恋一会呢? 2020.5.13 小区漫步 积雪在习惯 变得安静下来 深入进每一片区域 这里、那里 用身体去铺开洁白,去感受 还有看不见的地方 在没有恐惧、焦虑的时候 我们并不需要表达 2020.02.26 静夜思 沮丧多么美妙 在那之后,是平静 是她的夜晚已深 而她的木鱼脑袋 开始作想 自问必然得到自答 什么是真正,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通过了检验,那 要做什么才能抵达 2019.9.1 茶水间远眺 北京的远山, 低矮、绵延,像是他 渴望的一生。 实际上,当你靠近它, 开始攀登长城, 会看见水库涧绿、桃花满山谷。 在中远距离上, 是同等高度的新中关 和他相对看。 “新”:但城市的每一瞥, 同时也是旧的, 熟悉得仿佛他是老顾客。 而当他喝完咖啡, 一只鸟儿,已经飞过 居民楼、街道、以及 缓慢行驶的车辆, 只比远眺的眺慢半拍。 2019.8.14 十点钟短歌 晚风吹拂地铁口,吹过 他疲惫且清凉的头颅。 他获得了启发:这一切都具有深意。 为了那短暂的幸福,人,必须耗尽他自己。 如此,夜色才能温柔、树木才能 凋零。世界多像那一闪而过的野生橘猫, 眼畔流光,带来,转瞬又—— 带走了神秘。 2019.4.14 短歌 天色忽晚,他已经下班, 多么平淡的一天多么幸福。 他节省下来分分秒秒, 不必要被什么念头占据。 时间是呼吸,呼吸是黄金。 有一天,这一切会永恒, 光临他、光临每一个人。 甚至,被欲望改变的脸庞, 也会松弛下来,变得圆满。 2019.4.8 耐心 那地狱的恶魔 勾引他的欲望:做一件 事情,可以暴露问题,同时 有利于手头事情的推动。 但,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当你从 全局去看,这么做 会导致整体的不最优。你需要 考虑他人认知的进度。 是的,富于耐心,很重要, 局域的理性可能是,被欲望 所迷惑的理性。 耐心,会带领他走过这地狱。 2019.3.1 很轻松…… 很轻松,他认为这一切。 纵使,他在多个会议室冒汗。 太架构了、太宏大了。 有好多次,快干不下去了。 他干脆带上耳机,把自己 埋进大屏显示器的代码中。 命运至此,必须会,肯定会会, 上帝会保佑。贫下中农的 红色乐观精神是一生的支柱。 他就这么拧巴。Q4过完了, 那整体性似乎在浮出水面? 他有点若有若无的心得。是的。很轻松。 新的一年,Q2还是Q3,会成功? 如果又一次失败呢? 2019.3.1 一对情侣…… 工作让一对情侣感到疲惫。 她选择跳槽, 因为团队无法进入深水区。 每天,她害怕市场不断进化, 若干年后,能力无法匹配。 为此,她哀叹那些琐碎的 无穷无尽的边角料工作。 他的境况完全相反。 决定性的事情浮出水面, 但需要他具有多种思维模式。 又要抽象出去,又要 关注到一个极小的细节。 比写诗还耗散人的心血。 晚上,这对情侣一起回到家。 2018年底看起来是寒冬, 2019年也不大会好过。 他们兴许还会一直疲惫下去。 2018.12.21 流程 他发现网络无法连接, 于是拨通了 歌华有线的客服。 一个工单,就这样生成了。 第二天,工人会 采用分段排查的思路, 先测试下 昨夜的暴雨是否破坏了公共线路。 当工人将范围从小区 缩小到511室。他的号码 将会被打通,那一波振动 可能会惊扰中央空调的空气流通。 终究有一个时刻, 网络会被重新连上。 他会将流量从4G切回来,在手机桌面上 随意点开一个应用。 2020.8.9 数据产品 一个Q过去了, 她的工作室仍旧没有 革命性的产出。 一些尝试失败了, 一排树掉光了叶子。 冬天过后, 上市是大概率事件。 但她的工程、她的艺术品, 无关资本回笼。 那是纯粹的美, 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 她得坚持下去。 2018.12.21 感悟 周一的早晨, 全家的咖啡买一赠一。 他多买并存下来。 这意味着,作为消费者的他 生命周期的延长。 所谓物美价廉, 来自于羊毛出在羊身上, 或者出自于猪身上。 他知道这些商业的逻辑, 他将凭借此道工作与生活。 2018.12.18 灵感 今天的最后一小时 终于,多出了一个小时 想法(关乎革新) 在滋生,黑暗中抓住衣角 然后蔓延开来 像是屋内墙壁的那些白 瞧哦,这静谧的一切 多么像是风吹过田野、星光洒在凉席 对这天赋,俯拾可得的年龄已经过去 他必须要通过繁忙方能获得 2018.11.06 创新的人 你看,窗外的天下, 何其繁复。 不确定性中,人群匆匆。 每个原子捉摸不透。 风起于青萍之末。 而如果是很多阵风呢? 没关系。创新者知道, 创新者的互相对照正是abtest。 失败了,没有悲壮, 没有“站立的士兵雕像”。 拉奥孔的神情, 都不会有机会向世界展现。 总要抓住一样东西, 创造自己的锄头。 为土地加快翻新的速度 是价值。为土地施加更好的肥力, 也是价值。 此后,将是漫长的等待。 是无数炼金术士, 发现元素周期表的前夜。 2018.10.27 熊牛 少年的英雄幻想, 如今,和市场契合起来, ——穿越熊牛。 少年的行动不再是, “拿着木剑在蓝天下挥舞”。 一个文学观、历史观 定调的少年, 还需要经受多少次失败, 还需要多少个在危险边缘试探的夜晚。 而需要多少次穿越, 英雄转身,还是一个好的诗人? 2018.10.23 定位 诗是梯子, 是他一开始理解世界的通道。 当他精确到“社会”这一领域, 他发现了更好的手段。 这时候,诗是工具不顺手时 对钝感和挫败感的表达。 “社会”真正让每一个这样的人 成为一颗平凡普通的螺丝钉, 诗是什么呢? 2018.10.23 怀疑 漫长的夏天接近尾声 业务也跟着平静下来 经过一番淬炼,他抓住了 一丁点儿对市场的理解 关乎重建巴别塔的语言 关乎商业对未来的美好幻想 他会是观者中的一员吗? 即使明早的办公大楼 依旧矗立,依旧离通天还很远 2018.8.20 早晨 今天,他不是诗人 他将是在作业中享受、或者垂头丧气的人 今天是新的生命周期的开始 又要重新设定预期、规划达到的路线 他有些惴惴不安,他知道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现在,他决定买杯冰咖啡 让自己冷静下来并开始全情投入 2018.7.28 最后一公里 某人思想 某人思想的时候 出地铁口转弯 之后右拐、直走 因为思想 风景获得了专注 大晴天也克制住了 疲倦以及风暴 继续直走、秉直走 树长出叶子 墙投下影子 某人要像穿过时代一样 走完这段路 某人要像水牛一样喘息 才有名字 2017.7.7 天赋 已经来到此处,他必须专注 这是人生的一段旅途 而悬崖下的一群牛提醒着 还要慢下来,不能着急 他知道,这些无法触及的神牛正在 一边吃草,一边为他祝福 相应的,他不会被大海所吞没 因为获得了凝视的天赋 2017.8.13 新世界 没有诗的庇护 也没有一首诗等待他 曾经的光荣已经朴素 在这样一个暗夜 只能祝福他 愿他归家的旅途顺利 阵阵冷风吹不醒 那些沉睡入眠的巨人 2017.9.21
© 版权声明:
本作品版权属于作者叶飙,并受法律保护。除非作品正文中另有声明,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最后更新 2019-10-27 15:53:03
南歌
2019-09-02 10:41:15 南歌 (老大哥在看着你。)

你好啊,诗人

碧荷斋书僮
2019-10-27 15:53:03 碧荷斋书僮 (一个很消沉很消沉的人。)